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闖女兒家閨房,難道天兵都不懂得規矩和禮貌嗎?」
 
「妳不也是經常在深宵跟別人幽會?妾身還以為妳喜歡這一套。」
 
「這是我的能力所限,哪像妳們天兵可以任意穿梭於天地之間。」
 
「呵呵,妹子妳不是想成為天兵嗎?何必這麼介懷。」
 
某夜某處,當烏洛蘭獨個兒在房間作息時,玉龍殿的宮主忽然出現在床邊,打斷了烏洛蘭的睡眠。
 




「客套說話就免了,」烏洛蘭問:「元老會那群老頭子又有什麼指令?」
 
「元老會已經發出了最高指示,說現在時機已經成熟,要把反叛的果實一併摘下來。」玉龍殿宮主道:「六月十六日游同塵會邀請各門各派前往衡山見證他的大婚,屆時要將反賊一網打盡就靠妳的西王教了。」
 
「朝廷那邊不派兵圍剿反賊嗎?」
 
「妳這是明知故問?地上的皇因為天兵捉走了昭華夫人而鬧脾氣,不願跟天兵合作了。」
 
「可是捉走昭華夫人的人不就是妳?」烏洛蘭又說:「到現在我仍然猜不透妳的立場,妳這個人真不簡單。」
 




烏洛蘭知道天兵的社會比起地上人更加封建。天兵的權力集中於一眾老人支配的元老會,而玉龍殿宮主也只不過是元老會手下的一枚棋子。如果玉龍殿宮主想進身元老會,心中一定有什麼盤算。
 
「妳不要嘗試猜測妾身的想法,只要跟我的指示去辦就好。」玉龍殿宮主警告說:「我提醒妳這次不許失敗,不能手下留情;一定要殺雞儆猴,把游同塵等人通通殺死。」
 
「假如失敗的話會怎樣?」
 
「失敗的話,元老會便親自鏟除所有人,包括我和妳。」
 
「所以姐姐妳的命運也掌握在奴家手上喔?」烏洛蘭惡作劇地笑道。
 




「妳會不會自視過高了?」玉龍殿宮主同樣笑著消失,來無影、去無蹤。
 
 
距離游同塵的大婚還有一個月左右,烏洛蘭眼前的難題是大婚當晚如何把宴會的人一網打盡,尤其是游同塵本人。
 
當然她可以調動西王教五營的信徒圍攻,但衡山郡不屬於西王教的勢力範圍,如果由異地調動人馬必定會被對方察覺;而雙方人數差距太大的話說不定游同塵會取消婚禮,到時候就會觸怒天兵的元老會。
 
烏洛蘭有自己的計劃,她現時還不可以與天兵為敵。事實上除了一個人之外,根本沒有人有能力跟天兵作對。
 
「可是黑旗千歲被南宮青青所殺,剩下的三營千歲也不一定能夠敵過游同塵的女伴……這可麻煩了,想不到我的部下一個比一個廢物。」烏洛蘭回想起來,不論是五營千歲還是魔教的四臉人,始終都敵不過游同塵和她的紅顏,不禁嘆息道:「好想得到游同塵呢……」
 
對了,烏洛蘭靈機一動,喚起了四臉人的記憶,心想:「原來我要找的答案就在他身上。」
 
 
三天後,烏洛蘭一個人走上某山林;可是越接近目的地,地上就越多毒草陷阱。只不過這些都難不到烏洛蘭,作為魔教的前教主她對天下毒物同樣瞭如指掌,甚至能夠憑著毒草的分佈反追蹤到毒草主人的所在地。




 
不消三兩下功夫,烏洛蘭就站在茅廬門前,厲聲叫喊:「別躲起來了,乖乖給我走出來,我不會難為你的,姬先生。」
 
沒錯,烏洛蘭想起了魔教笑臉人曾經秘密煉製「酥筋星陽散」毒煙制伏司馬幽如,也知道姬重武為避開魔教而退隱江湖。本來烏洛蘭一直也找不到他的下落,但最近監視游同塵時便發現了姬重武匿藏的地方,然後就找到這兒。
 
「來者何人!」姬重武打開茅廬的大門,不敢怠慢,準備好隨時開戰的心情。
 
「放鬆點,你不認得我的聲音嗎?」烏洛蘭媚笑道:「你敢對奴家出手的話後悔的可是姬先生喔。」
 
「難道妳是……這……不可能。」姬重武立刻變得驚惶失色。
 
事實上烏洛蘭等級30,姬重武等級32,不計算魔功的話論表面是姬重武略勝一籌。而且姬重武活了這麼多年,有什麼風雨沒有遇過?可是他打從心底裡面害怕烏洛蘭,身體不由自主地發抖。
 
此時烏洛蘭收起笑臉,道:「『笑』,我們好久沒有見面了。聽說你身上的君影火華毒只是被游同塵用內功暫時壓制,但如果你再做出違抗本教的事,蠱毒藥引就會發作,你便七孔流血而死。我沒有說錯吧?」
 




「妳是……教主?」雖然姬重武在魔教一直聽從魔教教主的吩咐行事,但現在卻是他初次看見烏洛蘭的真身,雙眼睜得大大的。
 
「一日是魔教的人,永世也是魔教的人。『笑』,我需要你替我辦一件事情。」
 
「妳想怎樣?」其實姬重武心中大概知道烏洛蘭找上自己的原因,不過他實在不敢開口。
 
「我需要你把『酥筋星陽散』佈置在臨湘劍門裡面,在游同塵大婚當晚用毒霧將會場所有人都制伏。」
 
酥筋星陽散無色無味無臭,更是姬重武的獨門毒藥,平常人根本防不勝防。而且中了酥筋星陽散的人會立即骨軟筋酥,內力全失,只能任由西王教擺佈。
 
「妳這妖女,妳認為我會幫助妳去害藻兒嗎!」姬重武怒罵道。
 
「小心你的語氣,若果再冒犯我的話你恐怕性命不保。」烏洛蘭露出了奸險的表情,「你的女兒再過一個月就嫁給游同塵了,你也不想沒命看見吧?如果你死了,姬藻也不可能笑著的出嫁,你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
 
「妳、妳……」姬重武非常氣憤,但體內被種君影火華蠱毒,又不能反抗,唯有暫時就範再作打算,「好,我替妳做就是。但妳不能傷害藻兒,否則我也只好同歸於盡!」




 
「好啦好啦,我就不傷害你的寶貝女兒。」烏洛蘭心中嘲笑著,因為在她的計劃裡面,姬藻不可能有好下場。
 
其實烏洛蘭一直以來都想得到游同塵,是因為他本質沒有等級上限,是唯一能夠助她征服天兵的工具。只可惜游同塵被無謂的「愛」所束縛,只能跟相愛的人陰陽交合才可以提升等級上限,以至等級一直沒有大增長。
 
於是烏洛蘭想出了一個辦法,就是在大婚當晚把游同塵的六位夫人全部殺死;她要讓游同塵忘記所愛,沉溺玄素之術,令游同塵變成真正的種馬,確保他能夠跟任何女人雙修升等。
 
「女人罷了,西王教的女信眾要多少有多少。」烏洛蘭心想:「只是那六位夫人越死得慘就越好,甚至是在眾目睽睽下把她們先姦後殺,讓游同塵感到絕望,他就不會再執著沒有意義的愛。」
 
五花八門的詭計在烏洛蘭心中飄盪,她的真面目可是名副其實的大魔頭,為了力量而不擇手段的妖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