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三人回到襄陽市集,司馬幽如忽然有不好的預感,便對游同塵說:「可以先去一下鐵匠鋪嗎?自從被你們綁架之後我一直不帶武器,現在想買回傍身,應該沒有問題吧?」
 
「經歷了這麼多,難道我還不相信幽如妳嗎?當然沒有問題。」游同塵續問:「不過為什麼突然想買武器?」
 
「你忘了剛才酒家老闆怎樣說?朝廷現在把我們視為眼中釘,不得不防啊。」
 
「司馬的說得對,本小姐隱約感覺到有很多人從鬧市的四面八方監視著我們。」姬藻的語氣突然變得嚴肅,「我還感受到他們的殺氣,似是衝著我們來的。」
 
姬藻的耳功一向比常人厲害,所以游同塵對她的話深信不疑,便問:「藻兒,襄陽城這麼多人,有辦法甩開他們的監視嗎?」
 




「可以試一試,但成功機會我也說不定。因為連我都分辨不到那些人的確實位置。」
 
「是因為周圍太吵了嗎?」
 
姬藻搖頭說:「雜音不會影響到我的聽風辨色,但那些人的走位很靈活,虛中帶實,似是十分專業的殺手……游大哥、小賤人,你們跟我走,不可以停下來。」
 
雖然姬藻沒有說下去,但游同塵估計如果停下來,分分鐘就會被暗殺掉,唯有照姬藻的指示去辦。
 
事實上監視著游同塵的一共有十六人,有的偽裝成街邊攤販,有的則躲藏在民居暗中監察。
 




下午的襄陽大街非常熱鬧,游同塵三人在街中左穿右插,一時急步走,一時又緩步在人群中間,目的只是為了逃避背後那些令人悚懼的視線。
 
可惜他們越跑,包圍網就越收得緊。其中兩個殺手不知不覺間已經走到游同塵背後數十步的距離,只要抓到一次機會就可以送游同塵去地府。
 
不過游同塵沒有發現,只是一直跟著姬藻走。其實降回等級1以後,游同塵很多基本功都明顯退步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命在旦夕。
 
「……嗯。」殺手向他的同伴打眼色,然後從懷中取出吹箭,瞄準游同塵的後腦。
 
──呯!敲碎的玻璃聲忽然從大街的另一端傳來,引得游同塵回頭一看;殺手為避免行蹤敗露只好暫時退避,返回聲音的方向一探究竟。
 




「嘖,只是小孩子打碎了東西嗎,看來功勞要被『二班』的人搶走了。」殺手這樣說,是因為他們二人一班,分工輪流追殺游著同塵。現在他們錯過了機會,只能退回負責包抄。
 
但那個殺手不知道他們還犯了一個大錯,就是那個不小心打碎東西的小孩不是別人,而是小珣。
 
「南宮姐姐等等我啊,」小珣喘著氣,急步追著南宮青青說:「我們這樣跟蹤游哥哥好嗎?」
 
「游大哥送走我們,難保會借機會去找別的女人。至少不可以讓他有機會認識新的女人了,所以我一定要好好監視著他。」此刻南宮青青感到有點兒奇怪,「但為什麼游大哥他們三人走得這麼急?莫非他發現了我們?」
 
「小珣不知道原因,可是南宮姐姐,妳看到前面有幾個穿藍衣的人同樣也在跟蹤游哥哥嗎?」
 
「嗯?小珣妳這樣說起來,好像也對。」南宮青青從背後細心觀察那兩個跟蹤游同塵的人,「那些人還會武功,等級也不低,確實有可疑。」
 
「不止這樣,從遠方看,正在跟蹤游哥哥的不止他們二人。」小珣屈指計算,「而且很古怪喔,那些人互相掩護補位,慢慢收窄跟游哥哥的距離。看來游哥哥是想擺脫他們才走得這麼急,但怎樣走也擺脫不了,因為那些人是按照九宮八陣的方法鎖住了游哥哥啊!」
 
「那就是敵人了吧,誰敢動游大哥一根汗毛,我就殺了他們!」南宮青青運起伏羲內功訣,一時間吸收後天之氣,全身充滿了內勁。




 
「南宮姐姐慢著,如果小珣沒有計算錯的話,前面那兩個人身處九宮陣的『死門』,是陷阱;貿然出手會被其他同伴發現的。」小珣指向遠方客棧的陽台說:「先從那兩個人下手比較好。」
 
在陽台上的殺手一直專注地監察游同塵,他們沒有想過原來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南宮青青從背後靜靜靠近,迅雷不及掩耳間就把那兩個殺手雙掌打昏。
 
──嗯?
 
微弱的打鬥聲逃不過姬藻的耳朵,「不知怎的,監視我們的人少了兩個。」
 
「竟有這樣奇怪的事?」游同塵感到意外。
 
「嗯……說著的同時又好像少了兩個。」
 
司馬幽如便說:「恐防有詐,還是小心為上。」
 




「不對……又少了兩個呢,然後其他人開始四散消失了。」
 
「欸?難道有鬼?」游同塵一頭霧水的。
 
「啊,的確有鬼,是吃醋鬼,」姬藻聽到那獨特的調息聲就恍然大悟,「我大概知道在背後幫助我們的人是誰了。」
 
姬藻說畢,便一直回頭跑,穿越人群,把南宮青青逮過正著。
 
「為什麼南宮家的會在這裡?」姬藻雙手撑腰問。
 
游同塵隨後趕來,又說:「咦,青青,還有小珣也在嗎?妳們不是跟水師姐到衡陽休息?」
 
「那個……因為南宮姐姐和小珣也很掛念游哥哥,所以才留在襄陽打算等游哥哥回來喔。」
 
「真的是這樣嗎?」姬藻雖然也覺得小珣天真可愛,但她也發覺小珣近得游同塵等人多,亦開始變得古靈精怪。




 
「無論怎樣,南宮姑娘和小珣妹子救了我們是不爭的事實,」司馬幽如說:「謝謝妳們。」
 
「不客氣,我只是幫游大哥而已。」南宮青青回答說。
 
司馬幽如續說:「可是剛才那些人連姬小姐也聽不到他們的位置,而且我們一直跑也擺脫不了他們,妳們是用什麼方法把他們擊退的?」
 
於是小珣就把那些殺手佈陣的事解釋給司馬幽如知道。司馬幽如聽後除了佩服小珣之外,又覺得事有蹊蹺,便問南宮青青:「剛才那些殺手妳有留他們活口嗎?」
 
「嗯,我把其中兩個人打暈然後綁在後巷。」
 
可是當一行人回到南宮青青所說的後巷時,卻只發現兩具七孔流血的屍體。
 
「紫紅色的血,是君影火華的毒。這些藍衣人又會八八門的陣法,身上又被種了蠱毒,同魔教如出一轍……」司馬幽如暗自道:「那八八門被查封,豈不只是一個幌子嗎?」
 




雖然有太多謎團,但為免夜長夢多,游同塵還是決定盡快離開襄陽這片危險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