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了一個月的旅程,距離冬至崑崙山之約還有七天,水清瑤和游同塵一行人來到了最後一個歇腳點──伏俟城。伏俟城是鮮卑語,意思為「王者之城」,乃鮮卑吐谷渾所建立的一座首都,只不過現在已經變成漢族的領土。
 
縱然說曾經是一座王都,但畢竟胡族以遊牧生活為主,伏俟城本來就不及中原城填那麼華麗,甚至還帶點簡陋的感覺。不過這裡一點都不冷清,因為伏俟城是連接東西方的交通重鎮,就聚集了很多商人和他們的保鏢。值得一提的是,伏俟城也是輕罪犯被流放的地方,因此稱這裡是龍蛇混雜之地也不為過。
 
「我要回去幫水小姐忙,游大俠你就好好看管你身邊的紅顏吧。」矜兒撅嘴說罷便隨水清瑤離開。
 
「要不要留住矜兒姐姐呢?」小珣拉著游同塵的衣袖。
 
「不,到崑崙山前水師姐也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就由矜兒陪伴水師姐吧。」
 




事實上游同塵這個月以來一直都在五位女伴中間周旋,游同塵偶爾也想自己一個人獨處,發呆也好,無所事事也好。接下來在崑崙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生活還是最好檢點一些,於是一入城游同塵就躲在水清瑤租下的旅店抱頭大睡。
 
睡到天昏地暗,不知道過了多少時辰,游同塵突然從睡夢中醒過來。
 
──很饑渴,不對,同樣是生理上的需求,但游同塵這一刻最渴求的是女性的肉體。
 
游同塵在床上張開眼睛,發覺自己竟然被性慾控制思想,甚至連下半身也是充滿慾火。起初游同塵以為自己發了一場春夢,但冷靜過後,周圍一片漆黑,而窗外竟傳來幽怨的琴音。
 
「究竟誰人在深夜撫琴?」
 




游同塵克制住自己的慾念,慢慢爬起來走出旅店,隨著琴音黑夜中尋找其主人。
 
一直走,一直走,游同塵的思緒越來越混亂,腳步亦變得輕浮;耳邊琴音不斷在游同塵的腦海中徘徊,而游同塵的性慾就越來越膨脹。終於,游同塵在湖邊找到那位正在撫琴的人,一位戴著花冠,前髮垂下雙辮的胡族女子。
 
胡族女子對游同塵微笑,然後繼續撫琴,右手撥刺琴弦,左手按弦走音;本來她的琴音絕對值得欣賞,不過游同塵只留意到胡族女子半露酥胸,神態嫵媚,有如淫慾的化身。游同塵一時情不自禁竟伸手抓向胡族女子──
 
琴音突然停下,游同塵的手也停在半空,因為他終於回復理智了。
 
「再這樣下去可不行喔,游公子。」胡族女子輕撫游同塵的手,再溫柔地把手推開。
 




「妳是誰?妳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游同塵問。
 
「豈止是名字,就連游公子的一切奴家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胡族女子向游同塵送秋波,「所以說再這樣下去,你不怕在跟司馬止決戰之前會變回等級1嗎?」
 
游同塵退後數步,雖然沒有再被琴音擾神,但雙眼仍然離不開胡女的身體。
 
胡女見狀,便笑說:「你們漢人的玩意很有趣,剛才一曲入以魔音足以操縱他人情慾,只不過奴家還是初學,還需要多加練習呢。」
 
「妳引我來這裡有何用意?」游同塵不敢怠慢,立即拔出背上的祝融劍指向胡女。
 
「你真壞,為什麼總愛欺負弱女子?」
 
「別裝傻了,弱女子哪來等級30了?」雖然夜深,月色下胡女外表俏麗,年齡或許只是比游同塵大少許,就已經擁有一派掌門的等級,「妳究竟是什麼人,快從實招來!」
 
「游公子真性急。」胡女掩嘴笑說:「奴家並無加害公子之心,相反,我可是來送公子一份禮物呢。」




 
「禮物?」
 
胡女沒有回應游同塵,而是再次把雙手放在琴上撫出飄渺的琴音;然而這一次游同塵竟逐漸失去知覺,閉上眼睛倒在琴前。
 
 
翌日早上,南宮青青最先發現游同塵不在房間,於是到處尋找,才在外面把游同塵喚醒帶回旅店。
 
「游大哥你昨晚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會睡倒在旅店外面十里之外?」除了南宮青青,還有游同應其餘四位紅顔在旁邊伺候。
 
「我昨晚……被琴音引到了湖邊,見到一個奇怪的胡族女子。」
 
一聽見胡族女子,矜兒由關心轉為冷淡,「看來游大俠真的充滿女性緣份呢。」
 
「我的好矜兒,事情一定不是妳想的這樣。」正當游同塵打算解釋的時候,卻在懷裡掉下了一冊書籍。司馬幽如把書拾起翻閱,大驚道:




 
「這是司馬止與魔教近年合作的內容,由魔教派奸細到四大派以至幫助司馬止剷除計權的計劃通通都詳細列明!游公子你究竟在哪裡得到此書?」
 
游同塵同樣感到疑惑,但想起昨晩胡女說過要送自己一份禮物,難道這就是她所說的意思?
 
「矜兒,」游同塵問:「妳知道魔教裡面有胡族嗎?」
 
矜兒搖頭,「魔教行事一向十分隱秘,所有人只被告知跟自己任務有關的事情,因此就連魔教的權力架構我也是一概不知。」
 
司馬幽如就補充說:「魔教裡面有人精通西域妖術,就算有胡族也不感到意外。」
 
「那麼會有魔教中人把這本書交給我的可能性嗎?」游同塵覺得,昨晚的胡女可能就是來自魔教的。
 
「不可能,他們不可能會背叛八八門。」司馬幽如斬釘截鐵地說:「魔教到處作奸犯科,朝延本應掌握了魔教的據點能夠將他們一網打盡,只不過礙於八八門的保護朝延才視若無睹罷了。如果魔教要背叛八八門,他們第一時間會被朝延和八八門剷平呢!」
 




可是,司馬幽如說到一半,又想到另一個可能性。
 
「現在中原各大門派高手,包括司馬止和他的心腹都在齊集在崑崙山……於是魔教在中原可說是唯我獨尊,要造反的話就是最佳時機了……」
 
一旦牽涉到權力鬥爭,游同塵都會被弄得頭昏腦脹。再加上現在要想辦法阻止司馬止已經十分傷神,根本再沒有時間去理會魔教的問題。所以游同塵只是把事情報告給水清瑤知道,之後就再沒有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