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姬重武不再讓招,游同塵只好重新沉著應戰,並以臨湘劍門的劍法迎擊。因為說到底祝融劍法只是八招精妙的劍招而已,但一直使用的話就會不斷重複,減弱祝融八招的威力。
 
因此,一直以來游同塵只能夠用祝融八招來做突襲,出奇不意地擊敗對手。可是現在的對手是神農宮掌門兼魔教的頭號殺手,自然身經百戰,祝融八招還可以打他一個措手不及嗎?
 
已經沒時間多想,姬重武又再追上游同塵面前,連環劈拳。對比起剛才姬重武蓄力發勁,每一拳剛勁十足;現在他的拳法快如閃電,勢如猛虎。而且姬重武雙手漸漸散發白色真氣,令到他的拳影迷離飄渺。
 
游同塵全神貫注,但姬重武的雙拳極快,游同塵單劍擋了左拳就已經被右拳擊中上腹。
 
這一次是「白虎之氣」,屬金,剋木剋肝。而肝主藏血,游同塵吃了這一拳就四肢乏力跪了在地上,任由姬重武一下正踢腿把自己踢飛至數丈遠,直至撞倒了幾個藥棚才停下來。
 




「……還沒有完結呢。」游同塵慢慢爬起來,抹去嘴角鮮血。他知道自己劍速不夠快,決定反客為主,利用長劍的優勢一邊保持距離一邊攻擊。
 
姬重武見狀,又換了套路,直行直打,有如行雲流水。儘管游同塵不斷出劍,但姬重武雙拳嚴密緊湊,手不離心,打了幾拳就穿破了游同塵的防守;雙方的距離不再是長劍的距離,而是觸手可及的死亡空間。
 
「紅色?」游同塵看見姬重武的「朱雀之氣」,孤注一擲以劍柄擋在胸前,果然擋下了姬重武這一下炮拳。游同塵立即把劍反過來,本想接下「還反五車」回擊,但原來姬重武還有後著──
 
姬重武鬆開拳頭揚手,飛出四支銀針同時刺中游同塵右肩的四個穴道;游同塵還未曾出劍就已經把劍掉在地上,痛苦不堪。
 
「你不是打敗了『凶』的嗎?就只有這點能耐?」姬重武十分生氣的樣子。
 




游同塵小心地把銀針拔出,此時他才注意到銀針上面有毒,而且大概連姬重武的拳套都沾有劇毒。
 
「這不是很奇怪嗎?」游同塵心想:「姬掌門在之前就說知道我擁有神農藥體,而神農藥體的特性身為神農宮掌門應該十分清楚才對。為什麼他要這樣做?」
 
每一種新的毒素,也能被神農藥體吸收化作真氣。所以游同塵屢次被擊倒仍可以站起來,這不是因為游同塵生命力過人,而是姬重武一邊攻擊游同塵,又一邊替游同塵療傷。這種矛盾的感覺,游同塵又想起了今早小珣幫自己占卦得出的「火水未濟」。
 
火水不容,陰陽錯位,「未濟卦」跟游同塵之前研究祝融劍法和伏羲外功訣很相似:祝融劍法的第三招「力拔三垣」要求劍身右旋,而伏羲外功訣的第三訣則需要劍氣左旋,這也是一種矛盾。
 
但巧合的不止這樣。祝融劍法有八招,伏羲外功訣有八訣,八八相錯就是六十四種變招,跟易經六十四卦有異曲同工之妙。游同塵記得在小珣的六十四卦方圖上,「火水未濟」的上卦是排列第三的「離」,下卦則是排列第三的「坎」,這順序又跟祝融劍法和伏羲外功訣一模一樣。
 




難道說易經的六十四卦就是融合每一招的關鍵?
 
「未濟亨,柔得中也;小狐汔濟,未出中也;濡其尾,無攸利,不續終也;雖不當位,剛柔應也。」
 
這卦象的解釋就是小狐涉川,剛開始時果敢,到後來卻沒有餘力,沒有得利,無疾而終。一切的重點在於一個「未」字:還未嘗試到最後,還未得到理想的結果。
 
不過,縱然未濟,但並不等於不濟,它仍有亨通之道;雖然陰陽相錯,但只要在其中取得平衡,剛柔兼應,堅持下去反而能夠利用不利的條件誘發出隱藏的潛能。
 
「把劍拾起來吧,你不是說還沒有結束的嗎?」姬重武的說話把游同塵帶回現實。
 
於是游同塵重新拾起了祝融劍,跟姬重武說:「姬掌門,我們再來一次吧!」
 
姬重武沒有回答,而是選擇以行動回應,跨了幾步又對游同塵出拳。劈、崩、鑽、炮、橫,五形之拳模仿五行運行,生生不息,連環緊扣地打在游同塵面前。游同塵以「力拔三垣」撩劍相擋,每轉一圈劍速就更加猛烈──
 
原本「力拔三垣」以不斷轉圈產生強大的劍氣,接著在臨界點時,游同塵會把劍氣轟出作為收招;不過現在游同塵試著左手運著相反方向的內勁作為緩衝,令到祝融劍不止越轉越快,劍尖上的劍氣亦是越來越穩定!




 
「鏗、鏗、鏗」,雙方在彈指間已經來回數十招,游同塵的劍速跟姬重武旗鼓相當,不過游同塵每一劍的威力卻比姬重武厲害;而且大家都知道已經沒有退路,誰人先慢下來那人就非死即傷──
 
「呯!」突然一道黑影被轟到牆上,整個地下室都在搖晃,而那個被轟飛吐血的人卻是游同塵。
 
其實那祝融劍法的變招對於內力的需求甚高,游同塵要駕馭三皇五神劍還差了重要的一環,因此不消一會游同塵的內力已經消耗殆盡。現在游同塵不止身受重傷,而且內力全失。
 
「遊戲時間已經足夠了,」司馬幽如看見游同塵已經沒有生氣,就知道勝負已分,「『笑』,快點殺死游同塵吧。」
 
姬重武慢慢走近游同塵,問:「剛才的是『三皇五神劍』嗎?」
 
嚴格來說游同塵只是領悟了三皇五神劍的其中一招,不過游同塵還是點頭回應。
 
「那麼我總算完成了我的使命……游少俠,藻兒就拜託你了。」
 




姬重武回頭走向司馬幽如,嘴角開始流著紫紅色的血,意味著他身上的君影火華毒已經發作。
 
「真是愚蠢呢,『笑』。」司馬幽如放下茶杯說,「任由你的內力再高,最多亦只能撐到幾刻鐘,期間你還需要用內力壓抑君影火華,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姬重武沒有理會司馬幽如,只是將小石拋到左邊的石壁上,「卡察」一聲,地下室頓然充滿了迷霧。
 
「這是什麼!」司馬幽如立即掩鼻,卻引來姬重武的笑聲:
 
「這迷霧能夠透過皮膚直接吸入,妳怎樣閉氣也是沒有用。」
 
而迷霧的真身正是姬重武瞞著八八門所研制的「酥筋星陽散」,吸入者會立即內力盡失,骨軟筋酥。
 
司馬幽如感到自己真氣慢慢流失,便對姬重武大聲道:「這樣你自己同樣失去內力,只會加速君影火華滲透全身而死!」
 
「我本來就打算以死來替自己贖罪,只要在死之前殺死妳就可以……而妳就是笑臉人的最後一個目標。」




 
──住手!
 
忽然間地下室的門被打開,一群神農宮的弟子衝了入來,而帶頭的人正是姬藻,後面還跟著小珣和南宮青青。
 
「把那個女的拿下!」姬藻喝令神農宮弟子,然後奔跑並抓著姬重武說:「爹爹,你不要拋下藻兒!」
 
「藻兒乖……爹已經時日無多,不能再保護妳了……妳以後不能再任性……」姬重武在姬藻的懷裡慢慢躺下,「我雖然很想看到妳出嫁的一天……但看來我沒有這個福氣了。妳嫁了給游少俠之後要當一位好妻子,學習相夫教子之道……」
 
「我不嫁!我不會嫁給游同塵!是游同塵害死了爹爹!」姬藻哭著叫嚷,又對游同塵說:「姓游的是你害死我爹爹,我一輩子也不會原諒你!」
 
游同塵站了起來,卻無言以對。
 
姬藻的罵聲漸漸變成哀求聲,不停地、無助地呼叫身邊的人拯救自己的父親。
 




「我可以嘗試用內力壓抑住姬掌門體內的毒。」游同塵說。
 
「真的嗎?只要你救到我爹爹,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游大哥我求你救我的爹爹!」
 
「游少俠……這裡的人已經全部內力盡失,你又何必白費心機呢……」
 
游同塵默默地扶著姬重武坐起來,雙掌貼在姬重武的背,開始運功。
 
然而,在旁邊看著的南宮青青發覺不對勁,「這是……伏羲內功訣最後三道凶門之氣!游同塵你把『死、驚、傷』都開了嗎?」
 
南宮祖訓絕不能吸納凶門之氣,否則七孔流血而死。不過游同塵不忍心看見姬藻哭成淚人,只好放手一搏,希望有奇蹟的出現。
 
而南宮青青只能為游同塵默默祈福,自己卻沒有勇氣去阻止游同塵犧牲自己。
 
──伏羲總訣、神農藥體、祝融劍法。
 
──納氣化毒、煉毒化氣、御氣化劍。
 
沒有神農藥體修練伏羲總訣會中毒而死,沒有伏羲總訣強行使出祝融劍法的變招則會內力殆盡;只有同時把三種神功融會貫通才可以修得真正的「三皇五神劍」。
 
此刻,游同塵以後天之氣化成先天之氣,內力源源不絕地灌到姬重武的全身經脈,成功壓抑了姬重武身上的毒,暫時保住了姬重武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