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量完治療游同塵的方法後,游同塵便跟姬重武到屋外打理農園,而姬藻和司馬幽如則負責準備晚飯,雖然主要都是由司馬幽如操刀。
 
眾人在林中廬舍留宿一宵,到翌日朝早,便起程下山回去。臨別時,姬重武叮囑游同塵等人要小心行事,尤其是姬藻;因為襄陽已經今非昔比,千萬不可以到處惹事生非。
 
游同塵不明白,姬重武便補充道:「看來你們還不知道這段日子發生的事呢。不過我也是隱居於山林之中,知道的不會比你們多,你們還是下山親眼確認比較好。」
 
就這樣,游同塵三人帶著問號回到襄陽城,又打算順路打聽看看姬重武的話。一進城,游同塵東張西望,好像也沒有發現什麼奇怪的事。下午的襄陽大街還是熙來攘往,喊買賣的依舊熱鬧,眾人跟以往的生活一模一樣。硬要說分別的話,就是街上多了人穿著深藍色的服,是潮流嗎?
 
「不如我們先到市集的酒家吃飯吧,填飽肚子再租馬車離開。」姬藻提議到她常去的那間酒家,因為酒家老闆除了跟神農宮相熟,亦廣交天下豪傑,算是姬藻的情報探子。
 




來到摩肩接踵的市集廣場上,各式各樣的美食小店香氣撲鼻;可是當轉角走在酒家門前時,游同塵發現該酒家已經關門打烊,跟大街周圍繁華的氣氛格格不入。
 
正當姬藻感到奇怪,剛好遇上酒家老闆開門走了出來;而且一臉傷感,依依不捨的樣子不斷回頭看著酒家招牌。
 
於是姬藻喊道:「老闆,為什麼這麼早就關門啦?」
 
「啊,是姬家小姐……還要問嗎?這酒家做不下去了。我可不想惹到什麼麻煩。」酒家老闆不太願意地回答。
 
「麻煩?是誰敢找你麻煩,本小姐幫你去教訓他!」
 




「我知道神農宮也槓上了官府,所以就不用擔心小人的事了……我也不想替神農宮添煩。」
 
「什麼?那笨蛋韋太守竟敢──」
 
酒家老闆大驚,連忙示意姬藻安靜下來,「姬小姐,莫非妳不知道襄陽已經換了太守嗎?新上任的太守可是皇上派來整頓神農宮的。」
 
「欸?沒可能!為什麼會這樣?」姬藻又訝異,又生氣。
 
「說起來姬小姐有去參加那個武林盟主推舉大會?是離開中原太久,不清楚這幾個月發生的事情嗎?」
 




「嗯,本小姐旁邊就是新任的武林盟主啊!」姬藻望向游同塵說。
 
「原來是這樣,怒小人不識泰山……但站在街上說話也不太方便,不如三位來敝店稍坐,我再跟你們簡單說一下現時的狀況吧。」
 
姬藻三人隨著酒家老闆走入空店內,裡面又靜又暗,只搬剩下幾張枱凳,一片蕭條,就像是襄陽城內一個被遺棄的角落。
 
老闆招呼了眾人坐下,然後就把這幾個月所發生的事情娓娓道來。
 
一切就由先帝急病駕崩說起。新登位的皇上作風非常強硬,放棄了一貫不干涉武林的政策,雷厲風行整頓全國所有門派。其中最轟動的莫過於揭發八八門長久以來私通魔教,做了很多不見得光的勾當,於是瞬即調遣過萬官兵,查封了八八門跟魔教在全國的據點。
 
現在,所謂的五大派只剩下三派,而且剩下的三派也是自身難保。
 
因為朝延指控三大派跟八八門一樣危害國家穩定,甚至企圖顛覆朝廷,便到處審問相關的人,還有屈打成招的謠言;有罪的江湖中人,輕則囚禁,嚴重則公開決處。
 
朝延認為傳統門派勢力過大,難以控制,所以決心要取締剩餘的三大派。於是指控傳統門派是腐敗的象徵,必須要依法整頓,便冊封新立的「西王教」為國教,頒令西王教才是道家正宗,藉此不斷打壓其他宗教包括別的道教分支。




 
西王教,發祥於西方崑崙山;西方屬金,金生水,所以西王教的人都喜歡穿戴藍色衣物,寓意欣欣向榮。
 
此消彼長,五大派與其他中原門派已經沒落,加上八八門臭名遠播,家長紛紛把子女送往新興的西王教習武;在朝延的協助下,西王教於短短幾個月已經壯大成最多人信奉的教派,藍衣的信徒在街上更是隨處可見。
 
而且西王教的武功極為詭異,不少人學了幾個月就能打敗傳統門派弟子,大家就更加追捧西王教了。對於大部份的人來說,只要學好武功出人頭地就可以,什麼武林正宗的根本漠不關心。
 
「或者在你們外人看起來是很愚蠢的事,」酒家老闆神色哀傷,「但在我們局內人眼中,整個社會一天一天地轉變,到醒來之後才驚覺自己身處在另一個世界……一個已經不屬於我們的世界。」
 
酒家老闆說得沒錯,對於游同塵等人來說,老闆說的話實在難以置信。一直苦心經營又跟朝延關係密切的八八門怎會這麼簡單被滅?游同塵相信事情一定還有隱藏的真相。
 
「如果你真的是武林盟主,希望你能夠為武林做一點事。」
 
酒家老闆丟下這麼一句便離開了。
 




剩下的三人沉默良久,司馬幽如便說:「如今八八門被查封,經書大概也全部被充公,我們不必造訪八八門了。」
 
「不知道胡老前輩會怎樣呢……」游同塵雙目空洞地說。
 
「回去臨湘劍門吧,」姬藻道:「我知道你是更加擔心你的水師姐。」
 
看見游同塵默默點頭,姬藻便推開大門,離開自己熟識的那一個酒家,回到一條陌生的街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