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伏俟城休息了一晚,水清瑤的隊伍繼續行程,花了一天的時間抵達崑崙山口。山口之後,馬匹不能繼續前進,大家只能徒步上山。
 
本來高原地區日夜溫差極大,有時候還會讓人感到炎熱;不過當來到崑崙山腳就已經是一片白色世界,粉雪紛飛,冷風颯颯,視野亦變得模糊。游同塵看見小珣被迎面寒風吹得在流眼水,便抱著小珣的腰把她拉進懷裡,用披風蓋著小珣一同前進。
 
雪地上每一步都十分沉重,亦要走得很小心避免滑倒。游同塵心想只不過是山腳已經這麼艱辛,到底他們要如何登上玉珠峰呢?
 
可是,再走一會,穿過一陣白霧後眼前突然豁然開朗。這不是指山路變得寬闊,而是吹雪忽然停下,視野變得清晰,而且前路的積雪明顯比之前的少。
 
「這是崑崙山的意志。」水清瑤說,「崑崙山知道我們來推選武林盟主,於是替我們開路。」
 




雖然山有自己的意志令人難以置信,但看見面前的事實,游同塵也沒有辦法反駁。回望轉頭,背後的景色已被白霧遮蔽,現在游同塵是騰雲駕霧的感覺,有如置身仙境一樣──崑崙仙境,難怪自古相傳是神仙之山。
 
水清瑤告訴游同塵:「世間上只有一小撮人能夠踏足上崑崙山,而能夠在崑崙山見證武林盟主的誕生就更加稀有。」
 
「的確是這樣,換著是一年前的我也沒有想過自己會來到這裡。」
 
「這是很好的機遇,有很多武林高手一生人也沒有機會踏上這個舞台,所以無論最後結果是怎樣,游師弟你也要好好記住這一次的經驗。」
 
最後結果會是怎樣?話說回來,水清瑤還沒有把她的計劃告訴給游同塵,其實水清瑤和她的盟友是支持哪一位登上武林盟主之位?
 




「胡老前輩。」水清瑤這樣回答,畢竟胡老前輩一直追隨在計盟主身邊多年,他的理念也跟計盟主一樣,就是想把這個世界的界限打破。
 
「不過胡前輩跟隨我們上山,司馬止已經把他認定為八八門的叛徒吧?」游同塵問。
 
「只要我們能夠拆穿司馬止的真面目,不只胡老前輩,就連司馬姑娘也可以重回八八門復職。其實這一點很重要,在我們剷除司馬止之後也要有人管理這個江湖上最大的門派。」
 
游同塵有感而發:「如果由胡前輩擔任武林盟主的話,盟主之位依然會被八八門所壟斷呢。為什麼水師姐不嘗試挑戰盟主之位?」
 
「司馬止擁有我跟魔教聯絡的證據,我的名聲不好,太難說服其他門派支持我了。」
 




其實游同塵最近才得知水清瑤為了反抗司馬止而委曲求全,幫魔教辦事;逼不得已地手上也沾了其他名門正派的鮮血,所以水清瑤暗中保護那些被蚩尤滅門的門派很大程度也是想贖罪而已。
 
年紀輕輕,在父親水中天離世後水清瑤就擔起了整個臨湘劍門,不但把自己的幸褔和一生獻給臨湘劍門,還要在魔教和八八門中間周旋,活在刀光劍影的世界當中。
 
游同塵望著水清瑤的側臉,故然依舊十分漂亮,但比起初相識的時候少了一點笑容,彷彿由出水芙蓉變成彈指可破的冰霜凍花,甚至是水中的漣漪,越來越虛無縹緲。
 
「水師姐妳一個人努力過頭了吧……」游同塵自言自語道。
 
「嗯?游師弟怎麼了?」
 
「不,沒什麼。」
 
這一刻游同塵再次下定決心,一定要讓水清瑤找回自己的幸福。比起現在的水清瑤,游同塵還是比較喜歡以前的。
 
──喔喔喔喔!




 
「那是什麼!」走到前面山丘的姬藻忽然大喊。於是游同塵也跟上前,同樣也是大吃一驚。
 
「那閃閃生光的是……城牆?」游同塵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對面的山峰上竟然有一座白玉古城;建築十分宏偉瑰麗,遠望過去甚至比起洛陽、長安還要奢華。
 
「終於再次來到這兒了。」自從上山之後,老胡一直默默不語,現在終於坑聲說:「那是玉珠峰上的瑤池城。」
 
「胡老前輩的確不是第一次來這兒呢。」
 
「嗯,對上一次跟計掌門來的時候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老胡感嘆地說。
 
其實該座白玉古城沒有人知道其名稱,只不過城內有一潭如雪中鏡一般的池水,就取名為瑤池城。
 
走了半個時辰,水清瑤等人來到瑤池城的正門前,可以感覺到裡面沒有人氣,完全是一座空城。
 




「看來我們是最早來到的一批。」水清瑤環顧四周,「可是這裡雖然沒有人居住的痕跡,卻保養得十分完好,就像是為了迎接客人而事先打掃一番。」
 
「當年跟隨計掌門來的時候我記得也有這種奇怪的感覺。」老胡仰望天空,「其實自從登上崑崙山之後,我就隱約感覺到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在監視我們……但真相是怎樣,恐怕只有當上武林盟主才會知道。」
 
「此話何解?」游同塵問。
 
「因為要當上武林盟主,首先要進裡面的玉龍殿閉關三天,我想裡面不可能只有四面牆壁吧。」老胡看見游同塵問便打趣說:「如果是游兄弟進去的話應該會有後宮佳麗在待著兄弟你呢,哈哈。」
 
「小弟實在無褔消受,」游同塵無奈笑說:「水師姐也說過會推舉胡前輩當上盟主,玉龍殿裡面有什麼秘密還是留給前輩看看吧。」
 
老胡聽見後,只對游同塵笑而不語,不知道內心正在盤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