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開始下起粉雪,雪花緩緩飄到祝融劍刃,融為水點與劍鋒上的血混在一起,一點一滴地化作地上一灘血水。
 
當八八門的人看見司馬止被殺,已經無心戀戰;眾人的焦點只集中在武林正道的高手如何圍剿那一頭等級50的殺人魔。
 
只是蚩尤被十數高手圍攻依然處於上風。想當年計權加上八神護法,還有八八門過百名弟子才能制服到蚩尤;今天圍攻蚩尤的戰力就明顯不足,而且其他人見到蚩尤殺紅了眼,有自知之明的為保小命皆作壁上觀。
 
游同塵趕緊回會合老胡,發現除了老胡,就只剩下姬重德和一個不知名的劍客正聯手對付蚩尤。
 
水清瑤則半跪在旁邊,瞧見她胸口捱了一刀,衣裙更是染滿鮮紅;如被折斷的水芙蓉,讓游同塵十分痛心。作為水清瑤的丫鬟,矜兒不顧危險連忙跑上前扶起水清瑤,好讓她可以專心療傷。
 




至於那位不知名的劍客傷勢亦不輕,呼吸急促,內息湍亂。
 
「爹爹!」南宮青青奔前,原來那劍客正是天劍門的掌門南宮雲。不過這個舞台不容許不合資格的人踏進,蚩尤疾步向南宮青青揮刀,南宮雲為保護女兒背脊反而捱多一刀。
 
「天劍門的丫頭先退下!」現任神農宮掌門姬重德大聲道。他與胞兄所習的武功相同,在繼承掌門信物刺橡拳套後,使出一套五行陰陽拳,總算能夠迫使蚩尤回頭以右手單刀拆解。
 
同時間蚩尤左手的另一把刀,亦要忙於應付老胡的八卦刀勢。老胡跟姬重德二人雖然沒什麼交集,但皆身經百戰,左右夾擊配合得很不錯。只是蚩尤已經入了魔、發了狂,左右開弓同時劈向二人要害──二人急忙回擋,蚩尤就轉身半圈,交換左右並以左刀砍向姬重德的肩,右刀直刺老胡的腿!
 
因為左右刀忽然調轉,這兩下刀招變化急勁,老胡和姬重德一同被蚩尤雙刀斬傷了腿,不得不退後迴避。
 




封神台上的雪地血跡斑斑,難道已沒有人可以阻擋蚩尤?游同塵有點後悔殺了蚩尤的主人,或許這世上只有司馬止可以控制得到蚩尤。不過就算不殺司馬止,也不能確保他會放棄自己手下猛將,留他性命只會後患無窮。
 
既然唯一能夠輕鬆制服蚩尤的人已被自己殺掉,游同塵心想唯有自己收拾殘局將功補過。於是他運輕功躍前,提起祝融劍,暫時代替老胡和姬重德單挑這個殺人魔。
 
從來沒有人可以一對一打贏蚩尤,游同塵上前單挑,其他人都屏息靜氣地觀看。雖然司馬幽如也想上前助陣,但又害怕自己像南宮青青那樣拖累游同塵,只有焦急的份兒。
 
游同塵一出手就快如閃電,連環急刺向蚩尤的喉嚨──蚩尤用刀向橫一撥,另一把刀已經掠在游同塵的頸前!游同塵回身閃避,只差一分就當場送命了。
 
縱然這樣,游同塵知道不能停下來,第二招、第三招已經斬向蚩尤,劍招從不間斷。而且游同塵三皇五神劍的劍招,是六十四與六十四招相錯,招式千變萬化,游同塵就不相信沒有一招能夠破到蚩尤的雙刀。
 




台下人看見游同塵不斷搶攻,而且招式完全沒有重複,大家都對游同塵的劍法大感震驚。游同塵覺得,這一個月的練劍總算沒有白費,就繼續壓著蚩尤來狂攻。
 
二人出招極快,轉眼間已經交手過百招,游同塵漸感疲累,但蚩尤卻越打越興奮。蚩尤是天生的戰士,只為戰鬥和殺人而生,好久沒有打得這麼痛快了,於是處處留手。不過眼見游同塵已經不能再給他刺激,終於玩厭了游同塵,認真起來雙刀亂砍!
 
說是亂砍,其實是亂中有序,只不過游同塵看不到其規律而已。游同塵的三皇五神劍能夠模擬天下所有武功,卻對於蚩尤所使的入魔刀法無從入手。
 
此刻游同塵深深體會到何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蚩尤的入魔刀法就不像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武功,他是運用自己驚人的臂力、腕力、腳力、眼力、甚至是膽力,往往能夠從不可思議的方位角度砍過來,游同塵根本拿他沒轍。
 
游同塵只可以靠集中力和本能反應對蚩尤還劍,但始終交手了過百招,游同塵的集中力也差不多到了極限;他不是蚩尤那樣的殺人機器,而是有血有肉也會累的人。之後的數招游同塵亦失了準,每一劍都刺開了數寸,變招不上不下的。
 
──啊啊!
 
祝融劍刺出一條血絲,原來游同塵誤打誤撞竟然刺中了蚩尤的手腕!這還是首次能夠刺傷蚩尤,只不過游同塵不明原理,想重複再傷蚩尤亦不成功。
 
蚩尤依循本能怒氣衝天,就以深厚的內勁向游同塵怒吼。有形刀招可擋,無形真氣卻不可擋;游同塵的內力始終稱不上是高手,蚩尤一吼游同塵就失了平衡。於是蚩尤補上一刀,直接斬向游同塵的腦袋──




 
但蚩尤左右兩旁又同時有人出刀夾擊,這次換成老胡和司馬幽如,兩位八神護法。他們可不是第一次跟蚩尤交手,算是比較有經驗懂得保命。
 
司馬幽如拾起司馬止的環首刀斬向蚩尤,老胡則從另一邊快刀牽制著蚩尤。忽然間,姬重德擋在游同塵面前向蚩尤送出一拳!蚩尤分身不下,閉氣運功,雖然姬重德的拳頭重重地打在蚩尤心口,但拳頭竟被彈開,姬重德反而受了內傷,不禁大叫一聲。
 
但這道哀號掩飾了蚩尤背後的人,水清瑤看準機會在蚩尤的死角補上一劍!但是長劍只刺入背脊半分,蚩尤又運功將水清瑤震開,連同老胡和司馬幽如的雙刀也一同打掉。
 
正當蚩尤在想先殺誰人,南宮父女又撲上前擺出防守的劍勢,將蚩尤的注意力分散開。一輪攻勢之下,蚩尤終於露出疲態,雙刀亦變得遲鈍了一點。
 
不過換轉看圍攻蚩尤的人,個個已經傷痕累累,再這樣下去只能眼睜睜地看蚩尤把封神台上的所有人殺死。游同塵不甘心,明明三皇五神劍是先人故意留下,以用來對付天兵的利器。沒理由連一個地兵都殺不了,一定是自己還有一些地方想不通。
 
事實上與三皇五神劍相關的易經裡面,的確有兩處地方游同塵還是不明白。易經六十裡面,每一卦都有六爻,都有六句爻辭;唯獨乾坤二卦各多出一句爻辭,分別叫「用九」和「用六」。
 
「乾卦用九:見群龍無首,吉」。群龍無首,又怎樣說是吉?游同塵不解,更不知道「用九、用六」皆為藏於易經之中的絕技。但現在生死關頭,腦筋想不通,身體卻自己有了領悟。
 




天道本質,無古無今,無始無終;群龍不受束縛,任意翱翔才是真正的道。游同塵因為打得太累,頭腦變得一片空白,以為自己劍招出錯,誰不知這才是「用九」的精妙之處。一片劍影襲往蚩尤,蚩尤竟招架不住捱了幾劍!
 
在場的人看見,無不感到驚訝。不過游同塵沒有分神,身體不由自主地只管出劍搶攻。蚩尤的血性大發,一心只想殺死游同塵,竟然雙刀分上下路砍向游同塵!
 
這可是一個同歸於盡的招數,蚩尤其實不太在意自己生死,有游同塵陪葬已經心滿意足。游同塵劍招己出了一半,他知道這一劍必要先殺死蚩尤,之後才可保住自己性命;看見蚩尤胸膛露出破綻,劍尖又剛好貼在蚩尤胸前數寸,就一劍刺穿蚩尤心臟──
 
但是祝融劍剛發,游同塵想起當日計權刺中蚩尤左胸卻殺不死他,千鈞一髮間轉了手腕,劍尖順勢朝上猛然刺進蚩尤的左眼!而且祝融劍沒有停下,繼續刺破蚩尤的眼窩,直刺穿蚩尤的腦袋!
 
此時蚩尤雙刀的餘勁未止,但去勢稍弱,加上蚩尤控制不了刀刃,雙刀只砍在游同塵手臂和大腿。反而刀峰的真氣卻把游同塵轟得吐血,卻都是死不了的傷。
 
游同塵依然提劍撐著蚩尤的頭顱,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殺了蚩尤。腳步一浮,但等級頓然升至25,又勉強站穩了腳沒有跌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