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路江湖好漢的英雄事蹟遠至王都亦經常聽見,尤其是前任計盟主的俠骨仁風更是家傳戶曉。所以當皇上得知計盟主的死也十分痛心……」
 
站在封神台上致詞的是朝延派來主持大會的人,官拜從三品,是管理江湖事務的外交官。不過那個人不會武功,更沒有深厚的內力,只是聲音竟能傳遍整個廣場。游同塵對此感到奇怪,他不知道這是圍繞廣場的圓形矮牆所做成的回音效果──只要站在封神台上,即使輕聲說話,廣場上所有人都能夠清晰聽見。
 
「現在本官代表皇上主持武林盟主的推舉大會。首先請今天出席的各門派代表逐一登上封神台接過『武林令』,並留在台上,準備稍後推舉武林盟主。」
 
首先被喚上台的是八八門,司馬止神態自若地踏上封神台,接過刻有八八門的令牌。之後繼續點名的是其餘的四大派,但唯獨叫到巫山派時沒有人上台,令人感到唏噓。
 
在數十個門派陸續登上封神台後,主持人開始喊到一些比較弱小的門派。然後,當「昭陽門」三個字從主持人的口中說出,台下都想起這個門派一個月前才被神秘巨漢所滅,又感到一陣婉惜。
 




──可是竟然有人代表昭陽門上台接武林令。在場的人都在竊竊私語,不曉得究竟上台的是什麼人。接著主持繼續數了幾個本應被滅的門派,同樣有代表上台接令牌。
 
主持的朝延官員嘗試核對他們的身分,確實是那一些被滅的門派弟子;而且盟主大會沒有規定一定要由掌門做代表,主持人無奈地也只好將令牌交給他們。
 
 「一定是那女人在從中作梗!」司馬止在台上暗自咒罵旁邊的水清瑤,「我要讓所有人知道得罪八八門的後果,絕對要讓水清瑤身敗名裂,臨湘劍門從此消失!」
 
此時封神台所有代表共一百多人齊集於封神台上,他們都成為了這個舞台的主角。
 
「今次武林盟主大會共133個門派代表出席。接下來將會推舉武林盟主。」主持人話到一半就補充說:「不過在之前我們皇上首先想推舉一直為朝延盡心盡力的八八門掌門司馬先生,相信大家也不會反對吧?」
 




白鹿派懷玉道長就回答:「司馬掌門確實有前任計盟主的風範,又是八八門出身;而且我看司馬掌門剛好40等級,武功又有所增長,說要推薦司馬掌門當盟主也合情合理。只不過朝延一向不插手江湖事,這樣做不會不合規矩嗎?」
 
「請懷玉道長不要誤會,皇上絕對沒有干預江湖事的意思,只是純粹想表達朝延對於八八門的支持而已。」
 
這亦表示朝延繼續為八八門撐腰,好讓其他中立的門派想清楚怎樣選才符合自己的利益。
 
「我相信大家也沒有異議,」主持人自我總結,「那麼還有其他門派希望引薦盟主嗎?」
 
面對主持人的問題,封神台上的人紛紛周圍望,看看有沒有人要來挑戰司馬止。然後,一位女俠站了出來,說:
 




「臨湘劍門想推舉另一位老前輩當盟主。」
 
「喔?請問是哪一位老前輩?」司馬止好奇地問水清瑤。
 
「八八門的八神護法之『六合』,胡老前輩。」
 
台下的人一片嘩然,大家都不明白為什麼水清瑤會推薦同為八八門的人。按傳統,盟主一向由一派掌門出任,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至少不曾出現過同門爭奪盟主的例子。同門相爭,這不是在告訴別人門派內訌嗎?
 
「大家都稍等,」司馬止的回聲忽然傳遍整個瑤池城廣場,「在下有些事情必須先說出來,否則台上之人難以配上英雄二字。」
 
「司馬掌門,此話何解?」白鹿派懷玉道長問。
 
「因為本門在剿滅魔教的時候發現了一些書信,裡面竟有魔教與武林正派合作,殺害忠良的內容。」司馬止續說:「本來在盟主大會之前不希望有門派爭執,但事關重大實在不能不說。」
 
整個廣場一聽見魔教立即起哄,尤其是蚩尤已經殺了不少武林中人,大家都人心惶惶。如果是有門派暗中協助魔教,這可是背叛了武林正道,並間接殺死了數十門派數百條人命!




 
「什麼?這的確是攸關重大,必需聲罪致討,」懷玉道長說:「請司馬掌門立即把此人供出,為武林除害!」
 
司馬止就說:「更加可恥的是此人竟敢推薦武林盟主,要是奸計得逞,武林豈不落入魔教之手?」
 
說到這裡,所有人都知道司馬止在指責水清瑤。堂堂五大派竟然與魔教勾結,大家都顯得難以置信,謾罵聲四起。
 
不過水清瑤沒有回應,於是懷玉道長便說:「請問司馬掌門可有證據?」
 
司馬止取出了水清瑤跟魔教之間來往的書信,信上還蓋有臨湘劍門的名印,可不能抵賴。
 
「這的確是臨湘劍門的蓋印……」懷玉道長同為五大派,經常也有跟臨湘劍門接觸便十分清楚,「而且信中內容有刺殺其他門派的人,都是水中天掌門死後的事……」
 
「我一向尊敬水中天掌門,可是想不到他的女兒竟私通魔教。現在證據確鑿,水清瑤妳還有何解釋!」司馬止一手把書信拋到水清瑤的臉上,其他人隨即怒目水清瑤。
 




尤其是一些名不經傳的門派,其代表大多只是一介莽夫,對於女性說話可以十分不堪。
 
不過水清瑤依然面不改色,甚至是冷若冰霜,只是緩緩地說:「只不過有人要陷害臨湘劍門而已,臨湘劍門與魔教勾結的指控完全是子虛烏有。」
 
「荒唐!這些蓋有臨湘劍門名印的書信難道不是證據嗎?」
 
「假若這些是證據的話本門也有另一件證據想昭告天下。」水清瑤徐徐取出了胡女送給游同塵的書,「這冊書裡面同樣記載了一個門派近來跟魔教合作的關係,由金錢的交易,以致暗殺計劃的內容,其利弊分析等等都一五一十的寫在書上。」
 
水清瑤厲目四周,決定把書交給神農宮姬重德查看。姬重德翻過幾頁後,便說:「這的確把魔教近來的一舉一動都記錄得清清楚楚,書裡的內容可信程度不低。」
 
「而且在其中幾頁關於魔教與該門派的交易單據上,同樣有蓋上了門派的名印──八八門的名印。司馬掌門要親自確認嗎?」
 
司馬止把書搶到手,乍看之下居然是自己跟魔教之間的買賣,顯得氣急敗壞。司馬止記得是魔教在一些小事務上希望以八八門之名行方便,於是在買賣清單有蓋上名印;但沒想過有人居然將名印其他魔教事務連起來陷自己於不義。而且書中內容只有魔教教主才可以寫得出來,司馬止的腦海中就立即浮現了魔教背叛自己的可能性。
 
「那個臭婆娘……」司馬止心想:「天下間所有女人都是不能夠相信,待我成為武林盟主第一件事就要把水清瑤和她賣到妓寨,我要她們世代為娼!」




 
「司馬掌門,」水清瑤冷靜地說:「我猜一定是魔教的離間計,想挑釁武林正道與臨相劍門和八八門,於是捏造事實誣衊武林五大派,你說對不對?」
 
司馬止不想再跟水清瑤糾纏,勾結魔教之事只好暫時作罷。不過司馬止仍然不滿水清瑤要推舉老胡為盟主,這分明是跟自己過不去。
 
「不如先請胡老前輩上封神台親自說明吧?」水清瑤提議說。
 
接著老胡在一眾爭議聲當中踏上封神台,可是他劈頭第一句話竟然當面拒絕了水清瑤的推薦。
 
「水掌門很抱歉,仔細想清楚之後,要我跟司馬掌門爭奪盟主還是不合禮節,畢竟司馬掌門是八八門的領導人,也是我的師兄。」
 
「胡老前輩?」水清瑤首次顯得動搖。
 
「不過有另另一位少年更值得水掌門推薦,他可是計盟主生前認同的一位少年英雄。」老胡望向台下,「而且他還是再上一任風盟主的兒子……」
 




──這位少年的名字就叫游同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