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南宮雲正在與弟子商討門派事務,可是卻被剛剛進來的游同塵等人打斷了。
 
「秦午,這件事我們日後再談。」南宮雲坐鎮大廳指揮,對得起原本官邸的官椅,頗有氣勢。
 
「明白,那麼弟子就繼續監察他們的行蹤。」秦午說畢,就連同身邊的師弟一起告退。
 
「其他人也退下,留下剛進來的二人就好。」
 
南宮雲一聲令下,一眾弟子便整齊地步出了大廳,剩下站在一旁的南宮夫人以及面前求見的游同塵和南宮青青。
 




「爹,女兒來探你了。」南宮青青細聲地說,很少看見她那麼沒自信的樣子。
 
「哼,妳回來做什麼?」南宮雲的表情十分嚴厲,至於站在一旁的南宮夫人卻像是抑壓著感情,沒有說話。
 
「那個……」游同塵打岔說道:「晚輩游同塵拜見南宮掌門。」
 
「我認得你,你就是當日崑崙山上斬殺司馬止的少年,幹得不錯。那老賊我一早就想殺死他。」一提起司馬止的名稱,南宮雲就咬牙切齒的,雙眼充滿仇恨。
 
「感謝南宮掌門的讚賞。」游同塵說。
 




「你不用跟我自謙,反正你都已經是武林盟主。未知盟主今天大駕光臨所為何事?」南宮雲語帶諷刺的道。
 
「不敢當,晚輩只不過是時勢造英雄罷了。比起南宮掌門桃李滿門,實在不敢在前輩面前夜郎自大。」
 
「哼,話倒是說得好聽,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偷學了本門武功心法嗎?」事實上南宮雲只從游同塵的呼吸吐納,就知道他已經學會了整套伏羲內功訣。
 
「爹!這和游大哥無關,那是女兒擅自傳授給游大哥的。」南宮青青搶著說。
 
「我還沒有叫妳說話!」南宮雲厲聲喝停了南宮青青,「其實我一早知道你們來拜訪的目的。你們二人的事情早就傳遍了整個江湖,別人不認識南宮青青這號人物,難道我又會不知道嗎?」
 




堂上鴉雀無聲,只有南宮雲問著:「南宮青青,妳是否忘記了本門的第一條門規?」
 
「女兒不敢忘記,身為天劍門的弟子,應當殺盡所有魔教叛徒。」
 
「那麼妳這一年來又做過什麼?魔教已經名正言順坐大成為西王教。為了對付西王教,天劍門每位弟子無時無刻都冒著生命危險東奔西跑。然而,妳卻只貪戀男女私情而捨棄了天劍門的身分,妳還有面目見天劍門的列祖列宗嗎?」
 
「南宮掌門!青青只是因為與魔人決戰而經脈受損,逼不得已才過回女兒身的生活而已──」
 
南宮雲無視游同塵的解釋,「無論如何,天劍門不會忘記魔教當日如何逼害異己,對我們趕盡殺絕。此仇不共戴天,天劍門不需要不能作戰的士兵,你們回去過自己喜歡的生活吧,好走不送!」
 
南宮青青看見父親如此決絕,便強忍淚水捉著游同塵的手轉身離開,一同走出舊官邸。
 
「游大哥,很抱歉把你捲入我們的家事……我也不知道爹原來這麼討壓我。」離開舊官邸大門數步,南宮青青十分沮喪地跟游同塵說著。
 
「怎麼會這樣?青青妳忘記當日在崑崙山上,南宮掌門為救妳而捱了一刀嗎?我看妳的爹不像是這麼無情的人。」




 
「我也不知道……如果我沒有斷了經脈,或許就可以替爹減輕一點負擔吧……」南宮青青無奈說道。
 
可是南宮青青身體的內傷,就連神醫也是束手無策。
 
《靈樞》有云:「經脈為里,支而橫者為絡」,「經脈」有如河流的主幹行氣活血貫通全身,「絡脈」則是分支河道,輔助「經脈」行氣。
 
「經脈」裡面,最重要的叫「十二正經」,它們連結五臟六腑維持生氣;另外又有八條經脈,它們不從屬於五臟六腑,別道而行,故名「奇經八脈」。平常人的真氣只限於「十二正經」流動,唯有修行內功者,才能打通「奇經八脈」,運行大小周天,累積真氣於體內。
 
然而,南宮青青就是傷了「奇經八脈」的「任脈」,以致真氣不能累積,於是內力全失。雖然她能夠以伏羲內功訣吸收外來真氣作為己用,但每次運功都會觸及受傷的經脈,尤如內臟撕裂一樣的痛,所以南宮青青不能長期運功使武。
 
「青青!」大街上,忽然有人從背後追了上來,而那人正是剛才站在南宮雲旁邊一言不發的南宮夫人,「終於追到妳們了。」
 
游同塵問:「南宮夫人?有什麼事情嗎?」
 




「我只是想跟青青說清楚,希望青青不要怪妳的爹。因為剛才那些都不是妳的爹的真心話。」
 
這出乎游同塵的意料,而南宮青青則皺眉問道:「這是什麼意思?」
 
南宮夫人便溫柔地說:「青青,妳知道為什麼妳的爹要把妳培育成為妳哥哥的替身?」
 
「因為爹想哥哥繼承南宮一家諸殺魔教,又不想哥哥犯險,於是讓我用南宮碧的身分行走江湖,充當兄長的替死鬼……」南宮青青說。
 
「不是這樣的!妳的爹口裡面說偏愛妳哥哥,但心裡面其實一樣很疼愛妳。」南宮夫人道:「其實妳爹要妳當哥哥替身的真正原因,就是因為他害怕失去妳們兩兄妹。」
 
南宮青青第一次聽見她的爹同樣緊張自己,便耐心聽著母親的解釋。
 
「青青,妳出身天劍門,就不能逃避天劍門與魔教的鬥爭,或許隨時死在魔教刀下也不奇怪。可是,假如妳以哥哥的身份行走江湖,妳們兩兄妹就能分擔工作,互相照應,所遇上的危險也會比其他天劍門的弟子少一半……妳是碧兒替身的同時,碧兒也是青青的替身──這才是妳爹把妳培育成為碧兒替身的真正用意。」
 
南宮夫人繼續說:「可是當碧兒死在魔教手上,而青青妳選擇要以南宮碧的身分活下去追殺魔教的人……當時妳什麼話都聽不進去,為了替哥哥報仇,甚至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顧……當妳的爹看見那樣的妳,他才發現自己做錯了,內疚得很。」




 
「娘……我沒有怪責過爹爹和娘親……因為這條路是我自己的選擇。」南宮青青輕聲回應。
 
「但妳的爹覺得是他自己把妳害成這樣。之後他知道妳經脈受傷內功全失,妳的爹反而安心下來。我和妳的爹奪去了妳的童年,但至少我們希望妳可以過回正常女兒家的生活,相夫教子……因此妳的爹才不願意看見妳跟天劍門扯上任何關係,他心底裡其實是衷心祝褔妳和游少俠的。」
 
「女兒都不知道爹原來是這樣想……」南宮青青知道了父親真正的想法,反而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是好。
 
「妳的爹要把魔教趕盡殺絕,這是南宮一家的宿命。但青青妳嫁了游少俠之後,妳就是游夫人了。以後妳生活得快樂,我們做父母的就已經心滿意足,不需要回來探望我們亦可以。只是我不想妳誤會了妳的爹所以才特意追上來跟妳說。」
 
接著南宮夫人又拿出了一件玩具,問:「這個千千是妳小時候最喜歡玩的,妳記得嗎?」
 
千千,又即是木製陀螺的古稱。
 
「女兒記得,那是小時候爹送給女兒的玩具。」
 




「妳跟游少俠將來生了小孩,就代替爹娘把這個千千送給他吧。」南宮夫人又對游同塵說:「以後我們的青青就交給游少俠你照顧了。」
 
游同塵答應了南宮夫人的拜託,而南宮夫人就回去舊官邸繼續默默地支持著南宮雲與天劍門。至於南宮青青,也因為一時感觸而一言不發,只是說身體抱恙然後在廣州城找了一間客棧投宿。
 
 
然而,第二天游同塵從客棧睡醒過來,身邊卻只剩下空洞洞的床舖,廣州城內再也找不到南宮青青的蹤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