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黑千歲邪氣纏身,南宮青青原本就經脈受損,在魔障之下更覺呼吸困難,連站也站不穩。這時候連黑千歲始露出笑容,大喊:「我先殺了妳這賤人,再殺水清瑤!」
 
連黑千歲右手衝出玄鋼撾,南宮青青便以劍尖相迎,點中玄鋼撾的柄令它改變方向──
 
可是連黑千歲再次轉動玄鋼撾,以筆撾拳上的筆尾作為鈍器,猛力敲鑿南宮青青的額頭!南宮青青被鑿得天旋地轉,眼前一黑,又再被連黑千歲一腳踹在肚子上,痛得當場跪下──
 
可是不能跪到!南宮青青在膝蓋著地前猛然伸腿向後躍,連黑千歲的玄鋼撾剛好在眼前掠過!要是慢半秒眼珠大概會被挖出來,心裡猶有餘悸。
 
連黑千歲不得不認同眼前的人,心想:「這丫頭的武學天賦不錯,即使失去知覺,但致命一擊總是給她避過了……不過!」
 




連黑千歲知道南宮青青的弱點就是沒有內功護體,便運勁出招,左撾如流星一樣直衝向南宮青青的太陽穴!雖然南宮青青揮劍欄住撾柄,卻擋不住連黑千歲的內勁,立即口吐鮮血不由自主地退後數步。
 
「哼!」一如連黑千歲所料,南宮青青露出了虛位,他便集中內勁於右撾指上全力一擊──深深地點中南宮青青胸前的巨闕穴,妖氣如洪水一般貫通南宮青青全身經脈!
 
先是溢滿南宮青青體內的十二正經,然後妖氣侵蝕受損的奇經八脈;南宮青青沒有內力,完全擋不下內勁的攻擊,真氣甚至逆行亂湍,勢要把她五臟六腑爆開!
 
「啊──!」南宮青青嗚呼一聲,體內真氣不願只困於全身經脈,居然倒灌往體內的絡脈!
 
《黃帝內經太素》有云:「十二正經,有八奇經,合二十脈,名為之經。二十脈中,十二經脈督脈及任脈波脈,有十四經,各別出一脈,有十四脈,脾髒複出一脈,合有十五脈,名為大絡。」
 




連黑千歲的真氣衝破了南宮青青的十二正經與任督二脈,於是真氣往別道而走,反噬體內「十五大絡」後,更連滿佈全身的「三百六十五小絡」亦被真氣填滿。一瞬間,在南宮青青的體內竟然形成了不走奇經八脈的真氣運行!
 
從來所有人的內功都以走任督二脈為「小周天」,奇經八脈為「大周天」;可是現在南宮青青的真氣沒有累積於經脈當中,而是轉走絡脈,可謂前無古人的奇蹟。
 
與奇經八脈的內力不一樣,十五大絡與三百六十五小絡遍佈全身,雖然內勁不及奇經八脈的沉實,但南宮青青體內真氣更像是淡然而深遠的。
 
打比喻的話普通人的內功有如汪洋大海,可以波濤洶湧,產生巨大的力量;而南宮青青的內功則是波平如鏡的湖水,掉一顆石頭進去,泛起漣漪後又回復平靜,沒有攻擊性。
 
話雖如此,連黑千歲這一下全力地打在毫無防範的南宮青青身上,南宮青青居然是毫髮未傷,真氣流進體內一下子就被三百六十五小絡所散,灰飛煙滅。
 




而且南宮青青自從內傷以後就沒有升級,眼前對手其實比自己高出12等級,雙方過招到現在,南宮青青終於升級成等級21,稍為回復了一點體力,便重新穩住陣腳。
 
「這是什麼……?」連黑千歲大驚,眼前的南宮青青不只把體內妖氣散清,就連魔障的妖氣都不能夠影響到她。看來南宮青青因為這種獨特的真氣運行,已經練成免疫所有內功攻擊的體質。
 
「已經不可以再讓你任意妄為!」南宮青青大罵。
 
「臭婆娘!妳以為這樣就可以打敗我嗎?」連黑千歲雙撾齊發,南宮青青一劍橫揮,竟同時砍斷一對玄鋼撾的撾柄!
 
連黑千歲目瞪口呆,他沒有發現南宮青青一直斬在自己撾柄的用意,又或者對於自己的玄鋼撾過於自信,卻萬萬想不到南宮青青手中的食鐵寶劍如此厲害。
 
「結束了!」南宮青青提劍一刺,毫無先兆!慌亂下連黑千歲只靠掌勁還擊,但他沒想過真氣一碰上南宮青青的皮膚就消失殆盡,如同飛蛾撲火。
 
──啊!
 
南宮青青的劍刺中連黑千歲胸膛,連黑千歲用上最後的力氣一拳毆在她的臉,她就奮力把劍插深一寸,再一寸,然後刺穿了連黑千歲的心臟。




 
這一劍過後,南宮青青自己也倒在地上,真正的筋疲力竭。此時原本麻木了的痛楚突襲全身,換作是普通人的話早就痛得暈倒,不過南宮青青只是伏在草地上痛哭起來,等待著某人來迎接自己。
 
「「青青!」」游同塵和南宮雲這個時候終於趕到,游同塵便抱起南宮青青。
 
「游大哥……爹爹……女兒辦到了……以後就別再說令人傷心的話了……」南宮青青說完就微笑著昏了過去。
 
「青青沒事……太好了。」
 
於是白雲山上一戰亦就此落幕。
 
 
「傻孩子,為什麼妳要一個人走上山這麼冒險?」
 
「因為我想爹爹你可以親眼看見女兒出嫁,女兒亦可以告訴爹爹你不用掛心,因為女兒已經找到幸福了。」




 
「對不起青青……假如我早點趕到,妳就不用受傷。」
 
「游大哥,沒事的。我會不斷變強,然後不會再有人能夠阻止到我們。這是我對游大哥的愛。」
 
「青青,妳對我真好。」
 
「游大哥,現在我的武功不比你低,我可以任何時候都跟在你身邊,而你就不可以再到外面找其他女人,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