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黃九律》,那是定義了整個等級系統的九條基本律。例如等級差距等於5的話基礎能力就差兩倍──這也是《玄黃九律》的其中一律。然而,普通人無法知道《玄黃九律》的存在,對於他們來說,等級相關的東西只不過是自然現象罷了。
 
《玄黃九律》裡面還有一律是這樣:等級差距30以上,等級低的一方能力值會劇降。此律有兩個用意,第一是阻止有人嘗試越級刷經驗;第二是方便地兵在地上執行任務。
 
坦白說,等級相差30的情況非常罕見。因為江湖上等級最高的計權也只有等級40,其餘門派掌門才是等級30左右。所以只有像蚩尤這種等級50的地兵才可以受惠於這條經律。
 
當然,游同塵同樣不知道《玄黃九律》的存在,他更加沒有想過自己在蚩尤面前動彈不得竟是這個世界的「規律」,是天意。
 
「游大哥,這裡先由我擋下。」
 




月夜下,南宮青青重新架劍,忽然真氣慢慢流進了南宮青青的體內──「這是!」
 
「沒錯,要暫時違背祖訓了。」
 
雖然南宮青青的經脈受損,不能在體內凝聚真氣;但用上伏羲內功訣吸納凶門之氣,勉強還可以直接動用外來的後天真氣運功。對於一直有修練伏羲總訣的南宮青青來說,這本來就是簡單的事情,只不過之前沒有神農藥體不能突破「死、驚、傷」三凶門而已。
 
「可是這樣強行將真氣灌入體內只會令到妳的經脈損傷更嚴重!」游同塵抓著草地,咬牙切齒的說。
 
「不要緊,我就是游大哥你的劍,我願意為了你做任何的事,就算死也不會後悔!」
 




「別浪費氣力了,」蚩尤打斷了南宮青青與游同塵的對話,「……不過這個女人反而有殺的價值,不錯。」
 
蚩尤猛揮雙刀,以「疊浪刀法」上下兩路分途撲向南宮青青──南宮青青嘗試伏身以「綿字訣」卸去勁道,持劍掌心由向內左旋成向外,劍身往斜下倒轉翻格;但是當刀劍相交,南宮青青整個人有如被巨浪捲到數丈之外,這可是卸勁之後的結果。
 
南宮青青不只手腳擦傷,亦受了內傷,只能咬緊牙關站起來。蚩尤見狀,一個箭步追上,加上衝前的沖力,雙刀合一,雙浪重疊,一同由南宮青青的左肩往下斜砍!
 
南宮青青面臨生死關頭,只靠本能反應舉劍,剛好擋下蚩尤的刀已經是十分幸運。但她手一酸,劍就被打飛離開了自己的手,而且她的食鐵劍還被砍了兩個小缺口。
 
「別害怕,很快妳的情人就會來地府陪妳。」蚩尤慢慢舉刀說。
 




失去了手中劍,丟了唯一的救命草,南宮青青只能眼睜睜看著蚩尤結束自己的性命──
 
「嚓」的一聲,蚩尤感到背後有人在搔癢,於是將舉到一半的大刀迴旋向後,用刀柄猛力鑿在游同塵的額頭,一下把他擊倒在草地上。
 
「竟可以動還真意外。」蚩尤俯視著倒地的游同塵說。
 
其實剛才游同塵已經使出渾身的氣力,打算從後偷襲;只不過祝融劍刺穿蚩尤的上衣就無以為繼,畢竟他還受到《玄黃九律》的約束。唯一得著,就是因為之前跟姬重武對打累積了不少經驗值,這一刺剛好讓游同塵立即升級成14等級。
 
「雖然頭很痛,」游同塵按著額頭站起來,「不過升級後好像輕鬆了一點……青青妳先退後,這裡讓我來。」
 
「游大哥你沒事嘛?你看起來還是很辛苦的樣子,面色都十分蒼白。」
 
「沒事,難得跟等級高出這麼多的人交手,讓我儲一下經驗升級吧。」
 
游同塵自知沒可能完全擋住蚩尤的刀法,但總比看著青青代替自己受傷的好。反正只是拖延時間,唯有寄望司馬幽如能夠早點完成蠱毒。




 
「你這是看小我嗎?」蚩尤大吼:「看我一招殺死你!」
 
「霍霍」兩聲,蚩尤的雙刀以詭異的軌跡同時劈向游同塵的雙臂雙腳,毫無先兆,此為「天風浪浪」。游同塵即使要擋大概只能勉強擋下其中一、兩刀,而且這正合蚩尤之意,因為只要游同塵勉強擋刀,蚩尤就能單手推刀直穿游同塵的心臟,此為「海山蒼蒼」!這可是不合常理的刀法,沒有人試過可以一眼就破解到──
 
可是游同塵居然沒有先擋下蚩尤的劈刀,而是選擇避開致命傷任由宰割,等到蚩尤推刀時游同塵卻橫劍把刀截住了。
 
「嘖!知道自己實力太差,就只擋致命傷保命嗎?」
 
蚩尤又連環點刀崩刀,所有內勁集中刀尖,一連轟出八招虛招、八招實招;游同塵同樣只選擇格擋致命的刀招,任由其他虛招斬傷自己。結果一陣血雨在黑夜之中降下,游同塵又勉強捱過了蚩尤的一輪猛攻,更立即升到15等級。
 
「嘿……果然是賺經驗的好對手呢。」游同塵縱然是無力說話,仍然不忘嘲笑蚩尤一番。
 
其實這也是《玄黃九律》有意阻止等級差距太大的對手比武的原因。不過能夠忍痛正面跟等級50的人對打,游同塵可算是一個異類。
 




然而,游同塵這種自殘式的練等方法卻看得南宮青青十分心痛。當南宮青青正想出手阻止的時候,小珣卻說:
 
「南宮姐姐,妳看游哥哥雖然傷痕累累,但面色好像比剛才還要好……」
 
「真的呢……究竟為什麼?」南宮青青驚訝道:「可是游大哥這樣下去也會支持不住……他滿身都是血了!」
 
正當眾人以為游同塵會繼續防守捱打,游同塵突然撩劍使出「火水未濟」,劍身快如無影擊向蚩尤!即使游同塵身體十分虛弱,但三皇五神劍的威力強大,還是讓蚩尤嚇了一跳──
 
「噹噹!」蚩尤趁著游同塵收式的時候硬砍游同塵的劍背,把游同塵震得失去平衡,再反左手往上挑刀在游同塵的胸膛劃出一條長長的血痕。
 
「游哥哥!」小珣忽然對游同塵喊:「退後三步入乾宮,『乾為天』,躍前收劍密雲不雨,『風天小畜』!」
 
游同塵聽見小珣大喊,便跟隨小珣的指示出劍,竟然可以把三皇五神劍第一招『乾為天』與第九招『風天小畜』一氣呵成地使出!
 
這次蚩尤一時三刻看不出破綻,只好抽刀格擋,然後游同塵又升到等級16。




 
一陣微風吹過,把地上的枯葉吹到河上,慢慢飄浮。霎時間,萬籟俱寂,游同塵屏息靜氣,連自己的心跳聲也聽得一清二楚。
 
大概是游同塵觸怒了蚩尤吧?蚩尤忽然默默地垂下雙刀,這種情況是似曾相識──怪物終於覺醒了,這下可不妙。游同塵心想:「計掌門就是之後才被這頭發瘋的怪物殺死……」但游同塵自知已到等級上限,再不能用升級回復血氣了。
 
此時,從屋內傳出一把期待已久的聲音:「游同塵接住!」
 
一包毒粉拋到游同塵的手上,接著姬藻大叫:「快點完成任務,然後不要理會蚩尤趕緊逃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