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逐漸有其他門派來到瑤池城,尤其當看見司馬止帶領八八門進城後,整個氣氛都緊張起來。雖說大家都在等待冬至當天的武林盟主大會,所有門戶之見都得暫時摒棄;但游同塵始終是被通緝之身,所以來到瑤池城他都不敢露面,以免節外生枝。
 
幸好瑤池城的面積頗大,還有幾千戶空置的民房,全部都打理得十分乾淨,要容納一百多個門派一千多人也不成問題。因此各門派待在城裡是河水不犯井水,大家不見面就相安無事。
 
只是為什麼玉珠峰會有這麼一座城池還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或許以往這裡是有人聚居的?不過瑤池城周圍除了糧食充裕之外也沒什麼值得留下來定居,更何況還要讓瑤池城的居民築起城牆來保護自己,究竟當時他們在害怕什麼外敵?一切一切都是無從稽考。
 
 
十一月初九,崑崙山之約的正日;這一天是一年之中日照時間最短的,游同塵懶洋洋的爬起床,其實卯時已過,但窗外還沒有見到太陽,只有一片灰濛濛的雪景。
 
「游大哥早晨。」




 
「青青早晨。」游同塵望向四周:「咦,其他人呢?」
 
這幾天游同塵一直都與他的五位女伴住在其中一間小屋內,不過現在只剩下他與南宮青青二人。
 
「聽說已經開始有人在瑤池城的廣場上聚集,而水掌門也叫我們先到屋外集合,準備參加武林盟主的推舉大會。」
 
「所以其他人已經到外面去了嗎?」游同塵打著呵欠問。
 
「嗯,只不過我不忍心喚醒游大哥所以再在這裡多等一會而已。」




 
但游同塵也不想讓水清瑤久等,於是整理一下就走到屋外;這時候才剛好日出,不過水清瑤同盟的數十人已經整裝待發。
 
「看來已經齊人了,」水清瑤問:「胡老前輩,可以起行了嗎?」
 
「好。所有的準備都是為了今天的武林盟主大會,無論怎樣都不可以讓司馬止得逞。」老胡張開雙手說:「各位兄弟,今天我們就去討回被司馬止搶走的東西吧!」
 
老胡說得沒錯,對於在場的人,司馬止就是不共戴天的仇敵。他們已經不單要阻止司馬止登上盟主,可以的話更加要他血債血償。
 
 




接近一百位江湖人士手執武器,跟隨水清瑤與老胡出發,穿過有如鬼城一般的街巷,聲勢浩大地走到瑤池城廣場。廣場一片雪地,周圍被矮牆包圍呈圓形;中央則放置一座用石材加工製成的「封神台」,四角形狀,從天空望下就像銅錢一樣象徵天圓地方。
 
至於封神台,高十六級台階,站上去俯視台下各門各派也一定十分有氣派。
 
游同塵看封神台看得入神,甚至幻想自己站在上面的情境。他記得自己兒時的夢想就是要當一位大俠受人敬仰,只不過在江湖上的種種風雨打在自己的夢想上,夢想也逐漸褪色了。
 
不知道從何時起自己要過著被追殺的生活,手上也被迫沾上了別人的血,還有什麼空閒去談夢想?游同塵一想到這裡,就很害怕其他人的眼光,東張西望,卻發現根本沒有人注視自己。
 
「不用緊張嘛,」矜兒說:「雖然你『惡名遠播』,但真正認得出你樣子的人其實不是很多。」
 
「但是其他人好像都特別瞧過來我們這邊呢?」游同塵感到奇怪。
 
「其他人應該是在意,臨湘劍門為何帶了這麼多人來參加武林盟主大會吧。他們還不知道一些本應被滅門的門派今天也有代表出席。」矜兒繼續說:「現在大部分人都認為不會有人跟司馬止爭盟主之位,但在其他人眼中臨湘劍門這種排場就像是要跟八八門打對台呢。」
 
忽然間,全場都安靜了下來。游同塵望向矮牆外面,原來是司馬止帶領一眾人馬進場,場面和陣容又比起臨湘劍門大一倍。




 
司馬止一出現,就吸引很多門派的代表上前攀談奉承,希望他日司馬止登上盟主後好好關照自己。事實上看見這個情況,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司馬止已經是武林盟主了。
 
「真是噁心。」游同塵不屑那些拉關係的人,但身旁的司馬幽如好像很難過,於是游同塵又不忍心直罵她的養父。
 
「游公子不用在意我,早說過我和司馬止根本沒有關係。」司馬幽如回答:「其實這世界上真的有太多人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忘記了一些更加重要的事情,以前我也是跟那些人一樣……能夠遇見游公子實在太好了。」
 
「這樣妳要好好報答我喔,呵呵。」
 
「嗯,我已經掌握了蚩尤的身藏之地,今天大會可精彩了。」司馬幽如一臉認真,游同塵無奈地說:
 
「其實我想要另一種『報答』啦。」
 
「……反正我都已經是游公子的人,你喜歡怎樣就怎樣吧……但現在都什麼時候,大家也沒心情在說笑。」
 




「嘛,我對妳的愛可是沒有分時候。」
 
「笨蛋,是你的性慾不分晝夜罷了。」
 
游同塵想「教訓」一下司馬幽如,但背後的小珣突然指向封神台說:「游哥哥你看看,那些踏上封神台的是什麼人?」
 
於是游同塵抬頭望向封神台,遙望見到幾個穿紅色厚衣又戴上烏紗帽的男子,像是朝延派來的人。
 
「那些的確是朝延派來主持大會的人喔。」司馬幽如說:「雖說武林之事朝延作不了主,但畢竟要有中立方來主持大局才行……只是朝延的人你把他們當作是八八門就好。」
 
無論如何,看見盟主大會的主持人踏上了封神台,台下又再一次肅靜起來。因為大家都知道大會快要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