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白雲山回來,游同塵與南宮青青在天劍門作客五天,一方面讓南宮青青與家人共聚天倫,另一方面也給她地方好好休養。
 
這段日子,天劍門多了一位小師妹,起初大家都難以接受,尤其是南宮青青曾襲擊和對幾位天劍門的弟子逼供;但南宮雲門下的弟子所有人都率性豪邁,很快就已經冰釋前嫌。待南宮青青傷勢痊癒要離開天劍門時,眾人更是有點兒不捨得。
 
關於南宮青青的身體狀況,之後曾經有大夫替她把脈,發現她的脈象變得異於常人,難以言喻,又是無法解釋。南宮青青只知道自己的內力重新積聚於「十五大絡」以及「三百六十五小絡」,雖然內功及不上以前,但運起功來總算不再觸發舊患。
 
「說不定是因為伏羲內功訣的關係,青青她原本擅長控制體內真氣,所以在生死關頭下體內經絡產生了變化。」南宮雲如此解釋。
 
不過南宮青青堅持這是愛的奇蹟。
 




當然,除了南宮青青的傷勢,另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她和游同塵的大婚。南宮夫婦公開承認南宮青青是自己的親女兒後,順理成章亦答應了游同塵二人會出席恭賀他們。
 
事實上天劍門的出席,除了對於南宮青青有特殊意義外,對於游同塵也十分重要。
 
因為一個多月之後的大婚,游同塵便會與臨湘劍門、八八門、神農宮、天劍門四個門派結成親家。四個門派在江湖上都獨當一面,游同塵能夠娶到四個門派的大人物,也算是出盡風頭。有見及此,各門各派都不敢看輕這位二十出頭的武林盟主,紛紛送上賀禮,又答應會出席游同塵的大婚恭賀一番。
 
終於,游同塵的時代即將來臨;作為武林盟主,他的名氣開始趕上水清瑤,漸漸成為無人不知的武林人物。
 
然後,在游同塵和南宮青青回到臨湘劍門的第十天,於一個寧靜的晚上,游同塵再次聽到熟識的琴聲了。
 




 
「這琴音……她終於來了嗎?」游同塵半夜醒來,因為正準備結婚事宜,為了遵守禮數,他現在每天只能「獨守空房」──這是邑陽公主訂下的規矩。
 
游同塵下床打開窗戶,外面夜深人靜,獨有一曲徘徊在臨湘劍門的內園。「難道只有自己方能聽見此曲?」游同塵每次都會這樣問,但始終沒有人能夠解答。
 
游同塵只好穿上外衣,推門步出房外,並從後門離開臨湘劍門,往芙蓉峰頂的花海一直走。
 
在皎潔的月色下,遍地野花,只見烏洛蘭一人坐在草地上撫琴,如詩如畫;直至微風拂過,才把游同塵的思緒帶回現實。
 
不過游同塵並沒打算上前打擾,因為烏洛蘭正在演奏的琴曲實在太美,游同塵的任何動作都只會是掃興。因此游同塵選擇默默站在一角,靜待烏洛蘭的琴曲奏完為止──




 
「登!」烏洛蘭故意掐住琴弦,停了演奏。
 
「游公子,奴家說過每死去一位千歲,我就會來找你。你看,我是一位信守誠諾的女子吧?」烏洛蘭依舊打扮得十分妖豔而且性感。她站了起來,慢慢走到游同塵面前,撫摸著游同塵問道:「有想念奴家嗎?」
 
游同塵吞下口水,縱使他女性經驗豐富,但每次面對烏洛蘭仍然不自覺地血脈沸騰,只能懷疑她對自己施了什麼妖術。
 
「我還擔心因為連黑千歲不是我殺,所以烏洛蘭姑娘妳不來找我呢。」
 
「那的確有點可惜,但是那位叫南宮青青的姑娘也長得不錯,奴家喜歡。」烏洛蘭舔舌說著。
 
「妳別碰青青,」游同塵道:「如果妳有需要的話,大可以找我嘛。」
 
「不,我說過現在還不可以。至少要把所有千歲殺死,你才有資格跟我作出要求。」烏洛蘭搖搖頭,沒有放游同塵在眼內。
 




「其實妳都不管西王教的死活,為什麼姑娘妳是西王教的聖女?」
 
「看來你對西王教是一無所知……這個問題我建議你自己去找答案。」
 
游同塵很想確認烏洛蘭與西王教的關係,因為西王教是敵人,但游同塵又不想與這位漂亮的胡族女子為敵,便繼續問:「話說妳不怕西王教的人知道我們在幽會嗎?」
 
「呵呵,這裡只有奴家和游公子二人,其他人不會發現的。」
 
「是嘛……」
 
二人沉默了一陣子,本來因為上一次見面烏洛蘭為游同塵帶來《素女經》,所以他一直期待今晚烏洛蘭也會送自己什麼東西。
 
「沒有話要問的話,奴家就要失陪了。」
 
「欸?這、妳來的用意是什麼?」游同塵慌張地問。




 
「呵。」烏洛蘭沒有回答,只是低頭坐下,重新奏琴。同時間,游同塵頓感睡意,竟漸漸失去知覺倒在草地上。
 
可是到了第二天早上,他依舊在臥室的睡床上醒來,就像昨晚的一切都只是一場春夢。
 
「西王教聖女的意義嗎……」游同塵醒來後,只是記起這麼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