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農宮一向以救人為任,雖為五大派之一,但江湖上對其武功認知甚少;大部分人只知道神農宮擅長暗器和用毒,聽說能夠殺人於無形。
 
姬重武戴上了一雙黑色手套,那是神農宮掌門代代相傳的珍寶。據說神農宮的開山祖師在天山採藥時發現一棵色澤獨特的橡木,打算把它砍下來卻發現該橡木竟刀槍不入。開山祖師覺得甚為神奇,於是將神木連根拔起,再用它的樹皮樹脂織成手套,名為刺橡拳套。
 
刺橡拳套除了堅韌無比,手套上還佈滿小刺針,而且小刺針頭都沾有劇毒,可謂殺人的利器。
 
事實上,神農宮不只能夠以醫術救人,更加可以用醫術殺人。姬重武最得意的就是一套叫「五行陰陽拳」的殺人拳。
 
要知道五臟為陰,六腑為陽;心屬火、脾屬土、肺屬金、腎屬水、肝屬木。五行陰陽拳就是利用相生相剋的道理,每一拳既能傷及對方五臟六腑,同時間亦可以讓自己五臟六腑得到滋潤;此消彼長、戰無不克。
 




「游少俠,畢竟我們輩份不同,我就先讓你二十招。請出招。」姬重武對游同塵說。
 
既然姬重武主動讓招,游同塵當然把握機會施展渾身解數,讓自己可以毫無顧慮下試探姬重武的功夫。因為比起之前交手的人,姬重武貴為五大派掌門,明顯屬於不同層次。
 
游同塵思考了一會,就決定用他目前最厲害的祝融劍法開始進逼,先以一招「玲瓏七竅」刺往姬重武的左胸──縱使姬重武用手把劍撥開,游同塵的劍轉了一圈又再纏繞在姬重武的胸前,怎樣打也打不甩。
 
游同塵看準一瞬的機會,突然箭步一刺!姬重武雙手放後,向後輕輕一躍,祝融劍尖只是剛好碰到姬重武的衣襟,姬重武是毫髮未傷。
 
看見姬重武游刃有餘的樣子,游同塵沒有被嚇倒,反而很快就接上了剛才的劍招。游同塵把劍抽到背後,藏劍旋身;當游同塵轉至正面時他身後的劍刃突然橫空一斬,就是一招「魁罡六鎖」。不過雖然游同塵有心藏劍,但姬重武只是用耳朵就能辨別游同塵手中劍的位置,微微一推游同塵的手腕就化解了他的劍招。
 




這一次對招是游同塵徹底的敗陣,要不是姬重武讓招不攻,游同塵絕無辦法全身而退。
 
「已經是第十二招了,」司馬幽如坐在角落的藥棚旁,一邊品茶一邊觀察游同塵的招式,「雖然不喜歡這樣浪費時間,但二十招結束以後,『笑』就能取游同塵的性命吧。」
 
游同塵站住陣腳重新運功,心想餘下只剩數招的機會,但自己就是沒有辦法打敗姬重武。游同塵記得他來之前還在參悟三皇五神劍,本應稍有頭緒,但現在腦袋卻一片空白,焦急得很。
 
「游少俠,如果你再不出招的話,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游同塵什麼也想不到,唯有硬著頭皮繼續向姬重武出招。這次是「力拔三垣」,撩劍向姬重武高速劃圈──但姬重武雙手格擋的速度比游同塵更快,游同塵的劍被擋下來唯有將劍氣貫注劍尖轟出。
 




可是面對游同塵的劍氣,姬重武就在正中間出拳把劍氣打散!這一拳已經說明了二人的內功修為是差天共地,畢竟面前的對手可是當今五大派掌門。
 
「二十招已過,該換我出招了。」
 
姬重武的五行陰陽拳裡面也包含了太極的思想,雙臂前後畫出兩個同心圓,再腳踏一步,蓄氣一拳──游同塵直覺告訴他不能硬碰,所以迴身閃避;豈料姬重武已經將拳頭放開,掌心朝天,力從腰至逆向一劈!游同塵眼見刺橡拳套快要劈下來,只能立劍抵擋,卻在胸前露出了破綻。
 
此時姬重武另一拳頭已經準備打出,游同塵隱約看見姬重武的拳上帶有黑色輕烟,但他不知道那是「玄武之氣」。玄武屬水,心屬火;姬重武重重一拳打在游同塵左胸,游同塵頓然眼前一黑,就像心臟停止了跳動一樣,臉色漸漸變青。
 
──開、休、生……三方之氣!
 
游同塵回過神來,發覺自己在不自覺下運了伏羲內功訣,吸納了八門裡其中三個吉門之氣,因此才能夠恢復血氣運行,避免被姬重武一拳打死。
 
但反過來說,剛才一拳就証明了姬重武是認真想殺死自己的。
 
「怎麼了?」姬重武對游同塵說:「你還有什麼疑慮嗎?再不認真一點這場決鬥就很快要結束了。」




 
「姬掌門,沒有別的選擇了嗎?」
 
「沒有了,這就是我作為殺手的宿命。」
 
游同塵聽起來十分無奈,或者姬重武也是想借自己的手來終止他的宿命。現在的姬重武不止想殺死游同塵,也想被游同塵殺死自己。
 
可是姬藻一定不願意看見這樣的。「開、休、生、杜、景」,游同塵暗自默念,吸納五方之氣,大幅提升了自己的氣血內力,在旁觀看的司馬幽如亦有點驚訝。
 
「就是這樣,」姬重武說:「來出盡全力將我打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