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節已過,隨著大婚的日子越來越近,臨湘劍門上下的氣氛也各走兩端:當然有人因為婚事而高興,同時間亦有人為了保安而奔波勞碌、心情十分緊張。水清瑤屬於後者,在大婚前的七天,依然跟敖維、老胡、司馬幽如三人一同討論西王教的動向。
 
「各門各派都已經起程前往衡山郡,受邀的人比之前預計的多,這都是游盟主活躍的功勞。」水清瑤慎重地說:「另一方面,因為朝廷最近放行,大家一路上都沒有什麼衝突的報告。可是根據各派的人以及探子的情報,西王教的藍旗營、白旗營、黃旗營一直在招兵買馬蠢蠢欲動,卻又遲遲沒有動作,十分古怪。」
 
敖維分析道:「當各門各派都齊集在衡山郡,到時候西王教就算出動上千人也難以對付我們。正常來說他們應該趁我們還沒有團結起來時逐一擊破才對。」
 
「這樣就更加可怕。」司馬幽如解釋:「西王教明目張膽地在外圍練兵,同時間又按兵不動,這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他們真正的意圖一定隱藏才招兵背後,我們要加強在衡山郡內的巡察比較好。」
 
「有道理。」敖維回答。
 




「另外我還打聽到有奇怪的情報。」司馬幽如說:「西王教除了招攬信徒整裝待發之外,他們還秘密召集了一眾黃花閨女,似乎另有目的。」
 
雖然眾人都認為西王教召集少女與游同塵的大婚沒有關係,但老胡卻憑直覺說:「閨女的話,怎樣想也是衝著我們盟主而來呢,哈哈。」
 
司馬幽如不好意思地說:「……雖然聽起來很荒謬,但這答案很有說服力。」
 
「既然如此我們要多加防範西王教的小動作。」水清瑤似乎也同意老胡的話,不過他們始終無法得知西王教的真正企圖。
 
 
又過了兩天,一些門派已經有代表先行抵達衡陽城附近,裡面其中一人就是姬重武。姬重武首先是單獨來到衡陽城,然後轉入小巷裡的一間古玩店,並說出以前魔教用來溝通的暗號。古玩店老闆確認了姬重武的身分後,便帶他上二樓見一個人,而樓上的那人就把竹簍給交了姬重武。




 
「裡面有九朵月季花,按之前聖女的提示把它們放到芙蓉峰上指定位置就好。」眼前二樓的陌生人,姬重武知道他來頭不小,甚至可能是西王教的某位千歲。
 
「嗯。」姬重武無言地接過竹簍。
 
由於姬重武體內的毒曾經發作,再發的話自己是必死無疑,所以他逼不得已要服從烏洛蘭的指令。可是如果因為貪生怕死而傷害其他武林正道,這樣還值得自己活下來嗎?
 
不對,自己本身作為魔教中人,早已雙手沾滿鮮血。姬重武心想,自己其實是死不足惜,不過至少要死得有價值。在離開之前把烏洛蘭的計劃告訴給游同塵和姬藻,又或者要跟烏洛蘭同歸於盡也好,但絕不能在這裡無謂反抗而白白送命。
 
「可是藻兒……唉。自古忠義兩難全嗎?」姬重武依舊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是默默把竹簍背上,然後出發登上衡山臨湘劍門。




 
 
「姬世伯!」姬重武來到臨湘劍門,第一個看見的人是游同塵。
 
「賢侄別來無恙?我看自己有空,便提早了幾天來到府上作客,不打擾吧?」
 
「當然沒有問題,藻兒知道姬世伯來她一定會很高興!」游同塵看見姬重武身後的竹簍,便問:「要先放下行李嗎?我馬上叫人來幫忙──」
 
「不用了……其實……」姬重武欲言又止,「不,忘記它吧,不用招呼我也可以。」
 
話說到一半,姬藻剛剛在客廳檢視了禮服後,在花園看見游同塵和姬重武侃侃而談,便興高采烈地走上前捉住姬重武,笑道:「爹爹!你來看女兒了嗎?」
 
「喔,藻兒乖,爹來看妳了。」姬重武看見姬藻滿心歡喜的,心裡突然酸了起來,強顏歡笑,然後背上的竹簍變得異常沉重。
 
「可惜女兒約了小賤……司馬姐姐她準備婚事,暫時不能招呼爹爹。今晚女兒再跟爹爹敘舊好嗎?」姬藻溫柔地說。




 
「嗯,藻兒妳先去忙吧,我照顧自己就好。」
 
「怎麼可以?」姬藻對游同塵嬌嘖道:「你要替我照顧爹爹啊!」
 
「呵呵,夫人的命令小的不敢違抗。」游同塵心想,縱然姬藻平日十分任性,卻在父親面前總是裝巧作乖,有時候很叫游同塵羨慕。或者這就是她們兩父女自幼相依為命的關係吧。
 
目送完姬藻遠去,游同塵便盡地主之誼(即使游同塵自身也是在臨湘劍門作客),為姬重武準備廂房休息。二人寒暄一番,姬重武就隨便找了個借口離開,獨自在臨湘劍門周圍閒逛。
 
原本姬重武在上山前有拼死拆穿西王教意圖的想法,但看見姬藻後這想法又動搖了。俗語有云:「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姬重武始終放不下姬藻。
 
但換角度想,雖然姬重武不能主動背叛西王教,但如果有人能夠悉破西王教的計劃的話,這也不是自己的錯。所以姬重武一邊把月季花栽種在臨湘劍門的各個地方,一邊祈求有人能夠洞察月季花的秘密。
 
九朵月季花,各自以九宮八門分佈在臨湘劍門裡面。有的種在花壇中,有的種在樹下,有的則擺放在室中花瓶;結果排列成為「三奇六儀陣」,把臨湘劍門鎖在陣中。
 




而最重要的月季花本身,其實花朵是烏洛蘭特別培種的花,名為「天音月季」。天音月季即使到了花期亦只會含苞待放,直至烏洛蘭奏以琴音,月季才會盛開。
 
當然,烏洛蘭交給姬重武的天音月季,花蕾裡面還包著「酥筋星陽散」。於是只要九朵花一同綻開,整個臨湘劍門就會身陷三奇六儀的毒陣當中,沒有人能夠逃得過毒霧的侵蝕。
 
「剛才就衡陽城所見,西王教以經有少數人滲入在內,相信一定有人會在大婚當日混入臨湘劍門。」姬重武暗自憂心:「沒猜錯的話這次西王教是精銳盡出,勢要把山上的人一網打盡……假如其他人都中了酥筋星陽散,即使游少俠武功再高,恐怕亦敵不過西王教的精銳……還有魔教教主那妖女。」
 
烏洛蘭的實力,作為以前得力助手的姬重武就最清楚不過。就算他體內沒有君影火華之毒,烏洛蘭的武功還是遠遠在自己之上。要是她在大婚當晚親自上陣,到時候自己就成了西王教的幫凶,這是姬重武不願看見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