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旗千歲死後,周圍僅存的邪氣亦已經灰飛煙滅。可是長沙一帶依然天色昏暗,天空仍積著沉重的厚雲。
 
當游同塵回到麓山寺時,所有的入侵者已經被司馬幽如等人收拾掉。然而這次不像雲台山一役那麼順利,雙方都是傷亡慘重;幸好矜兒事前準備了救傷藥,至少能夠救回不少性命。
 
「游公子!我剛好想派人來找你呢!」司馬幽如看見游同塵回來,立即走上前跟游同塵說話。
 
「沒什麼,紅旗千歲已經被我殺死了。」游同塵又問:「先別管這個,胡前輩和水掌門沒事嘛?」
 
游同塵看見前殿的空地上坐滿了受傷的人,卻看不見老胡和水清瑤,便焦急地問。
 




「放心好了,老胡還有你的後宮一個也沒有少。」司馬幽如說:「老胡傷勢較重,暫時跟其他重傷者集中在大雄寶殿內;至於水掌門,原本她帶老胡回來時已經身負內傷,可是她為保護弟子不遺餘力地迎敵,以致內息湍亂。戰後我好不容易才說服到她回房休息。」
 
「人沒事就好了。」
 
「話說回來,你的公主妹子也有隨水掌門和老胡回來啊,妳不問她怎樣嗎?」
 
「喔,公主沒事嘛?」
 
司馬幽如便答:「她幫助照顧傷者後,就跑到後山的舍利塔去,又不肯告訴我原因。」
 




「可能她看見佛門清淨地死了不少人,便在裡面跪拜懺悔吧?」
 
「到最後了,」司馬幽如問:「那我呢?你不問我有沒有受傷嗎?難道在你心中只有水掌門是最重要?」
 
「怎、怎麼可能!妳對我很重要啊!水掌門如同天上的太陽,幽如妳就是天上的月亮,兩者都同樣重要!只是幽如妳一向神通廣大,不用別人擔心嘛。」
 
「明明現在大白天,到處都看不見月亮……咦?」
 
忽然間有幾點粉雪飄在司馬幽如的鼻上,她們才發現,天空的密雲竟開始下起雪來。
 




「喔,下雪了,很漂亮的景色呢。」游同塵隨口說想扯開話題。
 
「但明明已經過了清明、穀雨,都差不多立夏了,竟然還在下雪?」司馬幽如覺得古怪,便進入了沉思模式,不作聲響。
 
「不要什麼事都煩悶一遍嘛,妳看寺內的杜鵑花漸漸披上一層薄雪,不是很有詩意嗎?」
 
「任何東西在你的口中說出來都沒有詩意。我是說真的,你不說話的時候其實比較正氣……」司馬幽如突然想起一件事,便大叫:「我竟然忘記了!這明明就是上天賜予的大好機會!」
 
「欸?妳又有什麼鬼主意?」
 
「你記得長沙信鴿的事嗎?」司馬幽如吩咐道:「跟我下山,還有通知一下水掌門也一起來,現在是補上結局的時候了。」
 
「喔。」於是游同塵便按照司馬幽如的指示,繞過大殿走到休息的房舍去找水清瑤。
 
──叩叩,水師姐,我進來了。




 
游同塵打開房門,看見水清瑤正半臥在床上望著自己,說:「游師弟,你果然信守承諾地回來了呢。」
 
「當然了……水師姐妳也會信守承諾嗎?」
 
「如果我反口的話你會怎樣?」
 
游同塵呆了一呆,「我會一直追求水師姐,直至妳答應當我的妻子為止。」
 
「是嗎?」水清瑤沒有回應,「話說,你還站在門口,想必有其他事情來找我吧?」
 
「啊……嗯,幽如她說希望妳和我們下山走一趟。妳的傷沒大礙嗎?」
 
「不礙事,我休息過後現在好多了。不過,你稱呼司馬姑娘作幽如呢……」水清瑤下床後,在游同塵耳邊輕聲說:「你是不是應該考慮一下別叫我做水師姐呢?」,便微笑著離開房舍了。
 




 
在司馬幽如的號召下,游同塵、水清瑤、還有幾位弟子,一同下山來到長沙城。這個時候粉雪還沒有停下來,城裡的人依然對這場春雪議論紛紛。
 
縱使水清瑤也在欣賞花中雪景,但游同塵只能默默跟在司馬幽如背後。這是因為在進城前司馬幽如給了他偽裝等級的藥,並對游同塵說:「等會你不要說話,一切交給我就好。因為你不說話的時候看起來是最可靠的。」
 
──你看那裡!她不是臨湘劍門的水清瑤嗎?
 
同在湘水流域,長沙城內認得水清瑤的人不少,很快就吸引到街上途人的注意。而這也是司馬幽如帶水清瑤來的目的。
 
在眾人的焦點下,司馬幽如帶領一眾人走到城中最熱鬧的市集,並高呼:「大家看見了吧!」
 
市集的人都停下工作,望向司馬幽如等人。
 
司馬幽如續說:「這場春雪是天降異象,不是偶然發生。這是上天給予大家的信息。你們知道西王教的紅旗千歲剛剛闖上嶽麓山打算屠寺嗎?他已經死在當今武林盟主游大俠的手上了!」
 




眾人一聽見西王教的千歲死亡,當場嘩然。原來西王教的武功也不是天下第一?大家均對此事眾說紛紛。
 
至於司馬幽如則站在市集中央,大聲講話:「這場雪就是佛祖給大家的信息。遙想佛陀在靈鷲山講道時曾天降蓮花顯靈;如今游大俠在嶽麓山保護了麓山寺的僧人,於是佛陀天降雪花以示感謝。這就足以證明誰是真正的名門正宗,誰又是招搖撞騙的邪魔外道!大家要仔細想清楚西王教的真面目,不要被他們的魔功所迷惑!」
 
「別胡說八道了!」其實市集內有不少西王教的信徒,他們自然不滿司馬幽如的說法,馬上群起圍攻。
 
「紅旗千歲已經得到他應有的懲罰,但游大俠一定不會就這樣停下來。游大俠會替天行道,打倒西王教這個邪魔外道的!」司馬幽如望向游同塵,看見他面對在場的西王教眾謾罵依然沒有動搖,頗有大將之風,也安心地作總結道:「游大俠才是真正的武功蓋世,接下來的一個月,將會陸續有西王教的千歲被游大俠打敗,你們可以等著看吧。」
 
就憑司馬幽如那股不饒人的氣勢,在場的信眾就算不滿她的言論,也沒有人敢對司馬幽如動手,由得她們一行人斯斯然離開了市集。
 
「這樣就足夠了嗎?」水清瑤低聲問司馬幽如。
 
「至少已經動搖了西王教在民眾心中的那種神聖不可侵犯的地位。只要我們的游大俠再挫西王教銳氣,朝廷也不得不重新審視形勢吧。」司馬幽如補充道:「所以說我們跟西王教的決戰只不過是剛剛開始,而且是沒有回頭的餘地了……你準備好了嗎?游・大・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