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術大致可分為三部分:煉毒、用毒、解毒。
 
為什麼要煉毒?天下間自然的毒物可不少,但效果顯著的卻十分罕見。為了加強毒性,就必需利用天然毒物來製毒。
 
然而,製造出來的毒要怎樣運用也是一門學問。以生物毒製成的例如蛇毒、蜂毒,最好就是沾在暗器上,刺傷敵人,直接把毒素滲入敵人的血液裡面。這是模仿毒蛇、毒蜂的下毒手法,從血液下毒效果最為顯著。
 
至於植物製成的毒,雖然也可以使用相同手法下毒,但聰明的人會在製毒過程當中混入植物本身的花粉,把毒製成毒煙,達致殺人於無形的效果。
 
可是蠱毒不論在煉毒和下毒方面都非常獨特,神農宮對蠱毒的研究素來不多,反而八八門尤其是魔教就對蠱毒十分熟識。畢竟蠱毒一向被視為妖邪之術,江湖中人都嗤之以鼻。
 




於是當姬藻看見司馬幽如捧著各種毒草和冬蟲草走進煉毒室,便問:「我聽說製蠱是把十多種甚至上百種的毒物毒蟲放進缸裡面,讓牠們互相吞噬;能夠活到最後的就是萬毒之王,可以用作製造蠱毒。可是妳手上的不像是製蠱的材料?」
 
姬藻說得沒錯,「蠱」是由「蟲」和「皿」組成,意思就是器皿中的蟲。
 
正因為蠱蟲是毒蟲互相吞食而成,所以蠱毒也要被吃下肚才能發揮最大毒效,於是人們放蠱大多都會混在食物裡面。
 
「姬小姐妳說的是比較常見的蠱毒,毒性非常強,如果能夠用上百蟲製蠱說不定能夠毒殺蚩尤呢。不過妳們的目的不是要殺死蚩尤,而是要揭穿司馬止的真面目吧?所以不用毒蟲而是用冬蟲草就好。」
 
「因為冬蟲草也是蟲?」姬藻問司馬幽如:「難道到了夏天,蟲草也會互相捕食嗎?」
 




「怎麼可能。從來只有蟲變成草,沒有草變回蟲的。身為神農宮的姬小姐連這種常識都沒──」
 
姬藻立即伸手捏弄司馬幽如的乳頭,位置準確無誤,痛得司馬幽如哇哇大叫。
 
「妳要小心對主人說話的語氣喔。」
 
「妳這個變態丫──」司馬幽如反抗,但姬藻就變本加厲,「快、快住手!」
 
「我是變態,妳就是小賤人。妳不是喜歡痛的嗎?」
 




這樣說起來,司馬幽如的喊聲好像越來越嬌艷,讓同樣在煉毒室旁觀的游同塵看得入神。
 
其實他們三人身處的煉毒室只不過是臨時改裝,其前身正是姬藻的「調教室」,周圍還放置了姬藻一些調教用具。但司馬幽如說這裡不透光不通風,適合製蠱,就借來一用。
 
「好了,我投降了,姬大小姐妳放過小女子吧。」司馬幽如佯哭說,於是姬藻也收手了。此時司馬幽如心想:「剛才好危險,知道游公子一直在旁邊望著自己,竟然會比平常更加興奮……難道我真的被調教了嗎?」
 
姬藻收手後,便命令司馬幽如解釋她的「五毒蟲草蠱」。
 
要說「五毒蟲草蠱」,自然應由冬蟲夏草說起。冬蟲夏草既非蟲亦非草,而是一種被毒菌侵食的幼蟲死體。司馬幽如把這種毒菌稱為蟲草菌,其厲害之處是當蟲草菌入侵幼蟲之後可以控制幼蟲的軀體,將幼蟲變成自己養分的來源,最後更加殺死幼蟲長從死體長出草的樣子,是為冬蟲夏草的真相。
 
「當然冬蟲草的藥用價值很高,但我需要的是當中的蟲草菌。」司馬幽如說:「蟲草菌能夠擾亂其他生物的心智,只不過提取過程非常困難。」
 
「所以妳就用製蠱的方法去提取蟲草菌嗎?」
 
「沒錯。將毒蟲、幼蟲、蟲草菌放進缸中,讓蟲草菌侵食幼蟲,然後毒蟲吃掉被侵食的幼蟲死體、其產下的幼蟲又再被蟲草菌侵食。這個過程不斷循環就能煉製『五毒蟲草蠱』。」




 
聽見生命的循環,姬藻不禁問:「我們只剩下不足三個月,就要趕赴崑崙山。這樣有足夠時間煉製『五毒蟲草蠱』嗎?」
 
「我可以透過控制缸中的溫度去加速生產,只需一個月就能煉成。不過當然比起司馬止用來控制蚩尤的蠱毒會弱得多,大概在我的指令下只能短時間解除司馬止對蚩尤的控制……可能半炷香的時間?或者更少。」
 
「解除司馬止對蚩尤的控制又有什麼作用?」
 
司馬幽如笑著說:「沒有其他方法比起本人親自招供更有說服力嘛。」但司馬幽如沒有解析下去,而是先賣了一個關子,或許是用作保護自己的籌碼。
 
此時,游同塵插嘴問:「司馬姑娘不是說蠱毒要吃進肚才有最大功效?這問題該怎樣解決?」
 
「除了從口吃下之外,眼睛也是一個很好的下蠱途徑。而且從醫術角度看,眼、耳、口、鼻全都是互通,而眼睛又是最脆弱。我可以把蠱毒磨粉,再由游公子你把毒粉灑向蚩尤的眼睛……」司馬幽如補充:「如果我的理論沒有錯的話這樣下蠱應該也有效。」
 
「所以連妳也不肯定嗎?」游同塵無奈地問。
 




「無論如何,這種方法是最簡單的了。以游公子的武功或者打不過蚩尤,但向蚩尤眼睛灑毒粉這種下三流的功夫應該難不到你吧?」
 
事實上,如果現在要游同塵正面跟蚩尤打,也不知能否捱到一刻鐘。不過灑毒粉總算比起要塞蚩尤吞下蠱毒來得容易,游同塵只好接受。
 
「看來這一個月我只能專心練習易經與三皇五神劍了。」游同塵接著說:「不過我還有一個問題。即使煉製了『五毒蟲草蠱』,我又要到哪裡去找蚩尤呢?」
 
「這個問題不用擔心。如果司馬止知道姬重武和我都一同失蹤,就一定不會放過游公子你啊。」司馬幽如說:「不過究竟是『五毒蟲草蠱』先製好,還是蚩尤先找到我們,這個就要看運氣了。」
 
「然後我能否在蚩尤面前灑毒粉也是要看運氣呢……看情況有必要先叫小珣在屋外佈陣,準備跟蚩尤隨時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