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游同塵一早醒來,依然感到十分頭痛。想起昨晚那位異常偏執的公主,年紀應該比自己小,但口吻卻是高高在上。很明顯她是在萬千寵愛中長大的千金公主,討厭俗世俗事;尤其之後看見她是等級1,就證明了她自出世以來從沒有跟人打過架。
 
游同塵懷疑,佛教的五戒她亦必定有遵守: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
 
這種看似不吃人間煙火的女子與游同塵根本來自兩個世界,難以有所交集。即使游同塵天性比較好色,但罕有地,他對於這位公主竟然沒有任何愛慕的感覺。
 
可是她既然是公主,理應能夠幫忙在皇上手中偷取《玄女經》。於是游同塵吃過早飯後就外出找陳公公問:
 
「今早我在大殿花園散步時,看見旁邊有一座佛堂呢。現在西王教當道,皇城裡面有佛堂還真難得。」
 




「哦,那裡是清心殿,是專門讓邑陽公主在裡面禮佛的。」陳公公道:「皇上對邑陽公主比較寬容,所以就把唯一的佛堂留在東城沒有拆掉。」
 
「邑陽公主?」游同塵又問:「為何公主要執著禮佛?」
 
「這個嘛……奴婢其實不便多說。不過邑陽公主是皇上與昭華夫人的女兒,昭華夫人在生時深得皇上恩寵,所以皇上也很疼愛邑陽公主……奴婢能說的只有這樣。」
 
「不要緊,我也只是隨便問問。」接著游同塵又回到自己廂房休息。
 
事實上游同塵在歡愉殿裡沒有自由,白天只能吃吃睡睡,要等晚上才能偷溜出來打探消息。而等待期間,他亦只能祈求皇上不會「寵幸」自己,所以白天的等待是最折磨人的。
 




不過雖然折磨,但幸運始終選擇站在游同塵一方。結果游同塵今天依然完好無缺,心身安然無恙。
 
然後一到晚上,他就立即溜到了歡愉殿旁的佛堂,為的當然不是還神,而是要見邑陽公主。
 
夜幕低垂,清心殿和昨晚一樣,只在佛堂內點著幾盞油燈;加上邑陽公主所散發出的氣場,游同塵一踏進佛堂就彷彿誤闖三千世界,雞皮疙瘩。
 
「又是你,你是來懺悔嗎?」這次邑陽公主沒有繼續唸經,而是直接跟游同塵對話。
 
「嗯……對,昨晚小人回房後反覆思量,認為公主所言甚是,又對於昔日往事感到懊悔不已,希望能改過自新。」
 




「既然你這麼決定,那為何還留在歡愉殿?」
 
「小人豈能隨便在皇城自出自入?不如公主想辦法安排小人離開好嗎?聽宮中的人說,皇上很疼邑陽公主是吧。」
 
邑陽公主遙望窗外,感嘆道:「那是以往的事。沒有母親大人在父皇身邊,父皇就變得越來越放蕩……如今父皇更變本加厲,說要研究什麼御女升仙的淫邪之術,終日沉迷女色,其他話根本聽不進耳。」
 
「關於此事,小人聽聞朝廷查封八八門時找到一本房中秘笈,名為《玄女經》。我想可能有人為了討好皇上而獻上《玄女經》,才導致皇上終日荒淫玩樂。」游同塵便打蛇隨棍上,「不如公主妳把《玄女經》偷過來,讓我鑑定之後再一同帶出皇宮外,這樣豈不皆大歡喜?」
 
「原來你這麼晚來找本公主是為了此事。」好像什麼事都瞞不了邑陽公主,但她卻很爽快地一口答應:「明晚相同時間地點,你再來找我。」
 
「感謝公主!」游同塵也沒有想過事情會這麼順利,便滿心歡喜地叩謝邑陽公主。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方和風。」游同塵報上自己的化名。




 
「好,你可以退下了。」
 
「公主晚安。」
 
 
接著無驚無險又過了一天,不過事實證明,游同塵還是太天真了。
 
「什麼!燒毀了?」
 
「安靜一點,你想其他人發現你半夜偷走出來清心殿嗎?」
 
游同塵差點忘記自己的處境,便立即掩嘴探頭到窗外看,「還好沒有吵醒其他人……」然後游同塵又回頭輕聲責備邑陽公主:「不是說好了把《玄女經》帶給我的嗎?怎麼又把它燒了?」
 
「本公主昨夜只叫你來找我,沒有說要把淫書交給你這淫恥之徒手上……不過,」邑陽公主說:「本公主唸書過目不忘,早就把經書的所有內容記下。若你肯替我辦一件事,我就把《玄女經》背誦給你聽。」




 
游同塵一聲長嘆,問:「未知公主有何吩咐?」
 
「我要你救出母親大人。」
 
「昭華夫人?」游同塵心想,陳公公不是說昭華夫人已經死了?至少連邑陽公主也說她不在皇上身邊。那救昭華夫人又是什麼意思?」
 
「我就知道……母親大人一直被囚在禁室……但父皇不肯承認,也沒有其他人能夠幫我。我看你等級25,身手應該不錯,所以只能靠你了。」
 
游同塵凝望著邑陽公主雙眼,看起來她不像是開玩笑。但看皇上的態度,難道是皇上下令把昭華夫人囚禁的?無論如何,現在要麼得罪公主,要麼得罪皇上……
 
「若你不肯答應,我就叫父皇好好懲罰你。」
 
「千萬不要!我答應妳把母親救出就是。但公主知道她被囚禁在什麼地方?」
 




邑陽公主沒有回應,只是繞到面前那尊盤膝而坐的佛像身後,輕輕一按佛像的背脊──
 
轟隆隆的,沙塵滾滾,金身佛像竟然緩緩地站了起來!
 
「其實這所清心殿是母親大人失蹤時興建的,我知道這裡一定隱藏著什麼,就發現了這個機關。」邑陽公主說的時候感觸良多。
 
「嚇死我,我還以為活佛顯靈啦!」
 
「別說廢話,佛像腳下有看到通往地下的樓梯嗎?你先進去看看。」邑陽公主把油燈遞了給游同塵。
 
縱然游同塵其實沒有等級25,但別無選擇,只好硬著頭皮走進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