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游同塵十分認真地練劍,小珣就嚴謹地在屋外佈陣,至於司馬幽如亦專心地製作蠱毒;大家都準備隨時迎戰,整個氣氛都變得有點緊張。
 
假若是其他人警告說司馬止會派蚩尤找上門殺害自己,游同塵也有不相信的理由;不過這番話出自司馬幽如的口就不能不信了。畢竟司馬幽如是司馬止的養女,而司馬止又不是經營孤兒院,他正是看中了司馬幽如的能力才讓她當自己的左右手。對於司馬止的心理性格,司馬幽如一定比任何人都清楚。
 
但是司馬幽如沒有憎恨司馬止,她們只不過是互相利用的關係。直至數天之前,大概司馬幽如也沒有想過自己會背叛司馬止吧。
 
司馬幽如心想:「真是值得把自己的將來押在游同塵這個人身上嗎?如果現在把游同塵的人頭獻給司馬止,自己就可以過回安穩舒適的生活。」
 
事實上游同塵等人已經沒有再給司馬幽如餵藥,所以她的內力亦遂漸恢復過來。她是等級22,游同塵只有等級13;縱使游同塵身負神功,但基礎能力平平,在他跟姬重武決戰時他的弱點就表露無遺。
 




論內力,就算游同塵能夠無限吸收外來的真氣,有用不完的內力,這也不代表他的內力深厚;假如司馬幽如要跟游同塵對掌比內勁,也必定是司馬幽如略勝一籌。
 
「司馬幽如本應是一個不被感情左右的人,只是之前被那變態擾亂了自己的情緒而已。」司馬幽如續想:「我要先冷靜下來,其實殺死游同塵比起幫助游同塵對抗司馬止來得簡單,該選那條路不是很明顯了嗎?即使我沒有十足把握打敗游同塵,但利用游同塵的體質就沒有問題……只要我強行上了游同塵,那麼他的等級和等級上限同樣會變回等級1,到時候要殺他就是易如反掌。」
 
幾經思量,司馬幽如還是決定要背叛游同塵,而最佳的方法就是在床上殺死他。司馬幽如認為游同塵根本是個色鬼,尤其是自己被姬藻調教的時候他也有一直留意自己,要色誘他應該沒有難度。
 
「這個時間,游同塵吃過早飯後應該在河邊練劍。」於是司馬幽如走到屋外,卻找不到游同塵的蹤影。
 
「不在練劍?究竟他去了哪。」司馬幽如到處尋找,竟然發現游同塵等人都齊集在廚房裡面。司馬幽如見狀,不禁問:「游同塵你為什麼在搓麵團?不用練劍了嗎?」
 




「這個嘛……今天就休息一天吧。大家最近都辛苦了嘛。」
 
跟著游同塵身旁的姬藻亦補充道:「因為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呢。」
 
「什麼日子了?」
 
「八月十五,中秋拜月的日子喔。」小珣說:「小珣也是第一次跟這麼多人一起過中秋呢!」
 
司馬幽如聽見後臉色一沉,問游同塵:「你不會還有閒情,打算烤月餅吧?」
 




姬藻搶著回答:「當然要烤月餅,拜月怎可以沒有月餅呢?」
 
「拜月……就是那個對著月亮祈求美貌的習俗嗎?」司馬幽如知道每年中秋夜,婦女都會拜月,願貌似嫦娥、面如皓月。只不過她想不到現在生死關頭,她們竟然還有心情做這種無謂的事。
 
「有什麼問題呢?本小姐每年也有拜月。」姬藻說:「而且我們漂亮就是游同塵的福氣,所以要他烤月餅亦是理所當然。」
 
南宮青青恍然大悟,「原來姬藻妳每年都會拜月,但我之前礙於男裝打扮不能這樣做……」同時間南宮青青打算在今晚要把二十年的份量拜回來,不然就好像輸給姬藻似的。
 
「真是一群笨蛋,看來我的擔心也是多餘──」
 
「妳一定很閒吧!來跟本小姐佈置一下河邊,準備祭壇和今晚在河邊點燈賞月!」
 
「喂!別再捏奇怪的位置啦!我跟妳走就是!」司馬幽如無奈地跟姬藻離開,剩下游同塵、小珣、南宮青青在廚房裡烤月餅。
 
「游同塵你記得等會要打獵用來做祭品啊!」臨行前姬藻不忘吩咐游同塵。




 
 
到了晚上,金黃色的圓月高掛在夜空,河邊燭光的倒影閃閃生輝,與天上的繁星相映成趣。游同塵不知道從哪裡找到了桂花酒,坐在河畔草地上一邊喝酒一邊賞月;而女性陣除了司馬幽如之外,都在誠心拜月,希望自己越來越漂亮。
 
司馬幽如今早還打算殺死游同塵,但看見他們現在的樣子,反而心軟下來,而且哭笑不得。
 
「司馬姑娘,妳不吃一下我們烤的月餅嗎?」
 
「這些月餅怎麼看起來像個包子?」司馬幽如拿起了其中一個月餅問游同塵。
 
「沒辦法啦,我們沒有模具壓月餅嘛,只好用手搓成月亮一般。」
 
司馬幽如慢慢把月餅放進口裡,「……好吃。」
 
「司馬姐姐,妳也一起來拜月吧!」小珣跑過來拉著司馬幽如說。




 
「我又不是妳的姐姐……」可是當看見小珣水靈的雙眼在打轉般,「好吧,妳把儀式告訴我。」
 
此時忽然聽到姬藻大叫:「游同塵別偷吃祭品啊!」接著又開始鞭打游同塵。
 
「……妳們很奇怪呢。」司馬幽如自言自語:「雖然我自小便是孤兒,對這個並不太清楚……但看見妳們一起烤月餅,一起賞月,或者這就是一家人的感覺吧。」
 
「沒錯喔,游哥哥說過所有漂亮的姑娘都是小珣的姐姐,都是一家人呢。」
 
司馬幽如笑說:「你的游哥哥一定不像妳這麼單純……不過也好,這樣好像比較有趣。我還是將賭注押在你的游哥哥身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