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早上,游同塵還在床上抱頭大睡的時候,突然感到有人把自己的褲子扒下!於是游同塵慌忙地睜開眼睛,卻發現南宮青青已經跪在床邊並把自己的命根兒拿了出來在掌心中愛撫。
 
「青青……妳在做什麼呢?」
 
「我進來本來是叫游大哥起床的……但走近游大哥的時候好像嗅到有什麼氣味。」南宮青青用指甲壓在游同塵的命根兒上,「你昨晚除了跟小珣研究易經之外該不會做了什麼其他事情吧?」
 
「沒……沒有啊……」游同塵十分緊張,感覺自己的命運正掌握在南宮青青手中,不敢反抗。
 
「可是你身上的氣味……」南宮青青又嗅了一下。
 




「那……那是我昨晚夜闌人靜,寂寞難耐……所以才自己動手解決問題呢……我當時還在想念著青青,但這種事妳叫我怎好意思告訴妳?」
 
南宮青青臉紅了起來,「如果下一次游大哥有需要的話可以隨時來找我啊……」
 
──叩叩,門後面傳來聲音:「南宮姐姐,游哥哥還沒有起床嗎?」
 
「不,我已經醒了啦!再梳洗一下我就出來。」游同塵心想小珣來得正合時候,心裡面無限感激。然後游同塵親吻青青的臉頰,「之後的今晚再繼續吧。」
 
回到大廳,小珣從廚房把剛煮好的清湯麵條端到廳上。此時她剛好看見游同塵牽著南宮青青走來,同時間姬藻也牽著司馬幽如來到大廳;不過一對是手牽手,另一對卻是牽著麻繩。
 




「……你們不要這樣望著我。」昨晚司馬幽如的衣服都被姬藻扯破,現在只能說是衣衫不整。
 
「什麼嘛,妳有什麼不滿嗎?」姬藻生氣地問司馬幽如。
 
「除了不滿還是不滿。」
 
「看來妳還需要調教呢。」
 
「不,請放過我了吧……」司馬幽如嘆氣說:「我可以幫你們對付司馬止,但有一個條件……我需要你們辦三件事。」
 




「哪裡有主人要替奴婢辦事的道理?」
 
「那是唯一能夠對付司馬止的方法,如果你們辦不到的話還是放棄對抗司馬止的念頭吧。」
 
難得司馬幽如願意幫忙,游同塵只好先答應她,問:「那三件事是什麼?」
 
「第一,我需要五種珍貴的毒藥和上等的冬蟲夏草,這應該難不到神農宮的千金吧。」
 
「妳把清單寫給我,本小姐就給妳藥。這不成問題,但妳用來做什麼?」
 
「『五毒蟲草蠱』,這種蠱可以在短時間內擾亂別人的心智,只有這種方法才可以讓蚩尤暫時失去控制。」
 
「所以第二件要辦的事就是對蚩尤下蠱嗎?」游同塵戰戰兢兢地問。
 
「沒錯。」




 
「這會不會太困難?聽說下蠱通常都是混在食物裡面,我不能想像能夠在那蚩尤的食物下蠱毒啊。」
 
「這個是沒有可能的。」司馬幽如說:「要知道原因,首先你要明白蚩尤是什麼來歷。」
 
司馬幽如解釋,與沒有等級的「天兵」相對,等級50的蚩尤就被稱為「地兵」。這是因為天兵不會直接干涉世人,所以只能派地兵來到地上執行命令。而蚩尤來到地上的原因,就是因為計權以武林盟主的身分密謀取消等級系統,結果被天兵視為叛徒,就派遣蚩尤來追殺計權。
 
但計權沒有打算坐以待斃,當時他更出動了整個八八門的兵力聯合制服了蚩尤,並對蚩尤進行研究希望可以把他變成對付天兵的利器。
 
在研究過程當中,第一個發現蚩尤不會思考的人就是司馬止。但為什麼蚩尤不會思考卻依然能夠執行天兵的指令?當中的秘密就是蚩尤身上的蠱毒。於是司馬止就暗中替換了自己造的蠱,成功控制了蚩尤,就開始搶奪八八門掌門的計劃。
 
其實計權也知道司馬止要背叛自己,但之前與蚩尤一戰就死了不少親信,自知沒有能力對抗司馬止就唯有逃離了八八門。
 
「之後計權的下場你也十分清楚吧。」司馬幽如跟游同塵說。
 




「不過妳知道的可不少呢。」
 
「這都是計權為了對付天兵而告訴給我們的。」司馬幽如說:「計權說過當成為武林盟主之後就會知道這個世界的秘密。」
 
「但妳告訴我這事情是有什麼用意?」
 
「你還不明白嗎?司馬止就是最清楚蚩尤的弱點了。因為蚩尤沒有心智,容易被蠱毒控制,所以蚩尤大部分時間都活在司馬止的監管底下,其他人是沒有機會在蚩尤的食物裡面下蠱。」
 
「那妳打算怎樣對蚩尤下妳的『五毒蟲草蠱』?強行把蠱塞到他口裡嗎?」
 
「如果你有這麼厲害就最好不過了。」司馬幽如藐視著游同塵。
 
「……對不起,我現在還沒有信心跟蚩尤打。」
 
「就知道是這樣。至於對蚩尤下蠱的方法,在我造蠱之後再告訴你們吧。」




 
「好啦。那妳拜託的第三件事是什麼?」游同塵問。
 
司馬幽如就遞出雙手,「可不可以先把枷鎖解開呢?如果你們不信任我的話我們很難合作。」
 
游同塵瞧一瞧姬藻,姬藻便說:「嘛,相信本小姐對她的調教吧,解開也沒有問題。」
 
司馬幽如搖頭嘆息:「唉……總算變回一個正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