襄陽離宛城很近,往南策馬兩天就到。不過游同塵為避免招人話柄,抵達後只能先留在襄陽的客棧,讓南宮青青獨自上神農宮聯絡姬掌門。
 
現在游同塵等級13,跟他初次來襄陽還是等級1的相差甚遠。以往他惹人注目但武功低微,現在看起來十分平凡卻身負神功。
 
沒有等級的特徵,游同塵就可以在襄陽城隨處逛。他本來想到市集附近的藥舖補給傷藥,結果在藥舖裡面看見幾個神農宮的弟子在買賣藥材,當中還有一個熟識的臉孔。
 
「那位是……婉若姑娘?」雖然相處時間不多,亦很久沒有見面,游同塵對於漂亮的姑娘就是記憶深刻。不過現在游同塵的身分比較尷尬,唯有先在外面等她們離開再作打算。
 
回到市集,游同塵看見擺賣髮髻的小販,他就物色漂亮髮髻買來送給……送給誰?青青、小珣、還是藻兒?
 




「游公子?真的是游公子嗎?」
 
正當游同塵苦惱的時候,聽見背後有人叫他,就回頭看。原來馬婉若早在藥舖就看見游同塵,所以前來打招呼。
 
「婉若姑娘,怎麼妳會來這兒?」
 
「這可是奴家要說的話喔。」馬婉若說:「奴家只是跟隨幾位師兄到襄陽送藥而已。但游公子怎麼要刻意迴避神農宮的弟子呢?明明我們家的姬小姐也很擔心游公子。」
 
「藻兒果然是回到了神農宮嗎?有沒有另一個女孩跟隨她回來?」
 




「嗯,姬小姐身邊還有一位叫小珣的小姑娘。」
 
游同塵聽見小珣和姬藻都沒有意外,總算放下心頭大石,便道謝說:
 
「聽見她們沒事就好了,謝謝妳。」
 
馬婉若也溫柔地說:「不用客氣。可是游公子你經過襄陽怎麼不回神農宮一趟?難道游公子是擔心因為江湖上的通緝令,害怕神農宮會對你不利嗎?」
 
「神農宮一向待我不薄,就算姬掌門要把我交出,我也不會有半點怨言。」游同塵續說:「只不過如果因為我擅自找上門而連累到神農宮,我會非常過意不去。」
 




「可是姬小姐和她的朋友也很擔心游公子,游公子還是回去神農宮見一下她們會比較好喔。」
 
「其實我也有重要的事情想告訴姬掌門,所以先讓我的朋友登門傳口訊,並相約明天酉時在城外碰面。如果姬掌門允許我到神農宮的話,我當然樂意親自拜訪。」
 
「我想姬掌門也很擔心游公子,一定沒有問題的。」馬婉若又問:「不過聽姬小姐說,游公子是與凶臉人決戰後生死不明,究竟游公子之後發生什麼事情了?」
 
「嘛,發生了很多事情,一言難盡。」
 
「而且那個凶臉人聽說武功高強,游公子又是怎樣打敗他的?」
 
「這個嘛,咦?為什麼婉若知道我打敗了凶臉人呢?」游同塵有點疑惑。
 
馬婉若亦面不改容地解釋:「既然游公子跟凶臉人決戰後沒有被殺,我想一定是游公子打敗了凶臉人吧?」
 
此時,與馬婉若同行的神農宮弟子在背後呼喚馬婉若,因為他們要到別的藥舖送藥,馬婉若就只好放過游同塵回去工作。




 
其實她還想知道更加多關於游同塵的秘密,可惜現在不是時機。
 
 
翌日,到了約定的時間,游同塵到城外等候著南宮青青。過了不久,來見游同塵的不只南宮青青一人,還有小珣和姬藻。
 
「游哥哥!小珣都很想念游哥哥啊!」
 
小珣撲向游同塵的懷裡;但姬藻就一臉不在乎的,縱使心裡面也是擔心得要命。
 
另一方面,南宮青青被逼替游同塵帶來兩個女伴,笑容就明顯很牽強。
 
「對了,青青,」游同塵從懷裡取出一枝髮髻,「這是昨天我逛市集看到,覺得戴在妳的頭上很漂亮就買來送給妳。感謝妳替我走了一趟神農宮。」
 
南宮青青接過髮髻,怨氣亦減低了。




 
這樣大概可以增加一下青青的好感度?游同塵這樣想著,雖然藻兒可能不太喜歡就是了。還是小珣最單純可愛,於是游同塵又摸了一下小珣的頭。
 
「其實小珣一直也相信游哥哥會逄凶化吉的喔。因為小珣有替游哥哥占卦,是『澤風大過』,以游哥哥的決心必定可以渡過難關。」
 
「看來小珣又學了新的知識呢?」游同塵問。
 
「是姬伯伯教小珣的。」小珣回答:「這一套是叫做易經的六十四卦占算,姬伯伯說它對游哥哥有幫助,所以小珣就很努力地跟姬伯伯學習呢。」
 
此時游同塵記起,伏羲總訣有一些關於八卦的知識,也跟易經好像有點關係。如果把伏羲總訣告訴給小珣可能她會有所發現?
 
不過現在天色已晚,還是先回神農宮再作打算吧,而且當務之急還是要回到神農宮,通知姬掌門有關白眼巨漢的事情。最壞的情況如果白眼巨漢真的出現,自己也想出一分力幫助姬掌門抗敵。這不是看不起姬掌門,畢竟就連計盟主也打不贏白眼巨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