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後,朱陵洞天的人開始分批遷回芙蓉峰,為重振武林五大派踏出第一步;同時間,游同塵亦為了自己的婚事而東奔西跑。
 
先是在陵園裡拜訪了水清瑤的娘親阮采蘋。自從她把臨湘劍門掌門之位傳給水清瑤後,阮采蘋就已經從武林的舞台退下來,過著歸隱的生活。一直以來所有事情都由水清瑤自己作主,所以阮采蘋對於水清瑤的婚事也沒有意見,只要女兒開心就好。
 
不過水清瑤是水家獨女,本來游同塵應該要入贅水家繼後香燈,但游同塵已經貴為當今武林盟主,入贅水家也有點說不過去。因此游同塵便提議他們的第一位子女用妻姓,藉以繼承水家臨湘劍門。換言之,在游同塵生小孩的清單上面又多出一個人了。
 
 
得到水清瑤娘親的認同後,在離開陵園的前一天,游同塵牽著小珣的手,雙雙前往小珣父母的陵前拜祭。
 
「岳父岳母,我又要把小珣帶離陵園了。不過我一定會讓小珣每天都幸福快樂,請放心把小珣交給我吧。」




 
「小珣也會讓游哥哥幸福快樂的喔。」
 
「嗯,一定會。」游同塵輕吻小珣的額說。
 
 
之後又過了一天,當大部分人都回到芙蓉峰頂生活時,游同塵卻帶著姬藻下山往襄陽方向,為的就是要跟姬藻的爹提親。
 
「姬世伯你好,很久沒見了。」
 




由於之前曾經拜訪,游同塵二人靠著姬重武在襄陽外林留下的暗號,很快就找到他隱居的茅舍。
 
「呵呵,是你們來探我這個老人家嗎?」姬重武慈祥地笑道,然後姬藻就甩開了游同塵跑到自己父親面前說:
 
「爹爹才沒有老,看起來比以往精神了呢。」
 
大概姬重武每天都悠閒地在山上耕種,沒有煩惱,更顯得神采飛揚。姬重武輕拍姬藻的頭說道:「藻兒妳都快嫁人,我的確是老了。」
 
姬藻不好意思地問:「爹你知道藻兒的婚事嗎?」
 




「對。雖然游少俠斬殺紅旗千歲振動整個江湖,但之後打算在衡山迎娶六夫人之事更加富話題性呢。現在江湖中人都在背後稱游少俠做『六花盟主』了。」姬重武又說:「不過為何事前我對此事毫不知情呢?」
 
「非常抱歉。」游同塵躬身道歉,「事出突然未能按傳統禮數提親。可是我對藻兒是認真的,請世伯你把藻兒許配給在下吧。」
 
「蠢材,不是你選擇了我,而是本小姐選擇了你啊。」姬藻又對父親道:「爹,不用怕姓游的會欺負我,相反我會好好看管游同塵的。」
 
姬重武說:「看來我家小女恨不得要出嫁,還替游少俠說好話呢。」
 
「才不是呢!是游同塵恨不得要娶本小姐才對。所以本小姐好心才替姓游的說話。」
 
「好啦,我也不反對你們的婚事,只要游少俠的病已經痊癒了吧?」姬重武開懷地說。
 
「托藻兒的褔,我的身體已經沒有──」游同塵說到一半卻被姬藻抽鞭打斷了話。
 
「死游同塵,你別在爹面前說這些令人誤會的話啊!」




 
其實最初就是姬重武提議用玄素之術治病,這樣說好像真的對不起姬藻呢……
 
「年輕人追尋刺激我已經管不了那麼多,只是不得不佩服游少俠你而已。」姬重武道:「想當年在水家誕下清瑤之後不久,我家夫人也懷了身孕。水兄曾笑說,假如姬家生的是男嬰,他就跟清瑤指腹為婚。當然最後成不了事,只是想不到我們兩家的千金都被游少俠你娶回家呢。呵呵,你真有本事。」
 
「這個、別取笑我了。」游同塵回答說:「這可能是緣份吧。」
 
「我也沒有責怪你的意思,早在神農宮的時候我已經很欣賞游少俠,所以才願意把最疼愛的藻兒交給你。不過,」姬重武收回輕鬆的表情,「你真的決定邀請各門各派到衡山祝賀你們的大婚?」
 
「嗯,姬世伯覺得有問題嗎?」
 
「或許只是我多心,但一次過把武林中人聚集起來,這場婚事可能不會太順利。」姬重武不安地說:「或許朝廷看見一眾武林人士,不想惹麻煩而網開一面,只是西王教可不會袖手旁觀吧?」
 
「這也是預計之內,我們會作好萬全的準備去應對。」游同塵堅定地回答:「反正我無法逃避和西王教的對決。」
 




「不過我聽到消息,說西王教可能會對你六位夫人不利……你能答應我好好保護藻兒嗎?」
 
「我一定會保護藻兒,不讓她被人欺負。」
 
姬藻聽見父親和游同塵的對話,便說:「爹,雖然我知道你擔心藻兒,但藻兒不會只要求游同塵保護的。我會和姓游的一起打敗西王教,讓神農宮重新振作起來。」
 
「這就是你們的決心嗎?呵呵,我明白了。」姬重武說:「那我也沒有問題了,三個月後我也會出席藻兒的大婚。」
 
「感謝姬世伯!」
 
幸好姬重武本身對游同塵有好感,所以這次提親也十分順利,二人在茅舍過了一晚才離開並返回臨湘劍門。
 
 
水清瑤、姬藻也分別提親了;至於矜兒、小珣、司馬幽如的爹娘亦不在人世。剩下的就只有南宮青青的父母。
 




「游大哥,我們出發吧。」回到臨湘劍門後,南宮青青對游同塵說。
 
「嗯。」游同塵點頭回應。不過他心裡面還是有點害怕,而害怕也是有很多原因。至少天下間應該沒有父親像姬重武一樣,那麼簡單地把女兒交托給自己。
 
到底南宮青青的父母是怎樣的人?
 
南宮青青說:「不用擔心,我想我的父母不會殺了你的,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