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昨晚跟烏洛蘭幽會的關係,睡得不太好,游同塵早上起來還是感到有點疲累。但是游同塵很想知道西王教聖女的意義,起床梳洗完便走了出房,打算找司馬幽如問問看。
 
在經過偏廳的途中,游同塵碰見南宮青青與小珣,便問:「妳們今早有見過幽如嗎?」
 
「司馬姐姐的話,她好像每天朝早都會到書房看書呢。」小珣回答道。
 
「說來也是。」
 
於是游同塵便走往書房,卻發現今早的書房裡面只有邑陽公主一人。
 




「哥?」邑陽公主好像正在寫著不可告人的秘密,一看見游同塵便連忙用手蓋住書紙。
 
更甚者,臨湘劍門的書房都是擺放道教書籍,跟邑陽公主扯不上任何關係,她的存在本身就很奇怪。不過游同塵對公主興趣缺缺,只是隨口問:「公主妳今早有見過幽如嗎?」
 
「沒有呢。」邑陽公主一邊回答,一邊揮手做著趕走游同塵的手勢。
 
「喔,好吧。」接著游同塵便離開了書房,心想:「難道幽如還沒有趕床?這真不像她的性格呢。」
 
──叩叩,游同塵返回正廂,走到司馬幽如的房前,敲了幾下門還是沒有人應門,看來她也不在自己房間。
 




「一大清早究竟往哪去了?」游同塵想起剛才路經練武場和正廳都看不見司馬幽如,靜心思考時,忽然間從旁邊的廂房傳來司馬幽如的叫喊聲。
 
「欸?那裡是……」游同塵慢慢走近聲音的方向,聽得很清楚那確實是是司馬幽如的喊聲。只不過聲音是從姬藻房間傳出來的,「小賤人、主人」等等的對話此起彼落。
 
游同塵心想:「看來太久沒有陪伴藻兒,藻兒不甘寂寞便捉了幽如來慰藉自己呢……真羨慕。」
 
但最重要還是她們相處融洽:南宮青青和小珣、姬藻和司馬幽如,無論做什麼只要她們高興就好。
 
「只不過現在幽如大概無暇理會我,唯有去找清瑤問問關於西王教聖女的事情吧。」
 




 
與司馬幽如和姬藻相反,身為臨湘劍門的掌門,水清瑤從朝早就已經在練武場上指點弟子功夫。可是當矜兒告訴她游同塵來找自己,水清瑤也暫時放下手頭工作,三人一同到旁邊的涼亭坐下休息。
 
「清瑤,昨晚西王教的聖女又找我見面了。」游同塵開門見山說。
 
「昨晚?我沒有收到消息說昨晚臨湘劍門有可疑的人出現呢。那位聖女是怎樣找你的?」始終是西王教的人,水清瑤不得不擔心保安的問題。
 
「她依舊用琴音誘導我走到臨湘劍門外面……但果然是沒有其他人聽見琴音嗎?」
 
「沒有,」水清瑤問:「矜兒妳有聽見?」
 
「我昨晚也沒有聽到什麼琴聲。」矜兒反問游同塵:「為什麼當時你聽見古怪聲音也不叫醒其他人呢?你和那聖女有什麼秘密一定要單獨見面?」
 
「矜兒饒命啊,我只不過害怕如果帶上其他人,聖女就不肯見我。而且聖女也不是壞人啊,最近幾次見面她都有給提示來幫助我。」
 




矜兒心想:「小孩子只要有人給他糖果,他就會把那人當作好人。而游同塵根本像小孩一樣幼稚,一定代替游同塵提防那聖女。」
 
「那麼游郎,昨晚聖女有跟你說什麼特別的嗎?」
 
「沒有呢。」游同塵失望地搖頭說:「她只是告訴我把剩下的五營千歲殺死,還有叫我自己找答案到底西王教的聖女代表什麼……其實這個也是我來找妳們的原因,妳們有西王教的資料嗎?」
 
「嗯?」水清瑤有點意外,「游郎你不知道西王教聖女的意思?」
 
游同塵一臉無辜,於是矜兒便說:「之前在陵園小姐不就解釋過西王教的教義?你這樣還對得起我們冒險加入西王教打探情報的臨湘劍門弟子嗎?」
 
「矜兒,游郎大概因為太多事情要處理所以才一時忘記,妳就別太苛責他了。」水清瑤平心靜氣地說:「就由我重新說一遍關於西王教的事情吧。」
 
根據水清瑤所說,西王教起源於西崑崙,因為供奉西王母為尊,所以自稱為西王教。
 
至於西王母,即「九靈太妙龜山金母」,尊稱「王母娘娘」,總稱「上聖白玉龜台九靈太真無極聖母瑤池大聖西王金母無上清靈元君統御群仙大天尊」。在道教上古神仙當中,西王母是一眾女仙之首,掌管天地間一切的陰氣,能夠保佑婚姻、生育、甚至是長生不老。




 
相傳三月初三為西王母的誕辰,西王教徒為了尋覓西王母的「轉世」,便會在西域四出尋找三月初三出生的女嬰,並把她帶到崑崙山請示上天。由於整個三月崑崙山都被大霧籠罩,假如上天認同女嬰是西王母的「轉世」,崑崙山的雲霧就會瞬間煙消雲散,而女嬰亦正式成為西王教的「聖女」。
 
換言之,聖女就是西王母在地上代行的人,她的說話就是上天的說話。而且西王教相信他們可以透過聖女,找到「升仙」的方法。
 
水清瑤補充道:「雖然聽起來像是神話傳說,但如果把『神仙』換成『天兵』的話,一切就不再是那麼虛無縹緲。」
 
「所以聖女就是天兵派到地上傳教的人?怪不得那她那種奇怪的魔功會有天兵的影子。」游同塵問:「但是我們一直相信的神仙真的等於天兵嗎?到現在我還是不能夠相信。」
 
「游郎的娘親也說過天兵是創造神。雖然不能夠確定,但你看看崑崙山上那宏偉的瑤池城,還有等級系統和蚩尤等等,也不難想像天兵的確與我們不一樣。」
 
「這麼一說,我們正在準備跟天上神仙開戰呢。」
 
水清瑤冷靜地回答:「不論天兵是什麼來歷,最重要的是我們不想再被天兵蒙在鼓裡,不希望任由他們擺佈,因此才要站出來反抗。」
 




「縱使我不懂什麼大道理,但那些天兵一直躲在玉龍殿後面暗中玩弄我們,感覺就很不舒服。」游同塵堅決地說:「終有一天我們要重回崑崙山,衝入玉龍殿,再一次跟天兵一五一十的說清楚!」
 
「嗯。」水清瑤也滿足地報以微笑,然後回到練武場繼續教授弟子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