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同塵提著油燈走,可能是地底的關係,越往下走感覺就越冷。走了超過一百階級,二人終於來到一間地下室。正方形的空間長闊同樣二十步左右,四面有如白玉一樣的牆壁,正面則是一道金屬製的大門。
 
「看到門上的鐵格子吧?」邑陽公主道:「我替你拿油燈,你走過去看看。」
 
可是當交接油燈時,游同塵不小心碰到邑陽公主的玉手,公主便露出厭惡的表情,猶如在控訴:「你這個淫賊!父皇的男寵!」
 
游同塵雖然習慣了被人罵作淫賊,但如果被罵作男寵還是難以接受。只不過其實邑陽公主什麼都沒說,游同塵只好冷靜下來,在公主的燈光下走近門前看。
 
在鐵格子的背後,游同塵隱約看見有幾個人影,便壓低聲音說:「裡面好像有人。」
 




「不對,那些不是真人,你仔細看清楚。」
 
游同塵心想:「這倒也是,怎麼會有人一直活在這種鬼地方?」於是游同塵把頭貼在窗前細看,發現那些人影似乎只是用木頭製成的人偶。
 
「卻也不是普通人偶,而是有關節會動的娃娃,就好像傀儡戲裡面的木偶一般。」
 
「聽公主的口吻,妳之前也來過這裡探路嗎?」
 
「沒錯,但是裡面的人偶會攻擊打開門的人,我又不會武功什麼都做不了。」
 




這一刻游同塵看見邑陽公主楚楚可憐的,便動了憐憫之心。其實她堂堂一國公主,為何要找像自己這樣的陌生人幫助?看來公主在宮中十分孤獨,皇上不理會她,母親又失蹤了,在宮中孤苦伶仃的。於是游同塵便認真起來,想幫這位可憐的公主一把。
 
「既然裡面有攻擊人的機關,我也要有配劍才行。可以回到外面準備一下武器嗎?」因為游同塵要潛入皇宮,一直陪伴身旁的祝融劍早已交給老胡保管。
 
「拿去吧。」邑陽公主從懷中取出一把匕首交給游同塵。游同塵一臉無奈,跟公主解釋自己只懂劍法不善使匕首,公主卻只叫游同塵把匕首拔出來看看。
 
「欸?」游同塵大驚,明明匕首劍鞘只長數寸,但拉出來卻變成數尺的長劍!而且劍身剛硬、劍刃鋒利,絕對是一把上乘的寶劍。
 
「小心別亂揮,這是娘親留給我的。」一提起母親的時候,邑陽公主臉上都會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悲傷。
 




「公主妳放心把此寶劍交給我嗎?」
 
「要是你敢殺了我,你想要的經書就永遠得不到。」其實這一刻,邑陽公主對於游同塵也有一份莫名其妙的親切感,所以才讓他用母親的劍來保護自己。
 
「其實就算妳不用經書威脅,我也絕對不會乘人之危。」游同塵輕揮手中劍,掌握了劍的特質後便回望邑陽公主,示意準備推門出去。而邑陽公主則點頭回應。
 
沉重的金屬門慢慢被推開,油燈的光線充滿了整個房間;接著裡面的傀儡人不斷「咔嚓咔嚓」的,一邊顫抖一邊站起來。一瞬間,在游同塵面前站起了六、七個充滿惡意的木頭傀儡人。它們雖然只有簡陋的骨骼外架,卻是活動自如,並一起衝向游同塵──
 
「喝!」游同塵本想以「力拔三垣」轟出劍氣,誰不知一起手就把長劍甩走,掉下來還差點敲到背後的邑陽公主,嚇得公主花容失息。
 
「到底你會不會武功啊!」
 
「不好意思,純粹意外!」游同塵連忙彎腰拾劍,正好遇著其中一個傀儡人提掌撲上,游同塵就一個回身使出「夜渡湘川」直刺穿傀儡人的胸膛!
 
其實游同塵剛才一時情急,忘記了祝融劍法只能用祝融劍使出,才在公主面前出了洋相。而且以祝融劍法為基礎的三皇五神劍亦是相同,游同塵現在只能以臨湘劍門最基本的劍法應戰。




 
「小心!」邑陽公主大喊,原來剛才被刺穿胸膛的傀儡人居然沒死,還突然伸出利爪揮向游同塵的頭顱!
 
「這些不死的妖怪!」游同塵又咒罵、又掃劍,總算把襲擊自己的傀儡人劈至分開數段,動也不動。
 
只是當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幹掉一個,另一個傀儡人又帶著機關的聲音迎面撲來。游同塵氣呼呼的橫劍應戰,左一劈、右一劈,結果打了差不多半個時辰才把所有傀儡人收拾切件,累得游同塵趴在地上。
 
邑陽公主神色哀傷地,「就算明知這些木偶沒有生命,但造成人型一般,總有殺生的罪惡感……究竟是什麼人,又有何居心,才會把這種東西製造出來……」
 
「公主妳太善良了。」
 
「話說方公子,你比想像中還要弱得多呢。你真的是……咦?」邑陽公主驚覺,「你為什麼變成等級1了?」
 
「啊……這個嘛,嗯,這是我原本的等級,騙了妳不好意思。」游同塵慢慢站起來勉強說著。
 




「但你怎麼可能有習武而不升等級?」
 
「沒辦法,這已經是我的等級上限。」
 
「哪有可能……」邑陽公主不敢相信,怎麼可能還有人等級上限只有等級1……這豈不是跟自己一樣?但這事實來得太突然,邑陽公主不敢說出口。
 
游同塵調息完,便跟邑陽公主說:「我們繼續走吧,就算我只有等級1,也一定會帶妳去見妳的娘親。」
 
此時邑陽公主還是不懂反應,只是默默點頭,並跟隨在游同塵背後。這時候游同塵看見房間盡頭又有另一道金屬門,不過這道門沒有鐵格子,無法看到後面是什麼。
 
「邑陽公主,我要推門了。」說畢,游同塵右手持劍,左手按著門慢慢推著,可是門半點也沒有動。
 
游同塵感到奇怪,把長劍放回匕首劍鞘,如變戲法一樣把劍收納好之後再用雙手大力推門……門還是沒有半分移位。
 
「我也來幫忙。」邑陽公主嘗試跟游同塵一起推門,但一碰到門就忽然大叫:「好冷!」




 
「嗯,這道門又冰又重,沒有深厚內力的話根本碰也不能碰。」游同塵說著同時又運功吸納真氣,大力一推!金屬門依兀立面前像恥笑游同塵一樣。
 
邑陽公主便周圍檢查著,「喂,你看旁邊的牆上有一塊凸起的小石,不如按一下看看?」
 
游同塵按下石塊後,金屬門突然咔咔作響;然後「吱」一聲,白煙在門的四周泄出。游同塵除了感到一陣寒意,還有一股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是齒輪的聲音。」金屬門隨著齒輪轉動而自動打開,呈現在眼前的是不單只是一個冰封的密室,還有一張冰床,和一位睡在中央的冰美人。
 
「娘!」邑陽公主沒有理會冰封密室何其冰冷,一味跑到昭華夫人的床前哭道:「娘!真的是妳嗎?妳快應一下女兒啊!」
 
如此母女重逢的溫馨景象映入眼簾,游同塵不免同情邑陽公主。但因為昭華夫人睡在冰床上動也不動,而且也看不到等級,大概已經離開了人世……理性上應該這樣想沒有錯。
 
可是游同塵心裡始終有另一個感覺,有另一種可能性……在這裡種種熟識的感覺彷彿正告訴他一件事:
 




「這地方一定跟天兵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