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分以後,天亮得比較早。游同塵辰時過了三刻才醒來,旁邊邑陽公主的睡床早已空空如也。
 
「又是一大清早走去藏經閣讀經嗎?」游同塵左顧右盼,發現其實房舍內只剩下自己一人,唯有下床裝身,再到大雄寶殿上看看有沒有什麼能夠幫得上忙的。
 
「游公子,你來得正好。」大殿上除了司馬幽如之外,還齊集了住持和一眾高僧,又有水清瑤、老胡等人。
 
「要準備迎戰了嗎?」游同塵問。
 
「還有時間吧。探子回報紅旗千歲幾百人馬剛好抵達長沙。因為昨天信鴿的事情,紅旗千歲十分氣憤,或者午時過後就會攻打上來嶽麓山呢。」司馬幽如回答。
 




「那我們現在有什麼東西可以做?」
 
「我們只需以逸待勞,穩守麓山寺的山門和前殿就行。這裡我們有地利優勢,不用害怕他們人數眾多。」司馬幽如補充:「至於他們的千歲就由老胡、水掌門和我三人應付便可。」
 
「其他弟子和僧人就交給游盟主保護了。」水清瑤道。
 
「嗯。」游同塵再確認地問:「那些不會武功的就撤退到後殿範圍吧?」
 
麓山寺住持附和說:「對,後殿的保安交給敝寺就可以。我們的淨慧雖然武功及不上各位,但他的棍法在長沙城內可是未逢敵手,這方面不用擔心。」
 




「就是昨天見過的那位小師父呢。」水清瑤問:「大殿上看不見他,看來他已經在後殿作準備?」
 
「喔……應該是這樣沒錯。」住持這時候才想起,好像早上以來也沒有看過淨慧的身影。不過也沒差,反正只要自己的計劃沒有被識破,寺裡上下都能平安渡過。
 
「啊!既然是這樣我要先失陪一會。」游同塵心想,雖然藏經閣在寺院的後殿範圍,但至少也要通知一下邑陽公主,以免她兵臨城下仍傻傻的躲在裡面讀經。
 
 
只是游同塵還沒有去到,藏經閣裡面早已有其他人捷足先登,而那個人正是麓山寺內僅存的武僧,淨慧。
 
淨慧昨晚看見住持把邑陽公主鎖在藏經閣內,即使他不知道因由,卻整夜難眠,心中一直惦掛著邑陽公主。於是還沒有等到天亮,他便偷偷地從窗口爬入藏經閣,看一下邑陽公主還有沒有被關在裡面。




 
麓山寺的藏經閣只是一座平房,裡面擺放經書的書架排列得正正方方、井井有條,理應是一目了然才對。可是住持很狡滑地把邑公主五花大綁到暗格裡面,要搬動書架才能發現,花了淨慧不少時間。
 
「找到了……她還在睡覺……」淨慧吞下口水,仔細地觀察著邑陽公主嬌軀上的每一處。始終淨慧不曾跟少女相處,而且邑陽公主天生麗質,更讓他無法抗拒眼前的誘惑。
 
「很漂亮,她的皮膚也很白滑,跟普通的姑娘差太遠了……她是仙女嗎?」
 
淨慧看著入睡的邑陽公主看得出神,又見到她心口不停起伏,好像很柔軟的樣子,便想伸手揉搓──
 
「嗯?」此時邑陽公主睡醒,看見淨慧便說:「有人?你快來救我!」
 
淨慧大驚,不過看來對方以為自己是前來救她,便說:「姑娘不用怕,我現在先替妳鬆綁……」
 
淨慧取出小刀,輕輕地割斷邑陽公主身上的麻繩,接著逐一逐一將麻繩沿著公主的曲線慢慢扯下來。
 




情不自禁,淨慧反覆拉扯麻繩,又用麻繩緊箍公主的酥胸;單是這樣己讓淨慧感到前所未有的興奮,下半身血脈沸騰,終於忍不住衝前把公主撲倒!
 
「妳一定是天上賜給我的仙女,就讓我們快活一下好嗎?」
 
邑陽公主不斷搖頭,又猛力嘗試把淨慧推開;但無奈她手無搏雞之力,終究還是屈服在淨慧的淫威之下。
 
──啪啪──有人在裡面嗎?
 
正當萬念俱灰之際,從門外傳來了游同塵的聲音。邑陽公主想開口求救,但淨慧已經拾起了小刀放在自己面前,低聲命令道:「趕快編一個借口把他打發走!」
 
「哥……哥……」邑陽公主的聲音顫抖,「……你找我有事嗎?」
 
「妳果然又在裡面唸經嗎?」游同塵隔著門跟公主說話:「等會西王教的人就要攻打過來,妳趕快到觀音閣跟矜兒她們會合吧。」
 
小刀繼續壓在自己的頸上,邑陽公主不敢亂說話:「好的……我讀完這一篇就去……《妙法蓮華經》第三譬喻品,大宅發生火災的故事……」




 
「又是佛典故事嗎?」游同塵不耐煩地說:「這個故事你跟我說了多少遍?我倒轉背也背到出來啦。」
 
眼見二人說著閒話,淨慧又在一旁細聲催促。
 
「哥……你放心去打西王教吧……我晚點就會跟矜兒會合。」
 
「好的,我走走就回來,別擔心。」游同塵說完就走,腳步聲漸遠。
 
就像在急流中抓住的最後一根樹枝也斷了,邑陽公主彷彿意識到沒有人能夠救到自己,便垂下雙手,低頭哭著。
 
 
另一邊廂,突然有一名小僧人慌忙地跑到大雄寶殿求救:
 
「住持不好了!之前奉命前往碧虛峰底偵測敵情的一眾師兄,至今還沒有回來!」




 
「什麼?是出了意外嗎?」住持立即變得驚惶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可以告訴我們詳細?」水清瑤問。
 
「對了,只有水掌門妳才可以把他們找回來!」住持十分緊張,「剛才司馬姑娘說紅旗營的大隊還留在城中,我們要趁紅旗營上山前盡快找回失蹤的弟子,不然他們就會有危險!」
 
「住持先生不用擔心,既然我們是來協助麓山寺抗敵,我水清瑤一定會幫忙到底。」
 
司馬幽如插口說:「不過我們沒有多餘的人力去給你們找人喔。」
 
「這……」住持抺一把汗,「水掌門武功絕頂,不用帶太多人也可以。」
 
司馬幽如便看了看水清瑤,說:「妳想幫住持的話,我也沒有意見。」
 




「好,我就帶幾個弟子與住持到碧虛峰找人。」水清瑤說後,跟司馬幽如深深點頭,便和住持一同離開寺院。
 
司馬幽如嘆了口氣,坐在一旁,托腮說著:「老胡。」
 
「嗯,這裡就拜託妳了。」老胡苦笑一聲,隨後也踏出大殿,所有弟子又留給司馬幽如指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