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佛教傳入時,最早興建的佛寺是洛陽白馬寺和五台山的大孚靈鷲寺。有別於白馬寺,大孚靈鷲寺位處極北地方,四季天氣嚴寒,不過僧侶相信佛法神力,積極修練禪武氣功,逐漸自成一派,武林中人都稱他們為靈鷲宗。
 
跟眾多佛教門派一樣,靈鷲宗本著「慈悲為懷,普渡眾生」的教義,在冀州一帶吸納大量善信。不過現今西王教獨尊,任何不是西王教的宗教都難逃被毀的命運。
 
「嘰──」一聲怪叫,一副毒蛇般三角型的嘴臉。他右手一揮,面前的僧人立刻身首異處,鮮血如湧泉從頸項噴出,四肢還在不停地顫抖。
 
「三百八十一人,這個是最後嗎?哈哈,真他媽的爽!」
 
靈鷲寺的寶殿上散滿了僧人的頭顱和殘肢,鮮血密密麻麻地灑在佛堂地板,就連壇上的佛像也沾上了血腥的味道。
 




自從朝延宣佈「滅佛」以來,西王教的紅旗千歲憑著一對子午鴛鴦鉞,已經親手砍下過千僧尼的頭顱;其手下在全國各地放火毀寺、殺僧燒經,無所不用其極,就只是要全面毀滅佛教。
 
在一片恐慌中,不少僧人都還俗改投西王教,歸屬於西王教五營的紅旗營。久而久之,紅旗營變成西王教中最凶殘,亦是最人多勢眾的軍團。
 
 
「西王教的五營千歲,黑旗千歲以比武為名打壓傳統門派,紅旗千歲借聖旨滅佛屠殺僧人,藍旗千歲則留守洛陽替朝廷工作。」
 
這是十分沉悶的早上,雖說今早游同塵在邑陽公主那裡取得《玄女經》,但沒有時間實踐,又要趕著參加水清瑤每天主持的「早會」。
 
所謂早會,即是水清瑤每朝在朱陵殿上主持的會議,有點類似皇帝的早朝。




 
眼下朱陵殿築有幾級台階,台上放了三張椅。游同塵作為武林盟主就坐在正中間,兩旁則是兩派的代表──水清瑤和老胡。至於台下,面對面坐了兩行臨湘劍門和八八門的資深弟子,一共二十人。
 
「話說回來,原來當晚跟胡前輩交手的正是西王教的藍旗千歲。」游同塵好不容易才搭上話題。
 
「關於洛陽一戰,」水清瑤說:「就連胡前輩也破解不了西王教的邪門武功,加上對方很可能已經知道游盟主的真正等級,往後日子西王教恐怕會更加恣無忌憚。」
 
「不過在皇宮的行動也不是全無得著。」台下的司馬幽如開口發言。跟以往一樣,早會上水清瑤擔當將軍的角色,司馬幽如就擔當軍師的角色。至於游同塵擔當什麼角色就不必深究。
 
「司馬姑娘有何想法?」




 
「根據昭華夫人的話,游盟主的先父風先生曾經說服朝廷共同對抗天兵,這不正是我們下一步該做的事嗎?」司馬幽如說:「之前我的想法太狹窄,只注重招攬其他門派加入戰線。但想深一層,如果我們繼續跟朝廷內鬥最終只會讓天兵坐收漁人之利。」
 
「這番話頗有道理,但未知如何能說服朝延?」水清現問。
 
「當今皇上之所以變得軟弱,只不過是被迫屈服在天兵的淫威之下。但天兵最大的弱點就是他們不能直接干預地上人。所以我們只要幹掉天兵的傀儡,或許皇上會回心轉意加入我們。」
 
「天兵的傀儡,西王教呢。」水清瑤感到不安,始終她和老胡都敵不過西王教的魔功,便下意識地望向游同塵。
 
「哦!」游同塵胸有成竹地說:「原來只要打贏西王教就行了吧?其他東西我可能不太懂,但打架的事情交給我就好!」
 
水清瑤看見游同塵得意忘形的樣子,雖然不知道他哪裡來的自信,但感覺現在的游同塵十分可靠,便會心微笑,心中暗道:「看來昔日那個勇敢挑戰一切的游師弟回來了。」
 
誰不知游同塵的自信只是來自《玄女經》,現在他滿腦子只有矜兒今晚怎樣服侍自己的幻想。
 




 
「終於來到晚上了!」游同塵看見太陽下山,高舉雙手,興高采烈地大叫。事緣在游同塵得到《玄女經》後,看見經書內容有點複雜,就隨手把經書給交懂得醫術的矜兒鑽研。
 
「游同塵你第一個是想起我嗎?」這段日子矜兒一直在吃醋,又怕游同塵只不過把她當作水清瑤身邊的丫鬟,而沒有喜歡上自己。如今游同塵在最需要女伴替他治病時竟首先找上自己,心裡甚是高興。
 
「對喔!今晚就拜託妳了。」
 
於是矜兒特意淋浴更衣,又悉心妝扮,然後晚上獨自來到游同塵的房間。
 
「好像……很久沒有跟游同塵你共處一室了,有點兒不習慣。」矜兒推門入入,低著頭,就像初夜少女一樣含蓄。
 
「我也很想念矜兒喔。」
 
「真的嗎?你不只是喜歡小姐嗎?」
 




「怎麼了?矜兒妳待我這麼好,一直在背後默默支持我,我當然喜歡妳。我最討厭欺騙女孩子,所以我對矜兒妳每一句話都是真心的。而且我的等級也不會說謊吧?」
 
矜兒心想:「對呢……為什麼我在妒忌小姐,真是傻。」然後一邊脫下外衣一邊跟游同塵說:「我會全心全意,用我的身體來醫治你的病。我要讓你記得我的好。」
 
傳說黃帝因日理萬機導致陰陽不調,彭祖傳授采女陰陽之術,曰:「幸多後宮,宜知交接之法,法之要者,在於多御少女而莫數瀉精,使人身輕,百病消除也。」
 
治病的重點是「多御少女而莫數瀉精」。彭祖鼓勵黃帝應多跟年輕女子交合,並且要避免瀉精,就能調理好身體。
 
游同塵現在的狀況是七損中的「雜脈」。治之法,令女人正臥,以腳鉤男子尻,男則處席內之,令女自搖,女精出止,男勿快,日九行,十日愈。
 
矜兒一絲不掛地跪在床上,與游同塵玉帛相見。接著依經書所說,舉起雙腳鉤著游同塵的屁股,自己則慢慢躺下,把游同塵的陽具移近自己私處。
 
矜兒靦腆地說:「趴下來,放進去,用雙手撐起自己,然後一切交給我就好。現在我已經不是小姐的丫鬟,而是你的丫鬟了。」
 
說畢,矜兒用雙腿夾緊游同塵,反覆擺動纖腰;雙峰上下搖晃,臉色潮紅,全身冒汗,嬌聲不斷。




 
此體位重點在於滿足女方,要點到即止;男方不可急,不可洩精。每日九次,十天後便能痊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