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於洛陽的歷險告一段落。游同塵帶著老胡和邑陽公主返回衡山,途中總算有驚無險,而且邑陽公主出走皇宮的消息亦意外地沒有傳開。於是過了數天,游同塵三人已經來到朱陵洞內的機關門前,敲著回家的暗號。
 
「喔?」岩石機關門在邑陽公主前緩緩旋轉,岩石背後就是名副其實的別有洞天──道家洞天福地之一,朱陵洞天。
 
離別了大約一個月,陵園已經十分熱鬧:有人打魚、有人耕種、又有人伐木建屋,變成了一條充滿生氣的小村落。加上春風送暖,花開遍地,彷如置身世外桃源一樣,比起皇宮的御花園還要漂亮。
 
聞著青草的氣味,游同塵總算鬆一口氣,不用再偷偷摸摸地逃命。而且,想到一眾後宮的臉,彷彿為游同塵的生命填上色彩,恨不得立即飛奔往紅顏的懷抱裡。
 
「慢著!」剛在準備午飯的矜兒拿著杓子走出來,為後宮築起了第一道防線,指著游同塵身後的公主問:「她是誰?」
 




眾女陸續走到廣場,大家的眼光不約而同地集中在邑陽公主身上。尤其邑陽公主那套非常華麗的黃色百鳥緞繡長裙,比起一向自恃高貴的姬藻有過之而無不及,令到姬藻感到自己的地位被動搖。
 
於是姬藻立即上前插一嘴:「姓游的,你又帶了別的女子回家嗎?沒有我的批准你休想又娶別的女人。」
 
「噢……」站在一旁的小珣意識到周圍真氣慢慢流進南宮青青體內,為免殃及池魚,只好拋下游同塵,心中暗道:「希望神靈保佑游哥哥呢……」
 
「等等!她是的妹妹!我不可能會打她的主意啦!」游同塵連忙搖頭解釋。
 
「是你的妹妹?」姬藻半信半疑地問:「她穿得這麼名貴,一看就知道是千金名媛,你怎麼可能有這樣一個妹妹?你不會是為了騙她而亂攀關係吧?」
 




「藻兒妳多慮了。但她的確是千金小姐沒錯,正確來說還是當朝公主呢。」游同塵補充說:「當然我和公主只是同母異父的外兄妹,我又不是什麼皇族。」
 
姬藻警告游同塵:「雖說當今律法只訂明『同姓不婚』,但你們別以為不同姓就可以結婚喔!你們是兄妹喔!」
 
邑陽公主嘆一口氣,道:「我才不會喜歡上像哥那樣荒淫的人。」
 
「……慢著,為什麼妳已經知道妳哥的本性?果然姓游的有對妳做過什麼吧?」
 
「什麼都沒有做過!我可是正人君子,妳們別破壞我這個好哥哥的形象吧!」其實游同塵花了大半天唇舌才解釋給公主知道他不是什麼男寵,一切都是權宜之計,好不容易才能夠在自己的妹妹前抬頭做人。
 




小珣聽見後無奈地說:「游哥哥,你這句話聽起來沒有說服力喔……」
 
游同塵清一清喉嚨,便說:「無論如何,我有小珣還有妳們幾位美女作伴,就已經心滿意足了,又豈會到處粘花惹草?」
 
可是邑陽公主退了幾步,不屑地說:「那位叫小珣的小妹妹也是你的女人麼?竟然連這麼小的女孩子也不放過……該不會你比父皇更淫亂吧?」
 
「都說了我是正人君子,只不過是比較博愛而已。」游同塵對此十分堅持。
 
「正人君子要《玄女經》來做什麼?」
 
「治病啊!」
 
「這種房中術的經書能治什麼病呢?」
 
游同塵高聲疾呼:「治我玉莖不起的病啊!」可是他忘記了陵園裡面連同臨湘劍門和八八門,上上下下住了超過一百人。游同塵的宣告在山洞裡面不斷回響,現在後悔已經太遲了。




 
「嗚嘩啊啊啊!別用這種眼神望我!」於是游同塵掩頭悲泣,如箭一般衝入房間把自己收起來,不想再見到任何人了。
 
 
一個時辰後,小珣來到游同塵的房門前說:「游哥哥,邑陽公主說她最喜歡游哥哥了,所以要送禮物給游哥哥喔。」
 
「不用了……反正我是一個沒有用的男人。」游同塵趴在床上說。
 
「但是邑陽公主要把《玄女經》背誦出來,好讓司馬姐姐編纂成書。游哥哥不出來看看嗎?」
 
「暫時讓我一個人靜靜吧,現在我什麼人都不想見。」
 
「只要得到《玄女經》,小珣和姐姐們又可以一起服侍游哥哥喔,游哥哥不想跟小珣一起嗎?」
 
「喔!」游同塵整個人彈起來,但又不想給小珣看見失禮的樣子,便故作冷靜地說:「沒辦法。而且我也沒有生氣,公主她也想太多了。」




 
不用幾秒鐘,游同塵已經打開房門走了出來,跟小珣道:「走吧。」
 
游同塵和小珣走出小木屋,之前沒有留心看,原來陵園其他的木屋也翻新了內裝。其中在地底湖旁邊的大木屋已經被改築成集會大堂,可以容納數十人。至於邑陽公主,她就在集會大堂對面的藏經閣與司馬幽如準備撰書。
 
「哥。」邑陽公主看見游同塵推門而入,便跟他打招呼。
 
「公主已經撰好《玄女經》了嗎?」
 
「現在才開始呢。」司馬幽如坐在書枱對面,已經磨好墨,提著筆,準備好隨時就緒。
 
邑陽公主說:「好吧,我就由頭開始把經書背出來。」然後就閉上眼睛背誦。
 
玄女曰:天地之間,動須陰陽,陽得陰而化,陰得陽而通。一陰一陽,相須而行。故男感堅強,女動辟張,二氣交精,流液相通。男有八節,女有九宮,用之失度,男發癱疽,女害月經,百病生長,壽命消亡。能知其道,樂而且強,壽即增延,色如華英。
 




《玄女經》的開首重於男女陰陽之道,邑陽公主也覺得頗有道理,便朗朗上口。可是後來到了「玄女九法」的部分,邑陽公主說著的同時,臉色潮紅,呼吸漸急,甚是尷尬。
 
玄女曰:「九法--第一曰龍翻。令女正偃臥向上,男伏其上,股隱於床,女舉其陰,以受玉莖。刺其谷實,又攻其上,疏緩動搖,八淺二深,死往生返,勢壯且強,女則煩悅,其樂如倡,致自閉固,百病消亡……」
 
──你這個變態要本公主背什麼!笨蛋笨蛋笨蛋笨蛋!去死啦!
 
邑陽公主一手執起墨硯大力擲向游同塵的額頭,游同塵一臉墨水,應聲倒地,還差點昏了過去。
 
「這是什麼公開羞恥的懲罰?你們通通給我出去!」最後邑陽公主索性關起門自己把《玄女經》默寫出來。
 
於是到了第二天,《玄女經》才重新面世,游同塵如獲至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