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我一定是出了什麼問題才會上了你游同塵的當!」翌日朝早,矜兒一醒來就跟游同塵投訴:「話說這部經書裡面所寫根本就把我當作傻瓜!為什麼只有我一人這麼辛苦?笨蛋游同塵你今晚去找其他女人幫你就好!」
 
「但是昨晚妳不也是挻快活的嗎?」
 
「……經驗是不錯。但若然每天九次,連續十日的話,作為閨女我感覺都沒臉見人了……小姐說得對,你把我的矜持都偷走了,你這個諸惡的根源,萬惡淫為首!」矜兒放聲咒罵,同時又起飛腳踢向床上的游同塵。
 
「小心點!這麼難得才見起色,要是被妳踏扁怎麼辦?」游同塵連忙拿起竹枕擋下,又左閃右避。
 
「哼!反正辛苦了一整晚都沒什麼長進,不如讓我來幫你『拔苗助長』吧!」這些打情罵俏的聲音都一字不漏傳到廂房外。
 




「一早起來就在耍花槍,真有活力。」司馬幽如就坐在客廳聞著茶香說道。
 
始終陵園雖大,但要容納上百人,便需五、六人同住一房。游同塵有優遇可以跟後宮一起居住,只不過昨晚以至今早游同塵的房事,後宮們都隱約聽在耳邊。
 
「矜兒姐姐也不夠誠實呢。」
 
「要不是矜兒她那麼被動,我也不會把游大哥讓給她一晚。」南宮青青說:「不過今晚應該輪到我侍奉游大哥了。」
 
「本小姐才是比較先吧!」姬藻忽然感到有人在屋外偷看,大喊:「是誰在外面!」
 




小珣便探頭屋外,「看不見有人喔。」
 
「真奇怪。但是陵園裡面又不該會有敵人,或許是我多心了吧……」姬藻沒有放在心上,又繼續剛才的話題。
 
 
就這樣,游同塵和他的後宮過了愉快的十天。大地回春,萬物欣欣向榮,就連游同塵身上的幼苗也茁壯成長,回復昔日光采。
 
不過在這段日子裡面,還有一人每天認真工作,不斷收集情報和研究反擊西王教的計劃。然而今天,她終於等到機會到來。
 
咚──咚──咚──




 
水清瑤慢慢敲響陵園中央的青銅大鐘,然後走進朱陵殿,坐在台上等候著其他人。因為慢敲青銅大鐘是臨時集會的訊號,過了不久,游同塵、老胡,還有其他弟子也急步來到朱陵殿,呼應水清瑤的召喚。
 
「很抱歉這麼趕急地召集大家,但的確發生了很重要的事情需要跟大家商量。」水清瑤在台上發言:「剛剛收到探子回報,指近日不斷屠殺僧人的西王教紅旗營經已南下荊州,而他們下一個目標正是嶽麓山的麓山寺。」
 
眾人聽見都感到又驚又怕。《南嶽記》有云:「南嶽周圍八百里,回雁為首,嶽麓為足」。嶽麓山正是南嶽衡山七十二峰之一,雖然與臨湘劍門所在的芙蓉峰和陵園所在的紫蓋峰相距數百里,但西王教紅旗營這麼做無疑已經對自己構成威脅。
 
水清瑤繼續說:「再者麓山寺是湘水一帶歷史最悠久的寺廟,我實在不忍心看見它被西王教燒毀,所以希望能夠幫助麓山寺擊退西王教的紅旗營。」
 
老胡聽見後,便道:「養兵千日,用在一時。看來終於要跟西王教正面對決呢。」
 
水清瑤面有難色,「根據情報,紅旗千歲一共帶著數百弟子南下,三日後可達長沙。只是我不肯定我們能否有方法擊退西王教的紅旗營……所以想聽聽各位的意見。」
 
司馬幽如第一個舉手說:「如果我們要對付西王教的話,紅旗千歲南下正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最好就可以殺死他,一了百了。」
 




「殺死他?」水清瑤忽然想起,「紅旗千歲是以往八八門八神護法之一,司馬姑娘和胡前輩對他的身分可有頭緒?」
 
「天性兇殘,殺人如麻的人,我和九天姑娘都大概猜到那人是誰。」老胡回答:「相信那人就是八神護法之朱雀,手執一對子午鴛鴦鉞,武功沒有特別卻非常心狠手辣,所以要跟他過招有時候還比較要多提防。」
 
司馬幽如附和道:「之前他在八八門掌管刑法,最愛以酷刑活生生把犯人折磨而死。不過在他眼中所有人都是犯人就是了,簡直變態,這種人死不足惜。倘若能殺死他,不單止可以挫西王教的銳氣,更能夠替我們宣傳……喔,不錯,宣傳是很重要的。」
 
「宣傳?」水清瑤不明白司馬幽如的意思。
 
「話說回來其實我們也不知道麓山寺的想法。」司馬幽如轉換了話題,「水掌門不如先帶部分人趕往嶽麓山跟主持會面?準備幾匹千里馬,不用一天便可到達。這裡交給我和老胡就好。」
 
「既然如此,那我就跟游盟主先行一步,之後再以信雁保持聯絡。」
 
「嗯,這邊我們隨後就來。」司馬幽如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