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在哭嗎?很害怕嗎?」淨慧淫笑著說。
 
「我在哭不是因為害怕……」邑陽公主嘴角上揚,不屑地鼻笑一聲。
 
「又哭又笑是怎樣?妳這賤貨很想跟我快活對吧?」
 
淨慧正想舉手打邑陽公主之際,身後突然有一道無形真氣破門衝來,嚇得淨慧連忙回頭大喊:「是誰!」
 
「剛才不是說了走走就回來嗎?妳這個故事我已經聽了二十六次,別擔心我會聽不懂啊。」
 




六道眾生被無明障蔽困於三界之內,佛陀不惜一切要拯教眾生脫離困苦。《妙法蓮華經》第三譬喻品正是以大宅起火作為比喻,火舌的濃煙遮蔽了眾人的眼睛,宅內的人不知道身處水深火熱當中,於是宅外的主人想盡辦法要救出火宅裡面的孩子。
 
游同塵威風凜凜地站在淨慧面前,說:「如來佛祖在此,你這淫僧竟敢碰我的妹,看我如何送你上西天!」
 
說時遲那時快,游同塵的劍影一分為二,左右同時襲向淨慧。不過淨慧亦不甘示弱,馬上拾起附近的木棍與祝融劍過招。
 
「只有等級1?別開玩笑了!」淨慧比起游同塵高出20等級,便以為勝券在握。
 
事實上淨慧舞棍既快且狠,以棍的長度畫圈,力度便增大數倍,普通人就算以利劍亦難以抵禦。不過游同塵的內功修為較高,就算強行對招也沒有處於下風。
 




「看你這井底蛙,我在等級20的時候已經是武林盟主!我和你是不同級數的!」游同塵熱身完畢後,就由祝融劍法轉往三皇五神劍。
 
不論淨慧的無量棍法如何精妙絕倫,在三皇五神劍面前亦顯得十分渺小。另一方面游同塵學了不少門派的武功,武學修為深厚得多,於是只過四招,兩人的武功已經相形見拙。
 
──砰!
 
忽然從藏經閣外傳來巨響,就連大地也在搖晃,接下來則是寺內人聲鼎沸。此時游同塵還不知道,原來西王教的紅旗營已經闖進了麓山寺前殿!
 
「怎麼會這樣?」坐在大雄寶殿上指揮的司馬幽如感到不可思議,又自問自答:「一定是寺院有秘道可連接外面……可惡,被那臭和尚擺了一道。」
 




司馬幽如馬上執起判官筆走出大殿,輕描淡寫地用幾筆就打倒了幾個紅旗信眾。
 
「弱得很……朱雀那廝不會以為就靠這些人可以打敗我吧?不對,他應該有別的想法。」司馬幽如覺得古怪,便對鐘樓上的弟子打手勢。過了不久,梵鐘敲起的警號響偏整個山林。
 
 
「嗯?」水清瑤帶領幾個弟子跟隨住持走在林中,忽然從遠方聽見鐘聲,便知道麓山寺出了意外。
 
住持心想:「竟在這時候敲鐘,偷襲隊太早了吧!抑或已經是下手的時機?」
 
「住持先生,這長鐘聲是警戒的意思,我們先繼續找回失去聯絡的僧人吧。」水清瑤說。
 
可是住持卻在水清瑤的背後偷偷地亮出匕首,想也不想就插向水清瑤──
 
「噹!」水清瑤回身用手指壓在住持腕上的神門穴,匕首應聲丟在地上。
 




水清瑤冷冷道:「住持先生,我們還是先找回失去聯絡的僧人吧……要是他們被你出賣而死,你過意得去嗎?」
 
「妳……!妳、妳是一早知道?」住持被水清瑤無情的眼神瞄住,一陣冰冷的殺意籠罩全身,嚇得口齒不清。
 
「別讓我說第二次。」
 
──不用找了,全部禿頭都被我殺清光,哇哈哈哈!
 
住持看見救星,便掙扎逃掉,喊著:「千歲大人──」
 
話還沒有說完,住持的頭顱已經被子午鴛鴦鉞劈到地上。
 
「不是說了嗎?我最討厭的就是和尚。」紅旗千歲嘰嘰笑道。
 
水清瑤不敢怠慢,馬上退後觀察紅旗千歲。




 
紅旗千歲手中的子午鴛鴦鉞是八八門獨門兵器,形狀猶如甲骨文的「日」、「月」相疊,故有日月乾坤劍的稱呼;前後左右皆利刃尖刀,左右一對子午鴛鴦鉞就是四尖八刃。
 
「朱雀果然在這裡嗎?」一直暗中監視的老胡終於現身人前,說道:「你這八八門的叛徒,不會不認得我是誰吧?」
 
紅旗千歲笑說:「既然你也在就好,我要一併把你們殺死!」
 
八八門有幾套八卦兵器譜,老胡所習的是八卦刀,紅旗千歲練的則是八卦鴛鴦鉞。縱使兩種兵器很大分別,但套路的精髓同樣是把各自兵器的八種形態化作八卦,腳步走九宮八門。不論何種武器,八卦的本質就是無極。
 
無極而太極,太極動而生陽,動極而靜,靜而生陰,靜極復動。
 
所以兩套武功沒有高低,只不過出招的人分了高下。老胡的八卦刀演變萬千如行雲流水,時動時靜,生生不息,完美地剋制著紅旗千歲的八卦鴛鴦鉞。
 
「果然寶刀未老!」紅旗千歲沒有絲毫害怕,反而面目越來越猙獰,然後一股黑色邪氣從身上散發。
 




──啊哈哈哈哈!
 
在瘋狂的笑聲中,周圍的樹木以紅旗千歲為中心向外坍塌,沙塵紛飛;還有黑氣隱約地覆蓋著整個嶽麓山,妖氣逼人,差點讓人窒息。
 
「這……紅旗千歲的武功明明及不上之前擂台跟我對打的連黑千歲,但他身上的邪氣卻有過之而無不及!」水清瑤心中掠過不好的預感,可是比起預感更快地,紅旗千歲的鴛鴦鉞已經斬在老胡肩膀!老胡回刀不及,只能運功硬擋,勉強避開了致命傷。
 
「竟可衝破我的八卦刀陣?」老胡十分訝異,眼前的人好像變成一頭怪物,比起之前在皇宮對陣的藍旗千歲又高出一個層次。
 
老胡和水清瑤不知道,西王教的魔功共分八層;罪孽越重,內心越扭曲,能夠練就的層數就越深:殺人、強盜、淫邪、飲酒、妄語、邪說、強暴僧尼、弒父殺母殺阿羅漢,這些都是八大地獄的罪名,相對應魔功的八個層次。
 
紅旗千歲之所以不斷殘殺僧人,其中一個原因正是想練就第八層的魔功,所以他的邪氣並不是其他西王教的人可以比較。
 
 
修成第七層魔功的紅旗千歲,他的邪氣不只能強化自己,更能強化周圍同樣擁有邪念的人。即使隔了一個山頭,身在寺中藏經閣的淨慧也被感染,猛然從身體冒出一股黑色真氣。
 




「這是什麼……好熱……全身好像被火燒一樣……」淨慧舉棍高呼:「但我感到很爽!這就是我的力量!」
 
然後一棍砍向游同塵,游同塵雖以劍氣還擊,兩道真氣相撞,游同塵竟被淨慧的真氣轟出藏經閣外!
 
「哥!」邑陽公主跑到外面抱起游同塵,「哥你沒事吧!」
 
「還沒死……咳!」游同塵邊說邊吐血,情況看起來不太好。
 
雖然游同塵受傷不輕,但更讓他氣憤的卻是竟然連一個武僧都打不贏,這怎叫做武林盟主!於是游同塵立即站起來以伏羲內功訣運功調息,又再向淨慧連環出劍。
 
「喝!」淨慧大棍一揮,妖氣後隨,立即把游同塵的劍招打亂。現在游同塵等級1,論身體能力的確比不上淨慧,所以游同塵一直以劍招和內力彌補不足。但如今竟然在自己得意的內功上輸給淨慧,游同塵一時間束手無策。
 
邑陽公主著急起來,抬頭想找人幫手,便見到寺內一座高塔。
 
「那座塔……難道是!」邑陽公主便對游同塵大叫:「哥!你再撐一下,我替你拿秘密武器過來!」
 
「賤貨妳是我的女人,休想逃!」
 
「誰讓你罵我的妹,你去死吧!」游同塵又纏上了淨慧,好讓邑陽公主跑往後山的高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