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代皇帝曾帶領群臣登上洛北邙山,眺望伊闕;看見兩山對峙,有如真龍天子的門戶,便稱該地為「龍門」,並與群臣相議建都於洛陽。
 
計設建築的大臣看見洛陽南有龍門,北有洛水,而洛水又像夜空的天河,便把天河附近七個星宿搬到地上來,是為「七天建築」:
 
由南至北,依次是龍門「天闕」、直通皇城的「天街」、皇宮南正門的「天門」、洛水上的「天津」橋、象徵皇權的「天樞」柱、皇城主殿的「天宮」、皇帝祭天的「天堂」。
 
現在游同塵就是走在天街上,靜心等待老胡的出現。
 
洛陽天街,闊一百步,南北長七里。街道兩旁種有櫻桃石榴,又有通泉流渠,鮮花流水,景色宜人。而且正好是春天好時節,紅花紛飛,路人相見而笑,好不熱鬧。
 




「你就是方公子吧?」忽然從人群中走出一位相貌平凡的男子,從背後拍著游同塵的肩膀說:「聽古老闆說,你就是那位自薦入宮的男子吧?」
 
「呃……沒錯。」
 
男子仔細打量著游同塵,「哼,也不是什麼好貨色,勉強可以接受吧。跟我來。」
 
男子態度差劣,對於游同塵來說又是一番打擊。究竟游同塵正在做什麼?連他自己也開始懷疑。心裡唯有寄望可以早日治好自己的病,取回失去的等級。他發誓要讓所有看不起他的人都要刮目相看。
 
而且最重要的還是要幫到水師姐,可是現在這副身體實在不聽話,不得不冒險入宮偷取《玄女經》。
 




在游同塵不斷說服自己的時候,轉眼間已經跟帶路男子走過了天津橋,來到皇宮前。洛陽皇宮,位置對應天上紫微星,因此亦名為紫微宮。
 
「不是那邊,」陌生男子喝停了游同塵,「像你這種人沒有資格經南正門入宮,別亂跑。」
 
說畢,陌生男子拐入小路,帶游同塵走進跟皇宮相連的東城,接著把游同塵交給東城入面一位內侍。
 
「這位是新來的男寵,叫方和風。這段期間要麻煩陳公公照顧他了。」
 
陳公公帶著閹人獨有的高聲調,笑說:「辛苦王大人,我會好好照顧方公子的。」
 




接著陳公公又對游同塵說:「我看方公子俊逸非凡,必定能夠得到皇上歡心。如果有什麼事情要幫助,請盡量差遣奴婢。」
 
游同塵心想,此人處世比剛才男子圓滑得多。或者是難保宮中某位男寵會得到皇上寵幸,所以對於所有男寵都是恭恭敬敬吧。
 
於是游同塵又跟隨陳公公走到東城內的歡愉殿,裡面有多間廂房,應該是專為收集男寵而設的。不過游同塵此刻只想盡早離開這個鬼地方,也不打算理會其他廂房的人,躲在自己廂房就好。
 
「奴婢就此先行告退。稍後會有畫師替方公子畫個人畫像,如果皇上歡喜就會來找方公子的了。」陳公公臨別時叮囑道:「請方公子要留在廂房裡面,不要周圍亂跑,早午定時會有下人來照顧公子的。雖然這裡不是宮城,但皇宮重地,萬一闖了禍奴婢是擔當不起。」
 
「好的,我知道了。」游同塵便示意陳公公退下,然後等待宮廷畫師為自己畫肖像畫。
 
 
太陽下山後,肖像畫也畫好了,但一直沒有皇上的消息。
 
「太好了……第一天總算平安度過,不用失身。今晚就趁早到外面尋找《玄女經》的線索吧。」
 




游同塵獨自等著,直至看見外面夜色已深,便偷偷的溜了出愉歡殿到東城的周圍看看。
 
或許東城並非宮城的關係,守衛比起想像中還要薄弱。而且歡愉殿附近就像後宮一樣只有奴婢,除了男寵之外就沒有男人,更沒有守衛。游同塵摸黑在東城探索,如入無人之境,走了數十步竟看見殿外有一座大佛堂。
 
「聽說當今皇上不斷打壓其他宗教,獨專西王教。這裡有佛堂還真是意外。」游同塵出於好奇之下就施展輕功,靜靜地跳了入佛堂中間。
 
「喔!」游同塵馬上躲在佛堂柱後,因為他看見黑夜中居然有人跪在佛像前專心唸經。而且聲音甜美,應該是一位年輕女子。
 
於是游同塵深呼吸一口氣,又再探頭一看。不過周圍太暗,燈火微弱,看不清楚女子的容貌;只不過她穿得十分華貴,應該來頭不少,但身邊卻沒有任何隨從。
 
女子一直唸唸有詞,直到某一刻突然停下來,問:「柱後君子是誰?」
 
游同塵大驚,看來自己輕功退步不少,竟然被一位弱質女子發現自己,「抱歉姑娘,我不是有心偷看的,只是好奇哪家女子在深夜依然在誠心禮佛。」
 
「哪家女子?你又是什麼人?我沒有見過你。」年輕女子面對游同塵顯得十分謹慎,「對了,我想起來。你應該是新送入宮給父皇的玩具吧……」年輕女子的眼神突然變得十分悲傷。




 
「是的……咦?聽妳的話,妳是公主大人嗎?」游同塵嚇得當場下跪。
 
「真是可憐。你坐下來,我跟你說道理。」自稱公主的年輕女子突然唸起經來,又說:「我每天誠心禮佛就是希望父皇別沉迷女色,要當一個明君,要勤政愛民。豈料父皇最近居然沉迷男風,罪魁禍首非你們這些不知廉恥的男寵莫屬!」
 
「我……」游同塵想反駁,但又給年輕女子截住了。
 
「你知道男女交合是何等神聖之事嗎?你無名無分跟其他男人搞在一起成何體統?而且男男相交是亂七八糟,此風不可長!」年輕女子沒有停下來的意圖,不斷引經據典來教訓游同塵:「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男女之間應以禮相待,不應存有淫穢非分之想……糟了,忘記了你們是男男之間,真麻煩。」
 
「總之,男女交合是莊嚴而神聖,不能隨便。這應該是夫妻之間的周公之禮,不能放蕩。婚前交合是絕對不能夠接受!色字頭上一把刀,任何污穢的思想都是不好的!」
 
之後下省三千字,游同塵只是呆著聆聽著公主的教訓,而且很後悔剛才公主叫自己坐下時沒有照辦。現在已經跪在公主面前超過半個時辰,雙腳酸軟之餘還不知道公主要一直教訓至何時。
 
游同塵心想縱然公主外表甜美,但這種固執的性格實在太可怕了,實在不想再跟她扯上任何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