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止凝視著蚩尤,他發現蚩尤雙眼變紅,就知道自己所種的蠱蟲失效。
 
那麼要跟蚩尤打嗎?不可能。司馬止的武學理念就是要用等級去壓輾對手,所以才把一套實而不華的殺人武功練到極致。他很有信心能夠打敗地上的每一個人,可是蚩尤等級比自己高,司馬止絕對不是蚩尤的對手。
 
──砰!
 
蚩尤一下重劈,司馬止連忙向橫躍開,封神台就被蚩尤轟了一個大凹痕。
 
司馬止慌亂地取出樹葉放到口邊吹,嘗試喚醒自己在蚩尤體內種下的蠱蟲。果然蠱蟲一醒來,就跟司馬幽如的「五毒蟲草蠱」在蚩尤的體內鬥法。頓然間蚩尤感到頭顱快要被撕開一樣,因為兩種蠱蟲正在自己的腦內互相吞噬!
 




然而,始終司馬止所種的蠱蟲比較毒,不消一會便分出了勝負,重新奪回蚩尤的控制權。看見蚩尤的眼睛漸漸變白,但仍然神智不清企圖攻擊自己,司馬止唯有對蚩尤下命令:
 
「住手,什麼都不要做,安靜下來。」
 
結果蚩尤真的垂下雙刀,站著不動。只不過司馬止剛才在台上對蚩尤說的話,台下所有人都清晰聽見。眾人都集中注意力在司馬止跟蚩尤對打,沒想到司馬止一句話就馴服了蚩尤。
 
「司馬止!」游同塵在台上大喊:「怎麼這個殺人如麻的怪物會對你唯命是從!」
 
這時候水清瑤的手下便依計劃煽動其他人,說司馬止為了當武林盟主而把敵對門派滅口。廣場的人聽見都嘩然起哄,同時間水清瑤又派其他人互相推衝並衝到台上,指責司馬止是殺人凶手;霎時間一直在江湖上流傳的陰謀論竟變成事實一樣,明明是冰天雪地但氣氛卻十分熾熱。
 




「司馬止根本就欺騙了整個武林,他才是真正的大魔頭,不配當上盟主!」
 
反對的聲音越來越強烈,這時候白鹿派的懷玉道長便走到封神台上,說:
 
「大家請稍安毋躁,」,懷玉道長走到司馬止和人群中間,「各位不如先讓司馬掌門解釋一下吧?解釋一下他為什麼能夠命令──」
 
突然間長刀從背後刺穿了懷玉道長的腹部!司馬止再猛力扯回長刀,懷玉道長腹部血如泉湧。
 
「說謊不是罪,被騙的人才有問題,腦袋有問題!有什麼值得解釋?我今天就是衝著武林盟主之位而來。」司馬止終於忍不住露出真面目,「而且我今天就要進玉龍殿得到盟主至高無上的『力量』!你們立即把『武林令』交給我,否則下場就跟懷玉道長一樣!」
 




說著的同時,蚩尤亦開始磨刀準備大開殺戒,就連八八門自己的弟子都嚇得腳軟起來。唯一沒有畏懼的就只有白鹿派的弟子,眼見掌門當場被殺就什麼都不顧,奮身殺向司馬止。於是蚩尤運刀左砍右劈,一刀一條人命,幾秒鐘已經一堆人頭落地。
 
「還有誰要來送死嗎!還是要送上令牌?」司馬止對廣場上的人大聲呼喝。
 
游同塵看見封神台上屍橫遍野,怒得全身震抖,「司馬止你這個廢物!」
 
游同塵衝向司馬止,卻被蚩尤擋住去路。不知何時老胡已經在游同塵的背後,並對游同塵說:
 
「蚩尤暫時交給我們,你趕快去殺死司馬止吧!這樣你才有足夠的等級跟蚩尤打。」老胡再三強調:「記住要殺死他,不可留活口!」
 
轉眼間水清瑤還有其他人已經圍在蚩尤旁邊,當中還包括了姬重德等一些本來就不服司馬止的人。
 
游同塵繞過蚩尤,帶劍向著司馬止直跑;途中十數名八八門的弟子殺到,但其中一人卻突然掩著頸側倒下──
 
「嘍囉就交給我們吧!」姬藻的大叫引來了八八門弟子的注意,因此又有一堆人衝向姬藻!




 
「小賤人快來保護本小姐!」
 
「誰是小賤人了!」司馬幽如衝前救駕,擋在姬藻前,「八神護法『九天』在此,你們這群雜魚通通給我消失!」
 
一些八八門的弟子被八神護法這名字嚇倒,六神無主,然後他們還沒回神就被南宮青青的劍送了上路。游同塵看見一眾後宮如此可靠,就繼續奔向司馬止。
 
「我們來繼續剛才還沒有結束的決鬥吧!」游同塵一邊跑,一邊厲聲喊道。
 
「正合我意!」司馬止擺好架勢,大叫:「臭小子去死吧!」
 
這一次游同塵已經知道了司馬止的弱點,就在於他的環首刀。縱使他不能接近司馬止來搶攻,但換個想法,直接攻擊司馬止的環首刀就好!
 
於是在數丈遠游同塵已經用劍氣連環轟向司馬止,搶了先機,再接上三皇五神劍的招式,一鼓作氣連上「乾為天」、「澤天夬」、「澤風大過」、「雷風恆」;每一招皆志在挫其刀勢、去其鋒芒,讓司馬止不能駕馭自己的長刀,反被二十斤的長刀掣肘。
 




司馬止沒有想過游同塵這樣破解自己的刀法,心裡越來越焦急,招數亦開始錯漏百出;一個不留神,游同塵已經撩劍到自己的面前。
 
只見游同塵劍影越來越快,司馬止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會輸的可能性,全身都冒起汗來,遂漸退守,觀測游同塵的破綻。
 
不過越是觀測游同塵的三皇五神劍,就越發現整套劍法簡直是天衣無縫,每一劍都承先啟後,生生不息,結構甚是嚴謹。莫說破綻,就連防守游同塵的劍招都接近不可能。要不是游同塵等級低,這樣對打不出數招已可取自己性命。
 
想到這裡司馬止連氣勢也輸了給游同塵,所有招數都被游同塵拆解,已經沒有還手的餘地;把心一橫,只好放手一搏,把長刀拋向游同塵,接著換上匕首刺向游同塵的心臟──
 
然而,就算是這樣難看的招式,亦逃不出游同塵的雙眼。由無極演變成六十四卦,再由六十四卦回歸無極;只要掌握了三皇五神劍的六十四「正招」和六十四「變招」,天下間再沒有變化是游同塵看不透的。
 
「嗖嗖──」兩聲,游同塵已經挑斷了司馬止的手筋,匕首應聲掉到地上。司馬止則雙目空白,猶如活死人的表情。
 
「遺言呢?」游同塵的嘴唇仍在顫抖。
 
「游……游同塵,你要殺我嗎?你不能殺我!我可是幽如的父親,你忍心看見幽如難過嗎?」




 
游同塵雖然劍指司馬止,但劍尖仍然停在半空下不了手,「我要你跟所有人道歉,親自承認自己的罪狀。我念在你是幽如的父親就放你一條生路。」
 
「沒有問題!所有事情的罪魁禍首就是我司馬止,殘殺武林人士跟游同塵沒有關係!」司馬止瞄一眼遠方的蚩尤,心想只要蚩尤還在,自己仍然有東山再起的本錢,「請游大俠你放我一條──」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世界彷彿靜止下來,鴉雀無聲。司馬止目瞪口呆,望著游同塵的劍刺穿了自己的心臟,不懂得如何反應。
 
「是司馬掌門你教給我,說謊不是罪,被騙的人才有問題。這一次是你腦袋有問題,死不能怪我。」
 
此時司馬止不論體溫、血液、抑或是經驗都從體內流失,消失得無影無蹤;相反,一陣和暖的光芒慢慢凝聚在游同塵身上,游同塵的等級顯示已經變成了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