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重武與游同塵在禁地決戰驚動了整個神農宮,身為神農宮第二把交椅的胞弟姬重德當然不能置之不理。姬重武沒有辦法隱瞞自己魔教的身分,但家醜不出外傳,姬重德決定以兄長的健康為理由讓姬重武退隱江湖,自己就接替成為神農宮的新任掌門。
 
這個結果對於姬重武來說其實十分合適,因為姬重武體內的君影火華只是暫時被壓制住,如果他再對魔教有異心的話藥引還是會使劇毒發作致死。要避免這種情況發生,不問江湖大概就是最佳的方法了。
 
不過對於姬重德來說,他窮一生精力跟姬重武爭權奪利,到最後以這種方式取代了兄長接管神農宮,反而感到有一點失落。
 
「不對,」兄弟離別當日,姬重德跟姬重武說:「我會比你把神農宮管理得更加出色,以後江湖上提起神農宮姬家,亦只會記得姬重德和他的兄長。」
 
「是這樣嗎?不過我隱居山林,最好你能夠讓神農宮的威名傳遍天下,這樣關於姬重德的事跡才能傳到我的耳邊。」
 




 
關於姬重武的處理就這樣告一段落,而另一個困擾新任掌門姬重德的難題就是司馬幽如的事情。
 
事實上,當第一次聽見八八門與魔教關係的時候,姬重德沒有感到太大意外。
 
本來姬重德就與巫山派友好,所以之前巫山派的白騰遠才會登門幫助姬重德聲討自己的兄長。然而在數個月前,五大派掌門齊集八八門商討新任盟主事宜之後,巫山派掌門巫勝之竟在回程期間遭到白眼巨漢所殺。整件凶案最大嫌疑就是司馬止,因此姬重德心裡面也是極之憎恨司馬止和八八門。
 
而現在司馬止的養女卻在自己眼前,本應是一個報仇的大好機會。不過距離新任武林盟主的推舉還有不足三個月,姬重德不想在之前節外生枝與八八門全面開戰,就不能對司馬幽如出手了。
 
八八門始終比神農宮的勢力大得多,司馬幽如留在神農宮不論生死也是一個燙手山芋。於是姬重德就把被餵藥幽禁的司馬幽如交給了游同塵,讓游同塵一行人把她帶離神農宮,自己就不再過問。




 
 
「雖然叔父不願以神農宮之名殺死司馬幽如,但我們把她帶走之後再殺死她不就一了百了?」
 
在離開神農宮的山路上,姬藻一邊抱怨,一邊牽著綁住司馬幽如手銬的麻繩下山。
 
「沒錯,士可殺不可辱,你們乾脆把我殺死就好。」
 
司馬幽如除了被戴上枷鎖腳鐐活像一位囚犯或奴隸,她也被餵了毒藥,暫時使不出半點武功沒有反抗之力。
 




「藻兒,司馬姑娘或許於我們有用,暫時不能夠殺她。」游同塵回答說。
 
「可是把任何姑娘留在你的身邊都太危險了。」姬藻十分不滿。
 
「我不會對司馬姑娘出手啦,況且妳不是說過救到姬掌門的話妳就什麼都聽我的?」
 
「晚上在廂房裡面我什麼都聽游大哥的話……但在外面還是我拿主意喔!」
 
游同塵苦笑著,本來他也沒有期望過姬藻會變得千依百順,又或者如果她是小鳥依人的話就不是姬藻了。
 
「姬家小姐說得對,」南宮青青略帶殺意地說:「不可以再讓游大哥接觸其他姑娘了,索性現在就把司馬幽如殺死才是最好的解決方法。」
 
「等等!青青妳先把劍收回吧!」游同塵手忙腳亂的,「司馬姑娘不能殺,我們還要從她身上找出司馬止的罪證和痛處啦。但我不去盤問司馬姑娘就是,一切就交給藻兒這樣可以嗎?」
 
「哦!」姬藻露出了惡作劇的笑容,「這樣的話就簡單,一切放心交給本小姐吧,我會好好調教司馬幽如的。還有襄陽城外面也有我的秘密據點,那裡有各式各樣的工具喔。」




 
司馬幽如聽後,只是覺得游同塵他們是一群笨蛋,就拋下一句:「隨你們喜歡吧。」
 
「嘻嘻。」
 
「小珣有什麼好笑嗎?」游同塵問。
 
「小珣只是覺得,游哥哥身邊真的越來越多漂亮的姐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