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衡陽經歷了一場大戰,游同塵水清瑤等人趁入夜前回到臨湘劍門,沒多久又在逍遙殿上圍起來商討今天的事。
 
「游師弟說西王教的聖女把他帶到城外,只不過是要告訴他《玄女經》和《素女經》的下落,這一點我實在想不明白。」水清瑤的面色看起來不錯,今天早上所受的傷大概已沒有大礙。
 
倚在牆邊沉思的司馬幽如回應道:「其實最近這幾個月所發生的事情,全部都十分奇怪。」
 
「此話何解?」游同塵問司馬幽如。
 
「游公子你想想,天兵最根本的目的是什麼?」
 




游同塵靜默一會,便答:「天兵希望一直控制我們,把我們變成替他們工作的奴隸。還有他們的那些傀儡機械等等也需要用我們的屍體來當燃料。」
 
「孟子曰:『斧斤以時入山林,材木不可勝用也』。為了確保天兵的利益,他們要治理好人民才有地上人的屍體供他們用。」司馬幽如說:「我以往的工作就是要確保八八門成為唯一最大勢力的門派,好讓八八門代替天兵執行管理的職務。但這裡,第一個問題出現了,為什麼八八門轉眼之間被消滅了?是天兵放棄了八八門嗎?」
 
「我今早在衡陽市集有看水師姐的比武,對方最後那一套武功讓我想起了天兵……當日玉龍殿內那位天兵女頭目同樣一揚手就把我轟到十丈遠。」
 
「所以游公子你認為西王教的武功源於天兵,是跟天兵一夥吧。」司馬幽如繼續說:「換句話說,之前在伏俟城,西王教的聖女把司馬止跟魔教私通的證據交到你手上,是想借你的手剷除八八門。這就是第二個問題了──究竟八八門和西王教有什麼分別?如果它們同樣是天兵在地上的代理人,為何天兵要多此一舉建立一個新的西王教?」
 
「我覺得西王教比起八八門更加霸道和急進。可能天兵已經等得不耐煩,於是換上西王教來整頓武林?」游同塵也不太肯定。
 




「那麼這裡就回到最初的話題。既然西王教想剷除異己,為什麼西王教聖女又要告訴你治病之法?而且不要忘記,當日在玉龍殿天兵大可以殺死游公子,但她們沒有這樣做。這樣的話,之前在襄陽想殺死游公子的西王教真的是依照天兵的指示去做嗎?」
 
「呃……那幽如妳有什麼想法?」
 
「西王教和天兵的行為太多自相矛盾的行為,或者它們內部不如我們所想那麼團結。」司馬幽如左右手各比劃出食指,「至少有兩派人,一派是想殺死游公子,另一派則想留游公子性命但又不能太張揚,正如之前八八門也有這個情況。所以如果要在這兩派人中間選一個盟友,相信偏向留游公子性命的那一派或者會比較可信。」
 
「幽如妳認為可以先聽從那位聖女的提議,去把《玄女經》和《素女經》搶回來?」
 
「這只是我的一個建議,最後決定還是留給游公子自己。」
 




「可是兩部經書,一部在聖女手上,另一部則在皇宮裡面。這叫我從何入手?」
 
「關於皇宮裡面的《玄女經》我倒有想法。」司馬幽如解釋:「畢竟一直以來八八門與朝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不可能一刀就斬得斷。只要我們能夠聯絡上八八門的殘黨,或者會有『借出』宮中經書的方法。」
 
提到八八門,又讓游同塵想起了老胡,「不知道胡老前輩他現在怎樣了呢?」
 
──噠噠噠,在殿外聽見有人急步走來,於是矜兒便出外迎接。
 
「報告掌門!有一位自稱是八八門的弟子在殿外求見。那人受了重傷,正躺在外面等著掌門。」
 
這麼晚還上門求見一定是十萬火急,水清瑤馬上站了起來問:「那位八八門弟子傷勢怎樣?」
 
「情況不太好。那人說有要事必須親口告訴掌門,所以一直催促要求跟掌門見面。」
 
「矜兒!妳跟我一起去看看那位八八門的弟子。其他人幫忙準備一下藥品。」說畢,水清瑤就帶著矜兒離開大殿。




 
游同塵見狀,便對姬藻說:「妳也懂得醫術,一起去看看有什麼能夠幫上忙吧。」
 
姬藻和游同塵等人跟隨其後,走到大殿外的練武場,在黑夜下看見十幾個人圍在一起。
 
於是游同塵走近看著,發覺受傷倒地的人有點眼熟,好像在老胡身旁見過他。只不過他身上染滿血漬,表情十分痛苦,跟之前的樣子很不一樣。
 
「水掌門……」受傷的八八門人掩著胸前傷口說:「請妳要幫忙救出『六合』先生……」
 
「『六合』是老胡在八神護法裡面的名號。」司馬幽如補充道。
 
「沒錯……」八八門人的聲線十分虛弱,「『六合』先生和其他人被困於雲台山,只有水掌門能夠救到他……」
 
水清瑤捉住八八門人的手說:「我明白了,你現在先不要說話,我們會把你醫好的。一起去救援胡前輩吧。」
 




「感謝水掌門……另外『九天』小姐……」八八門人對司馬幽如說:「『六合』先生正與眾人藏在雲台禁地……拜託了──啊!」
 
「靜一點,別動!」矜兒一針刺在八八門人頭頂的百會穴,「現在我要替你止血,放鬆一點躺下來就好。」
 
「這裡先交給矜兒吧,」水清瑤指揮說:「司馬姑娘可以把八八門雲台山禁地告訴我嗎?」
 
「反正八八門已經不復存在,也沒有什麼禁地可言。」司馬幽如點著頭,為武林人士反攻京城揭開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