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少俠,這幾天比較忙,不能抽空接待真的不好意思。」姬重武坐在客廳裡對游同塵說。
 
「沒有這回事,姬掌門願意收留我,我已經很高興。」游同塵回答。
 
「江湖上的風風雨雨,其實我心中很清楚。」姬重武站了起來,「游少俠好像有重要的事情想跟我說?不如我們換一個地方再談吧。」
 
「晚輩沒有異議。」
 
於是游同塵跟隨姬重武離開了客廳,穿過湖上小橋,漸漸遠離了神農宮的正殿。游同塵覺得這路似曾相識,沒有記錯的話這應該是通往神農宮禁地的路。當日困擾姬重武的紫朱君影草,還有九鼎煉心丹都是存放在神農宮禁地裡面。
 




「游少俠記憶不錯,我的確是想帶你到禁地裡面見一個人。」
 
「見一個人?姬掌門也有話要告訴我嗎?」
 
「到了那裡就會明白的了。」
 
姬重武帶游同塵來到禁地的地下室門前,拿出了鎖匙把地下室打開。此時游同塵就在想,神農宮禁地只有身為宗家的姬重武和姬藻能夠自由出入,可是現在卻有一人在裡面等著自己,如果裡面不是姬藻的話那個人的身分一定不簡單。
 
慢慢從地下室的石梯而下,而身後的姬重武就把地下室的鐵門鎖上。走到盡頭,游同塵看見在裡面等待著自己的人竟然是馬婉若。
 




「婉若姑娘?」游同塵感到困惑,因為眼前的馬婉若跟以往有很大的分別。她從前那副弱質纖纖的模樣不再,取而代之竟是一股淡淡的殺氣。而且還有一件事情明顯跟之前不一樣,就是她的等級。
 
游同塵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再問一次:「妳真的是婉若姑娘嗎?為什麼等級22?」
 
馬婉若看起來也是二十歲左右。在江湖上,除了水清瑤之外也沒有人的等級比自己年齡還要高。究竟馬婉若是什麼人能夠一直在江湖裡面隱藏自己的身分?
 
「姬掌門辛苦你了。」
 
馬婉若的聲音沒有抑揚頓挫,就像失去感情一樣。莫非這才是她的真面目?
 




姬重武對馬婉若點點頭,然後跟游同塵說:「這一位是八八門的八神護法之『九天』,是八八門的九天玄女。」
 
「游公子,馬婉若只是我的化名;我的本名是司馬幽如,請多多指教。」
 
游同塵十分震驚,這一位少女竟然跟司馬止和老胡一樣是八神護法。八神護法在八八門的地位就僅次於掌門而已,而且她又姓司馬,是跟司馬止有什麼關係?
 
司馬幽如看穿了游同塵的心思,便說:「正如游公子所想,司馬止正是家父。」
 
「妳……把我帶來這裡有什麼目的?」知道司馬幽如是司馬止的女兒,游同塵不得不起戒心保護自己,準備隨時開戰。
 
「其實最初我只是想在你的身邊打聽計掌門的下落,但現在卻對你本人很有興趣。」司馬幽如說:「就我們所知,你已經學成祝融劍法和神農藥體,亦到處尋找伏羲總訣的下落。這一定是計掌門生前所給你的建議吧?」
 
游同塵不作回應,反問:「所以妳不是對我感興趣,而是對我的武功感興趣嗎?」
 
「你居然能夠打敗『凶』,就證明你是一個可造之材。家父很想招攬你到八八門為他效力,如果你願意,家父可以破例任命你做八神護法之『螣蛇』。」




 
螣蛇原本是司馬止在八八門裡面的職位,現在他繼任掌門,於是螣蛇一職就懸空了。
 
「我不會為司馬止效力的,請妳死心。」游同塵斬釘截鐵地回應。
 
「這樣真的很可惜。」司馬幽如冷冷地說:「不過本身能夠將你招降的機會率就是接近零,所以也不感到意外。」
 
「那麼妳讓我來的真正目的是什麼?」
 
這時候一直在二人旁邊的姬重武終於吭聲,「其實游少俠你為什麼會來到神農宮呢?」
 
游同塵一面思考一面回答:「是因為魔教的凶臉人說神農宮是白眼巨漢下一個襲擊的對象……」
 
「那只是我命令『凶』這樣說而已。」
 




「命令?所以凶臉人的話也是假的,只是姬掌門你把我引來神農宮的藉口嗎?」
 
「沒錯,所以游少俠你現在該猜到我的身分吧?」
 
游同塵知道魔教四臉人的任務是要在八八門以外的四大派內潛伏:矜兒是臨湘劍門裡面的哭臉人,凶臉人則是白鹿派的虛靜子;所以笑臉人按道理就是神農宮或者巫山派的人。而且游同塵知道笑臉人等級32,因此一直以來他以為笑臉人就是姬重武的親弟姬重德……
 
「想不到姬掌門才是笑臉人。」游同塵十分難過。
 
「對,我就是魔教的頭號殺手『笑』。我的工作亦只有殺人而已。」就連姬重武也跟司馬幽如一樣,失去了感情。
 
「所以姬掌門你要在這裡把我殺死嗎?」游同塵的右手慢慢移到自己背上的祝融劍。
 
「殺死游少俠是魔教現時的最高指令,我沒有辦法違抗。」姬重武身後的司馬幽如也在監督著,如果姬重武不依照指令殺死游同塵,她就會用姬重武身上的君影火華毒來滅口。
 
不過,把姬重武困住的又豈止是身上的毒?還有太多其他的原因了,這方面跟水清瑤有點相似。




 
「姬掌門……我不想對你動手。要是我們其中一人出了意外,藻兒也會十分傷心的。」
 
「不對,你應該有殺我的理由,」姬重武說:「至少你應該要替你的師父報仇……因為水中天正是死在我的手上。」
 
游同塵大驚:「水掌門不是你的摯友嗎?為什麼會這樣?」
 
「不是說過了嗎?我是魔教的頭號殺手。所以游少俠你不抱著殺死我的覺悟是不可能打贏我的。」
 
游同塵十分無奈,但身不由己,「只好多多得罪了……姬掌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