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衡陽往南走,離開荊州後穿越南嶺山路,經過七天路程,游同塵和南宮青青就來到了南海郡的廣州城外。
 
原本廣州城是百越族人的聚居地,也是往時南越國的王都;不過前朝北方戰亂頻繁,很多人尤其是富商為逃離戰火,便遠道從中原移居嶺南一帶,造就了南方獨特的文化和經濟區域。
 
如果說當朝最繁盛的城市,除了洛陽、長安、揚州之外,就要數到身處眼前的廣州了。
 
「天劍門是在廣州城內嗎?」游同塵問。
 
「應該是,但詳細位置我也不清楚。」南宮青青回答。
 




「欸?」游同塵十分意外。事實上他們二人已經策馬看見廣州城門,都快要入城了,南宮青青才告訴游同塵不知道天劍門的位置。
 
「待入城之後,我再跟游大哥你解釋吧。」
 
二人騎馬慢步到城門前,但與游同塵所想的不一樣,廣州的城牆殘破不堪,甚至開了缺口,看起來不像是什麼大城市。
 
南宮青青便說:「因為這裡遠離中原,又和戰爭扯不上關係,朝延也很少理會廣州城,更不會為了修補城牆而撥款。」
 
「喔,這樣是好還是壞呢?」
 




「遠離朝延也不盡是壞事,你看周圍就不會找到西王教的人。」
 
二人邊說邊進城,游同塵在城內左顧右盼,的確找不到穿藍衣的信徒。大概是這個原因,南宮一家在逃避魔教追殺時便選擇在這裡定居吧。
 
「游大哥,你看看南邊的埠頭?」南宮青青指著廣州的南埠頭,那裡停泊了很多大型商船,遠遠都能看見它們的船帆。
 
「哇,那船隊的規模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游同塵感到大開眼界。
 
「可惜那些船都已經丟空很久了。」南宮青青說:「傳說以前廣州聚集了很多從外面世界來的人,而那些商船正是那些人留下來的。」
 




「外面世界?」游同塵問。
 
「倭國、扶南、獅子國、南天竺、還有波斯國的人。像天竺一樣,都是只在古卷裡面有記載的國家。尤其是在埠頭的大商船,根據廣州的民間傳說,它們都是波斯國的商人遺留下來的。不過是否真有其事,就不得而知了。」
 
「除了天竺和倭國以外,其他的國家都沒有聽說過呢。」
 
「也沒有辦法確認南海之外是不是真的有所謂外面世界了,」南宮青青說:「因為南海長年刮著神風龍卷,根本不會有人願意出海冒險。」
 
至於通往西域的路亦因為前朝與鮮卑吐谷渾的戰爭而摧毀了,於是天竺國也成為了佛經故事裡面的聖地,從來沒有人真正踏足過。
 
「嘛……那些神話傳說就先別管吧,我們不是要找天劍門嗎?」游同塵說回正題。
 
「因為廣州城內遺下了很多丟空的建築,天劍門為了掩人耳目逃避魔教追殺,就把那些房子都買下來當作據點。因此我們只能逐間空房搜尋。」
 
「聽起來很花時間呢……」




 
「不會的,很快你就會見到天劍門的人。」南宮青青冷靜地回答。
 
 
結果二人走了幾間空置的大宅,正如南宮青青所說,在其中一間大宅的大廳內被四位陌生劍客包圍起來。
 
其中看似首領的人冷聲道:「你們知道這屋的主人是誰嗎?」
 
游同塵回答:「不是天劍門嗎?我們來找天劍門的南宮掌門,而我身邊的就是他的女兒──」
 
「別說笑了,南宮先生只有一子,從沒聽說過還有女兒的。你們究竟有什麼意圖,快從實招來!」天劍門的四位弟子一同拔劍道。
 
「你們敢對游大哥出手?」南宮青青也想拔劍,卻被游同塵阻止了。
 
「青青先不要動手,有沒有其他說服到他們的方法?」




 
南宮青青道:「沒有了,天劍門的門規很嚴,寧願殺錯都不會讓自己置身危險的。」
 
「那妳休息一下,這裡由我來應付就可以。」說畢游同塵便出劍擺好架勢。縱使眼前四人的等級都比自己高,但游同塵胸有成竹的──
 
「噹噹!」對方其中二人首先出手,但劍招出到一半,就雙雙被游同塵打甩了手中劍。
 
「這……」二人顯得難以置信,「為什麼你會本門的劍法!」
 
游同塵笑說:「何止劍法,就連天劍門的心法我也懂。」接著游同塵便運起伏羲內功訣把真氣吸進體內,氣勢完全壓倒了在場的天劍門弟子,使得他們雙腳變成石頭一樣,動也不動。
 
「我乃是當今武林盟主游同塵,如今帶同了南宮青青求見南宮掌門。請你們傳話給掌門吧。」
 
天劍門的弟子互相對望數眼,即使不願意,他們又不是游同塵的對手,唯有照辦。
 




「咳咳,游先生和南宮姑娘請在這裡等一下,我們派人傳話給掌門再作定奪。」看似首領的人便指示了其中一人離開走去傳話,自己就繼續監視著游同塵。
 
 
當有人回來說南宮掌門願意接見游同塵二人時,已經是半個時辰之後的事情。於是游同塵便跟隨天劍門的弟子走到埠頭旁邊一所空置的官邸,進到裡面終於看見南宮青青的父母,南宮雲以及他的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