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派胡言!老胡,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司馬止說:「當日計盟主死時,巫山派與白鹿派都親眼目睹游同塵身處現場。此子根本是殺死計盟主的凶手,計盟主又怎會認同他?」
 
「司馬兄你先冷靜吧。游同塵是不是殺死計盟主的凶手,只要把他叫來給你看就一清二楚。」
 
不過台下的游同塵聽見老胡叫自己上台,都嚇得有點不知所措。
 
「游哥哥不上去嗎?」
 
「呃……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呢。」
 




看見游同塵猶豫不決,背後的矜兒唯有踹他一腳,送他一程,「快上台吧,別讓小姐久等!」
 
因為矜兒的一踢,游同塵向前跌了幾步,差點就失去平衡。於是周圍的人都注視著游同塵,游同塵只好在眾目睽睽下,低著頭急步走上封神台。
 
「十四、十五、十六。」踏到最後一級台階,看見一眾門派的掌門都在瞄著自己,讓游同塵感到踏進了另一個世界似的……這就是夢寐以求的「大俠」舞台。不經意間,游同塵與司馬止的視線重疊起來;雖然雙方一直有仇怨,不過面對面相見還是頭一次。
 
「司馬止……他就是所有事情的元凶。」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原本游同塵慌張的感情漸漸變成憎恨,並一直盯著司馬止。
 
司馬止也十分不爽,質問老胡:「姓游的小子已經上了台,現在又怎樣證明他不是殺死計盟主的凶手?」
 




老胡得意地說:「司馬兄,你看看游同塵的等級,如果殺了計盟主一定不止等級16吧?」
 
計權等級40,按常理如果殺了他至少也會升級至等級20,這個司馬止當然也明白。
 
「可能他的等級上限只有16,所以就停在16,有什麼奇怪?」
 
「這樣說就不對了,當日游同塵被發現跟計盟主的屍體在一起時,他只有等級6,這白鹿派的人應該可以做證;之後游同塵曾經造訪神農宮,當時他是等級13,這個只要問一下神農宮的人,甚至是姬掌門就會知道。」老胡總結道:「換言之游同塵不可能是殺死計盟主的凶手。」
 
當然還有另一個可能性,就是游同塵的等級上限會提升。這件事只有八八門和魔教的少數人知道,但司馬止就是說不出口;其一是講出來其他人也不相信,其二是這將會涉及八八門的秘密。風維與女天兵成親並誕下了游同塵,這牽涉的事情實在太廣,為避免引起混亂八八門就不便公開,而且是一直採取隱瞞的政策將風維這段過去抹殺。
 




等級系統的原意就是要讓社會穩定,而游同塵徹頭徹尾只是一個不安因素。司馬止開始後悔最初放生了游同塵,現在他已經變成自己的心腹大患。
 
「就算姓游的小子不是殺人凶手,他又有什麼資格擔當武林盟主?」司馬止刻意避開了關於游同塵的身世。
 
「就憑他的武功。游兄弟學的是五大派最精妙的武功,不只臨湘劍門,還有神農宮甚至八八門的武功也有涉獵。所以我才說游兄弟得到了計掌門的認同,其實還有前任的神農宮掌門姬重武也支持這位小兄弟呢,不然也不會把女兒許配給游兄弟。」老胡還是一副笑臉對司馬止說:「還有一件事,司馬兄,如果我說游同塵的武功在你之上,你相信嗎?」
 
「哼,這是天方夜譚!我的武功會比那小子低?不可能。」
 
「要不來一場比試?假如武林盟主的武功不是天下第一,這也會變成他人笑柄吧。」
 
司馬止胸有成竹,嘲笑著說:「這樣也好,就當作指導一下後輩。姓游的小子,你也沒有異議吧?」
 
事實上司馬止也期待了這一天很久,他一直想親自除去這口眼中釘。這一次游同塵可是無路可逃。
 
「司馬掌門……請指教。」游同塵心知勢成騎虎,只好硬著頭皮頂上。




 
「不過兩位請注意別傷和氣,」老胡冷靜地說:「畢竟這只是一場武功的切磋,不是用武力爭奪盟主之位啊。」
 
大家都知道切磋武功和決鬥不一樣,尤其是司馬止輩份比較高,如果在台下一千多人面前使什麼手段,必定會招人話柄;相反游同塵這等小輩倒不用顧及名聲,這種比試對游同塵來說是比較有利。
 
「我自有分數……煩請各位先離開封神台,讓我跟這位『少年英雄』比劃一下。」司馬止已經急不及待要給游同塵一個教訓,就算不取他性命,也至少要「不小心的」挑斷他手筋腳筋,要讓他變成廢人。
 
「游師弟,萬事小心。」水清瑤憂心忡忡地跟游同塵說。
 
看見師姐替自己擔心,游同塵又是滿心歡喜。而且剛才司馬止當眾辱罵水清瑤,士可忍孰不可忍,不替自己喜歡的人出頭還算是個男人嗎?一時間怒氣衝天,引來老胡走近游同塵拍一拍他的肩膀。
 
「游兄弟,不用急。你要緊記這只是單純的切磋武功罷了,真正的好戲還沒有開始。」
 
游同塵不明所以,於是老胡在游同塵的耳邊低聲說:「司馬姑娘已經準備好,你這次趁司馬止還要顧及江湖規矩就盡量學習他的武功吧。這是你之後唯一能夠打贏他的機會……還有,在前往崑崙山的路上,我跟你說的話和訓練,你還記得吧?」
 




游同塵點點頭,老胡滿足地叫好,然後就隨水清瑤和其他人遂漸散去。
 
此刻,封神台上只剩下司馬止和游同塵二人互相對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