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目標就是要阻止司馬止成為新任盟主。」
 
游同塵一行人來到姬藻在襄陽城外的據點,基本上那是她的「行宮」,縱然建築簡樸但地方寬敞五臟俱全,要住上她們五人倒是沒有問題。
 
「哼,」司馬幽如聽見游同塵的話,就冷笑一聲,「你們有什麼資格可以阻止司馬掌門?」
 
的而且確,游同塵現在是勢孤力弱。而且就連神農宮都不願意跟八八門正面開戰,游同塵更加沒有能力出面阻止司馬止的野心。一想到這兒,整個房間都靜了下來。
 
「我們或許沒有資格,但我們有充足的理由不能讓司馬止成為盟主。」游同塵嘗試說服司馬幽如,「妳是司馬止的女兒,妳也一定知道司馬止的惡行吧?」
 




「是殺死計權奪取掌門之位?還是剷除異己殺死水中天和巫勝之?抑或是一直派人來追殺你們?這些我都不在乎。」司馬幽如冷淡地說。
 
「那八八門的秘密呢?他們把整個世界設下等級來管理,這些妳也是知道嗎?」
 
「知道又怎樣?」司馬幽如顯得十分不屑,「這個世界絕大多數都是愚民需要人管,等級系統就是要讓他們知道自己的本事,放棄非分之想,遵從我們制定的規矩過日子。這不就是他們所追求的安穩生活嗎?」
 
「妳這樣說是強詞奪理,為什麼單憑一個數字就可以決定我們的人生?」
 
「哼,這是你們咎由自取。所有人窮一生精力都只為學武、修練、賺經驗值、升級。等級高的人看不起等級低的人,等級低的人就看不起等級更加低的人。於是所有小孩一出世就只想習武,想拜入名門,想出人頭地。回想起來所有人一生都只是為了一個數字而奮鬥,而那個數字卻只不過是八八門用來管理你們的工具而已,實在可笑。」
 




「難道妳認為這樣的社會是正常嗎?」
 
「不就是說了這是咎由自取嗎?八八門只是創造了等級的系統,但階級觀念卻是你們自己創造的。」司馬幽如又反問:「就像你一直以來是等級1,但也不代表什麼。你仍然可以選擇其他的路,為什麼偏偏要選擇習武?明明社會上有很多職業跟等級沒有關係。」
 
游同塵不懂回答,或者當初他也只是隨波逐流,認為拜入名門就可以保證有美好的將來,才會一心一意地尋找方法加入臨湘劍門。可是現在已經不一樣,經歷了這麼多江湖事,游同塵亦找到了自己的使命。
 
「即使我們如何咎由自取,但我還是不認同八八門的做法。所以我才要阻止司馬止成為盟主,打破這種不公平的等級系統。」
 
「你要怎樣阻止?」司馬幽如問游同塵。
 




「我要在崑崙山上,在所有門派面前拆穿八八門和司馬止的真面目!」游同塵說到一半,又失去信心的,「不過坦白說現在我沒有證據,我是無能為力,所以我很需要妳的協助。妳是司馬止的女兒,一定知道他的弱點或者有他的罪證吧?還有為什麼他可以讓一個等級50的人聽命於自己?那個巨漢又是什麼來歷?」
 
「你連蚩尤也不知道嗎?」
 
「蚩尤?上古時代的那個?」
 
「蠢材,你有祝融劍難道你又是墳墓裡面跳出來的古人嗎?」司馬幽如慨嘆說。
 
「……那妳可以告訴我關於那個叫蚩尤的事情嗎?」
 
「我可沒有理由要幫助你反抗司馬掌門。」司馬幽如斬釘截鐵的。
 
「雖然他是妳的父親,但妳也沒必要助紂為虐啊。」
 
「不是這個原因。本來司馬掌門就不是我的親生父親,而且他亦沒有把我當作女兒看待。只不過你們沒有勝算,我就沒有理由加入你們的陣營。」




 
「所以只是單純利益的考慮,而不是忠誠的問題嗎?」游同塵好奇地問。
 
「沒錯,良禽擇木而棲。司馬幽如這個人可是沒有血、沒有淚、沒有感情的。」司馬幽如自嘲說。
 
「好──無──聊──啊!」姬藻伸了一個懶腰,「你們還要談到什麼時候呢?趕快讓我好好調教一下她吧。本小姐會令到沒有感情的司馬幽如找回人性喔。」
 
「藻兒,雖然我對妳的盤問技巧很有信心,但妳不要忘記我們的目的就好。」
 
「知道啦,要在司馬幽如口中套出司馬止的弱點嘛。」姬藻走向司馬幽如,扯著綁在司馬幽如手銬的麻繩,「妳跟本小姐來!」
 
──啪!
 
二人進房後,姬藻把房門大力關上,然後將司馬幽如五花大綁吊在梁上。司馬幽如只有腳尖勉強貼地,而雙手就牢牢地捆綁在背後,自然地又挺起了胸部。
 




「竟然比主人為要豐滿,真是礙眼。」姬藻伸手強行把司馬幽如的上衣撕開,又扯走了她的肚兜,一對漂亮的酥胸毫無保留地在繩索之間露出。
 
「妳這變態,我可沒有這種癖好!」司馬幽如踢腳掙扎,姬藻看見她的雙乳在搖,伸手便抓住司馬幽如的乳頭:
 
「妳不用裝天真了,看妳的身體這麼敏感,妳自己也一定試過獨自解決需要吧?」
 
「哪有……」司馬幽如又回憶起當日在神農宮的衣笥裡面,姬藻把自己的初夜奉獻給游同塵的同時,自己也是將第一次獻給了自己的手,頓然臉紅起來。
 
「果然是這樣呢,看來要教訓一下妳!」說著的同時姬藻就用力抽鞭打在司馬幽如的胸上。
 
──嗯──啊!
 
門外的小珣聽見,就問:「游哥哥,裡面到底是悲鳴還是興奮的叫聲?小珣有點兒混亂。」
 
「嘛,小孩子不用知道,裡面給交藻兒處理就好……」游同塵說:「小珣、青青,我們先準備晚飯吧。晚飯之後我還要請教小珣有關易經六十四卦的奧妙。」




 
然而,當晚姬藻房間內的嬌聲卻此起彼落,吵得游同塵控制不了自己,到最後在書房裡面跟小珣玩了生小孩的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