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凶臉人口中得知,神農宮將會是白眼巨漢的下一個目標,因此游同塵就拜託姬藻替自己引見姬重武。
 
不過來到神農宮後,由於姬重武忙著處理門派事務,一直找不到時間跟游同塵見面。當然,游同塵在神農宮等待的日子不會無聊,要同時應付姬藻和南宮青青也很傷神。
 
關於南宮青青的事,游同塵有原原本本地跟姬藻和小珣解釋。當姬藻知道南宮青青與南宮碧竟然是同一人的時候顯得很意外,及後就不滿游同塵到外面拈花惹草,現在是處於冷戰狀態。
 
至於南宮青青,基本上她是不會陪伴游同塵,而是要求游同塵陪她在神農宮周圍看花。畢竟在神農宮內的確種植了各種奪目的花卉,尤其毒性越強,顏色就越鮮艷。不過昨天在山頭遊走一整日,游同塵都感到有點累,今天就只好乖乖地留在書房看書休息。
 
「游哥哥要不要跟小珣玩?」小珣來到書房,跟游同塵說。
 




「玩什麼遊戲?」
 
「小珣來之前已經沐浴淨身,游哥哥你猜是玩什麼?」
 
游同塵想了一想,需要先沐浴的遊戲……難道是小珣所謂的「生小孩」遊戲?
 
「可是這裡是書房喔,玩那個遊戲好像不太好吧?」游同塵問。
 
「不會的,書房環境比較寧靜,是最適合不過了。」
 




可能正在發育的關係,小珣的身材看起來一天比一天成熟。但在書房玩的話游同塵始終有一點罪惡感,雖然這種罪惡感某程度上也算是一種興奮。
 
正當游同塵想抱小珣入懷的時候,小珣就取出了三枚銅錢,並說:「讓我來教游哥哥六爻的銅錢占卦方法吧。」
 
「欸?這就是要先沐浴的遊戲?」
 
「對喔,因為占卦要誠心請求神靈的幫助,所以先淋浴淨身也是對神靈一種尊重。」
 
「要誠心嗎?」游同塵有點猶豫,「如果剛才心有邪念,對占卦會不會有影響?」
 




「邪念?」小珣歪頭問:「游哥哥剛才在想什麼?」
 
「沒有……只是有點餓,在想食物而已。」某方面來說也不算是騙人,游同塵接著說:「是因為之前我問過有關八卦的事情,所以妳才特意來教我的吧?小珣真是體貼。」
 
「嘻嘻。」小珣高興地說:「姬伯伯說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相錯就能演變成為六十四卦。不知道這對於游哥哥希望知道的事情有沒有幫助?」
 
游同塵仍然在苦惱該如何練成三皇五神劍,既然伏羲跟八卦有關,可能這就是領悟劍法的關鍵,於是也樂意跟小珣學習八卦的知識。
 
所謂八卦,即「乾、兌、離、震、巽、坎、艮、坤」。上卦由「乾」開始排列至「坤」,下卦則由「坤」倒轉起排列至「乾」。上卦與下卦相錯,就成八八六十四卦;用圖來表達的話就是一個八八相乘的方陣。
 
小珣搖著手中的三枚銅錢,再張開手把銅錢掉到書桌上替游同塵占卦。就這樣憑著三枚銅錢的正反組合,小珣可以知道這一次擲錢是屬於「陽爻」還是「陰爻」。重複六次,得出六爻依序分別為:陰、陽、陰、陽、陰、陽。
 
游同塵對照六十四卦的方陣圖,在第三行第三列,找到了小珣所得六爻圖案。原來此六爻為第六十四卦「離坎卦」,俗稱「火水未濟」。
 
「火水未濟,這卦聽起來好像不太好?」游同塵問。




 
小珣解釋,此卦象的意思是火水不能調和:陽爻在陰位,陰爻在陽位,每一爻都是陰陽失序。
 
「所以游哥哥現在可能身處險境,如立危牆之下,萬事要先觀察再作決定……大概是這個意思吧?」小珣沒什麼信心地說。
 
「所以就是大凶的卦象?」游同塵問。
 
「也不完全是壞事喔。」小珣補充說:「未濟卦是六十四卦的最後一卦,萬物生生不息,周而復始;即使是最差的狀況也可以否極泰來,游哥哥也不必太過擔心呢。」
 
游同塵翻看小珣的筆記,上面寫有每一卦的註釋,包括剛才占卜所得的卦:「未濟亨,柔得中也;小狐汔濟,未出中也;濡其尾,无攸利,不續終也,雖不當位,剛柔應也。」
 
忽然間游同塵好像有什麼想法,不過卻被書房外的叩門聲打斷了。
 
「游少俠,姬掌門想請你到客廳一敘。」神農宮的男弟子說著,於是游同塵就拿著小珣的筆記離開書房,拜會姬重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