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主大人,為何不乾脆把姓游的殺死?他可是第一個盟主敢明刀明槍反抗,就由得他離開好麼?」
 
「要殺死他隨時亦可,但這樣做只會重複二十年前的歷史。妳知道為什麼地上人以往不會造反嗎?」
 
「奴婢一直有聽宮主的教誨。地上人都是愚蠢的,看見有形目標就放棄思考,一味的賺經驗值、升等級而不理會其他事情。」
 
「沒錯,就如使騾載貨走的時候,只要在牠面前掛一根胡蘿蔔,騾就會一路向前跑,完全不顧及周遭發生的事,即使自己被勞役了亦懵然不知。可是現在有一隻騾懂得思考了,牠的思想亦感染了其他的騾,這已經不是個別的問題,必需要連根拔起。」
 
「胡蘿蔔不行的話就換上皮鞭呢。」
 




以上玉龍殿內的對話,游同塵無法得知。因為他已經被趕出殿外,回到粉雪紛飛的世界。
 
抬頭仰望,縱然午時已過,天空還是陰沉沉的,而瑤池城地上的積雪明顯比三天之前還要厚。原本游同塵已經四肢乏力,現在更加舉步維艱。幸好他的五位紅顏,還有水清瑤都在玉龍殿外的園庭處迎接自己。
 
「游哥哥出來了!」小珣一看見就立即跑向游同塵,可是跑到中途卻被矜兒的喊聲嚇停了。
 
「笨蛋游同塵,怎麼變成等級1了!我沒眼花吧?」
 
眾女一同注目往游同塵,等級1換言之就是游同塵跟其他女人搭上了。南宮青青理所當然的拔劍說:
 




「只不過三天沒有監視,游大哥你就只顧自己風流快活!你這樣還對得起一直在外面守候你的人嗎?不可以原諒!今天我就要殺死你然後自殺一同上路!」
 
「事情不是這樣的!」游同塵連忙揮手求饒:「青青妳先冷靜聽我解釋吧!」
 
坐在涼亭長椅的姬藻雖然生氣,還是把怒火吞下,站起來擋在南宮青青前說:「南宮家的,妳把游同塵殺了本小姐就少了一件閨房玩具,殺不得。」
 
然而,一直冷眼旁觀的司馬幽如亦開口說:「我看游公子臉色蒼白,腳步輕浮,汗如珠子,看來不只鬼混一兩次這麼簡單。你就不怕過度淫慾、玉莖不起嗎?」
 
想不到司馬幽如一語成讖,一句話就把游同塵打成喪家之犬,一時間百感交集。游同塵只好把自己在玉龍殿的經歷,還有被「雪、月、花」三婢榨取精氣的事和盤托出。
 




「男女交接,有如陰陽交合,必須陰陽調和方能如魚得水。」司馬幽如嘆氣道:「若果女之勝男,猶如水之滅火;陰陽失衡,輕則七損,重則夭命。」
 
司馬幽如把「七損」逐個道出:絕氣、溢精、雜脈、氣洩、機關厥傷、百閉、血竭。
 
「最後就變成沒有種的種馬呢……」矜兒補上最後一刀。
 
姬藻聽後十分氣憤,怒目游同塵,「我改變主意了,南宮家的,游同塵要殺要剮隨妳喜歡。」
 
「等等!其實我是受害者啊!」游同塵不曉得姬藻和南宮青青是否說笑,卻感到有危機。
 
「游師弟……不對,游盟主的家事本來我不便過問,」水清瑤臉帶不悅,「但是現在有更加急切的東西要處理,游盟主的私人問題暫且擱置一旁吧。」
 
水清瑤頗有領袖的魅力,一開口眾人都靜下來讓水清瑤繼續說。
 
「現在已經很清楚,我們真正的敵人就是玉龍殿裡面的天兵。但這兩年間因為司馬止的權力鬥爭,武林正道死傷慘重,五大派已經風光不再。」水清瑤對游同塵道:「推舉新任的盟主正是重新團結武林的好時機,可是假如外面的人知道游盟主等級只有1,必定會質疑你的能力,亦會暗中看不起你。長此下去,武林四分五裂,莫說要對付天兵,就連魔教我們也惹不起。」




 
「關於這方面,我倒是有法子。」司馬幽如打岔說:「我身上有藥能夠在等級上動手腳,雖然不能把游公子變回等級25,至少在其他人看起來依然是等級25。」
 
「這麼說幽如之前也曾經偽裝了等級呢。」游同塵記起了往事,「那是八八門的秘法?」
 
「說是魔教的秘法比較正確。」司馬幽如解釋:「大家都以為我們能肉眼看見他人的等級,但事實並不是這樣。我們不是用眼來『看』,而是用五官去『感受』。」
 
根據司馬幽如的說法,等級能影響每個人的「精、氣、神」;於是透過觀察別人的呼吸、脈搏、面色、氣味等等,腦海中就能浮現出被觀察對象的等級,這是與生俱來的能力。
 
因此,司馬幽如用藥改變服藥者的表徵,就能混淆視聽,讓其他人錯誤判斷等級。
 
「但只要你一動殺意,或是跟其他人打起來,藥效就會立即消失。」司馬幽如補充說。
 
「那我唯有暫時當一個和藹可親、與世無爭的武林盟主吧。」游同塵無奈道。
 




事實上要令到游同塵看起來剛好等級25,不能單單服下司馬幽如提供的藥就行,還要在各種藥材份量上面精密調配。只是司馬幽是算術的天才,很快就給游同塵調製了等級25的偽裝藥,好讓游同塵以武林盟主的身分回到瑤池城廣場接受各路英雄祝褔。
 
再次踏上封神台,游同塵俯瞰台下廣場,幾日前打鬥的痕跡還殘留若干;百廢待興,大家都期待游同塵有什麼振奮人心的演說,可是游同塵只能在台上強顏歡笑,草草地了結武林盟主的受封儀式,就宣佈打道回府,跟其他門派一起下山返回中原。
 
回程途中,游同塵的身體未見起色,內心越來越急,亦變得有點兒自卑。這一刻,無論什麼天兵地兵,游同塵都不想理會。游同塵的目標只有一個人,就是姬藻的父親,神農宮前掌門姬重武。游同塵希望未來的岳父大人能夠為了女兒的幸褔來打救自己。
 
然而,游同塵當時並不知道,在他們離開中原的數個月裡面,整個世界暗中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