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同塵水清瑤等人離開崑崙山後,從原路折返,一路往東南方走。中途在長安因為老胡要回去八八門處理門派事務而分道揚鑣,到襄陽時就剩下游同塵和臨湘劍門的門人。
 
「終於回到來荊州呢。」姬藻伸著懶腰說。早上襄陽外郊的天氣不錯,陽光照射在官道上,兩旁的雪亦開始融化。
 
「送到這兒就可以了,接下來我會跟藻兒去探望姬前輩。」游同塵雖然這麼說,但他的女伴也知道所謂探望的真正目的。但為避免進一步傷害游同塵的自尊心,大家也不說太多。
 
而且這也是大家在回程途中商量的結果。游同塵堅持要先醫治好自身的問題才有心情跟水清瑤一起計劃反攻天兵。況且現時游同塵的武功大減,勉強也不會有幸福。
 
只是既然要拜訪姬重武求助,帶上姬藻以外的女伴始終說不過去,游同塵唯有讓其他紅顏跟隨水清瑤回臨湘劍門暫住。
 




「等等,司馬小賤人,妳也跟本小姐走。」姬藻跟司馬幽如說:「別忘記妳是本小姐的奴婢啊。」
 
「可是……之前姬先生差點因我而死,他大概不想見到我吧?」司馬幽如回應道。
 
「少囉唆,跟我走就好。」
 
現在游同塵越來越沒有發言權,只好附和著姬藻的話:「既然藻兒這麼說,幽如妳也一起來吧。至於小珣、矜兒、青青,妳們先跟水師姐回衡陽休息,很快我們就回來會合的了。」
 
 
目送水清瑤等人起行後,剩下來游同塵這邊三個人便上山往姬重武隱居之處。




 
「爹爹之前大約告訴過我他隱居的地點,其實距離神農宮不算很遠。」
 
不過終究仍是初春,神農宮的山頭除了白色還是白色,一片雪白。游同塵隨姬藻上山,走了幾刻鐘山路就已經迷失方向。只是姬藻自幼就常常離家到外面玩,四周的地理她都非常熟識,於是很快就找到了線索。
 
「游同塵你看,前面地上種了不少奇怪的植物;還好開始融雪,才看得到冒出來的根莖。」姬藻指著前方雪地。
 
「那些植物有什麼特別?」游同塵問。
 
「它是經過神農宮改良的側金盞花,沒有野生品種,一定是爹爹栽種的。」姬藻又說:「小心別踏到它的根,毒性可是很強。」




 
「嘛,忘了我是百毒不侵的嗎?沒有問題啦。」
 
「笨蛋,就算不會中毒,也沒必要親自沾毒啊。」
 
於是三人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盡量踏在薄雪的山路,然後姬藻又大喊:「司馬的,別捉住周圍的樹枝,那些樹皮樹脂也有毒性。」
 
司馬幽如點頭表示明白。始終姬藻是這兒的土地神,聽她的忠告應該是百利而無一害。
 
這時候一陣寒風吹過,雖然三人都穿了厚衣,卻唯獨游同塵抱著身子打了一個噴嚏。
 
「游同塵你的身體好像越來越差了,是因為等級變回了1的關係,還是『那個』原因呢?」
 
「藻兒妳就不要再提我的傷心事啦。」
 




「好吧,你再忍耐多一會,大概樹林後面就是爹爹隱居的廬舍了。」
 
果然姬藻沒有說錯,而且父女像是心有靈犀,姬重武正在舍外打理農園,就剛好看到姬藻等三人從林中走出。
 
「還在想有什麼人來探訪,原來是藻兒嗎?」
 
「對喔,爹爹。剛剛過年女兒也不能陪伴你,現在就來補償孝順一下爹爹呢。」
 
「呵呵,正事要緊,游少俠當上盟主的事也傳到來我耳邊了,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姬重武大喜,「來來來,入屋休息一下,之後告訴我妳們的故事吧。」
 
於是姬藻便拉著游同塵走,只是司馬幽如在數步之外左顧右盼,顯得有點不好意思。
 
「司馬姑娘,我沒有猜錯的話,妳也跟游少俠走在一起吧?」
 
司馬幽如微微點頭,同時間姬藻搶著說:「她現在是我的奴婢了。」




 
「辛苦妳了,司馬姑娘。既然這樣妳也是一家人了。」姬重武會心微笑,便打開了廬舍的木門接游同塵入內。
 
進屋後,游同塵把崑崙山所發生的事情簡單地告訴給姬重武,姬重武聽得高興,亦對游同塵讚譽有加,就像已經把他當成自己女婿一樣:
 
「因為殺了蚩尤,所以游少俠的等級升至25呢,哈哈。」
 
「爹爹,別提這個了,游同塵現在哪有等級25?都是騙人的。」姬藻插口說:「一切都打回原形啦!」
 
「打回原形?」姬重武皺眉問:「哦,難道游少俠跟其他女人……?」
 
「欸?爹爹為什麼會知道游同塵的秘密?」
 
「畢竟之前八八門和魔教也有研究過游少俠。」姬重武問:「是跟哪家女子做了對不起藻兒的事?」
 




游同塵便回答:「當日我進玉龍殿後,就被戴著面紗的女子打暈,然後又被她三位婢女強上了……我可不是故意讓藻兒傷心的,請相信我。」
 
「唉,偏偏是天兵呢。不過也不用太絕望,如果你們能夠找到那三位女子,或許會有取回經驗之法。」姬重武一邊思考,一邊說:「經驗值不會白白流失的,像殺人也能夠搶到一點經驗值,說不定游少俠被搶走的經驗值還殘留在那三位婢女之中。」
 
「那要殺死她們搶回原本的經驗值嗎?」游同塵問。
 
「哪裡做錯了,就要在該處重新改正。或許讓她們心悅誠服地跟你『重來一次』,就能彌補過錯,有機會把失去的經驗取回一點……啊,我在自己的女兒面前說什麼呢,呵呵。」
 
姬藻也不怕羞,只是生氣說:「哼,游同塵哪有這個能力,他現在沒有能力啦!」
 
姬重武看見二人的反應,不忍心亦要確認一下,「莫非……游少俠──」
 
「對,不用說出口了!當日被玉龍三婢榨取精氣,現在已經……沒有能力了……」游同塵無奈地低頭說:「實不相瞞,今天我也是為這個問題前來,希望姬前輩相助。」
 
姬重武搖頭說:「雖然神農宮內也有壯陽之法,但游少俠不是普通人,尋常的方法不能醫治游少俠的疾病。」




 
游同塵頓感晴天霹靂,問:「這話何解?」
 
「你知道為什麼男女心意相通,游少俠你就能在等級上有所增長,反之則降回等級1呢?」
 
游同塵不懂回答。於是姬重武續說:
 
「其實你不用太過介懷,相傳軒轅黃帝亦因政務繁忙,也有跟游少俠相同的煩惱。後來黃帝得到玄女與素女傳授『玄素之術』,方能御女千二百成仙……」
 
──啪!忽然有人大力拍打游同塵的後腦,原來就是姬藻,「該死的游同塵,你敢跟千二百女人搭上的話,我就先把你打成鬼!」
 
雖然游同塵沒有說過,一臉無辜,但不能否認的確動了心,也不作反駁了。然而姬重武沒有理會二人,繼續說著:
 
「玄女曾對黃帝說:『陰陽者,相感而應耳。故陽不得陰則不喜,陰不得陽則不起,男欲接而女不樂,女欲接而男不欲,二心不和,精氣不感。』可見玄素之術最基本的重點就是要男女雙方情投意合。」
 
「所以只要學會玄素之術,就能醫治我的問題?但那玄素之術難道是……」游同塵問。
 
「嗯,就是俗話說的房中術。不過坊間的房中術全都是巧立名目、招搖撞騙的淫邪之術,不可嘗試。」姬重武又說:「玄女、素女,她們分別編撰了『玄女經』與『素女經』,向來是帝王之物,這才是正宗;可惜因為戰亂,經書失傳已久,有人說是流入了西方胡族的手中,不得而知。」
 
「不對……」司馬幽如忽然記起往事,「八八門藏經閣裡面的確收有『玄女經』……因為我曾經拜讀過。」
 
「喔?不愧是小賤人,竟然還有讀房中術的秘笈呢。」姬藻不懷好意地奸笑著。
 
「別、別誤會!只不過我的名號是『九天玄女』,才打算把九天玄女的著作都讀一遍而已。哪有想過九天玄女除了知曉兵法,還精通房事……」
 
「但妳還是把玄女經讀畢吧?」
 
司馬幽如臉紅起來,「只是簡單讀過一遍而已,內容通通都忘記!」
 
「嘿嘿,真的嗎?」姬藻說:「不過這樣也罷,反正有了下一個目的地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