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暗的角落爬起,游同塵感到一陣頭痛,而屋外則傳來吵鬧的打鬥聲。究竟發生什麼事情?游同塵沒有先前的記憶,腦海一片空白,只發覺自己在無人的房間內甦醒過來。
 
但是游同塵的身體彷彿不屬於自己一樣,四肢不聽使喚,只能呆坐在地板上。過了不久,外面的打鬥聲停了下來,取而代之是女性慘叫聲和悲哭聲……是游同塵六位夫人在叫喊求助!
 
游同塵彈起來,推門出外,發覺練武場上屍橫片野,所有賓客通通死了,六位夫人衣衫不整的被一群陌生人拳打腳踢。可是見到如斯情況,游同塵居然不自禁地有了生理反應。他不敢相信自己,他覺得自己簡直是禽獸不如。
 
「不許你們碰我的夫人!」游同塵突然手握祝融劍,便衝向一堆陌生人當中亂砍,頓時所有人、所有屍體、所有晚宴佈置都煙消雲散,如同最初什麼都不存在一樣。
 
萬籟俱寂,一絲琴音始從遠方傳來,游同塵才明白一切都是烏洛蘭所操縱的幻象,也是烏洛蘭正在控制自己的慾念。
 




什麼東西都可以開玩笑,唯獨是六位夫人不能!竟然以最心愛的人傷害自己,原先游同塵覺得烏洛蘭並不全是壞人,現在卻不可能饒恕她。
 
「給我滾出來!烏洛蘭!」游同塵仰天長喊,卻除了琴音之外得不到任何回應,續道:「妳不出來我就要把妳抓出來!」
 
於是游同塵直奔往琴音的盡頭,不消一會,就在祝融峰上找到了烏洛蘭的本人。
 
「為什麼妳要這樣做!這裡是什麼地方!快把我放出來!」一連三個問題丟向烏洛蘭,烏洛蘭卻只是輕佻地回答:
 
「奴家只是太想念游公子而已,何不忘記那幾位夫人,跟奴家雲雨快活一番?」說著的同時,烏洛蘭寬衣拉至膀下,彎腰半露出粉嫩的雙乳,一副誘人的姿勢。
 




「妳這污穢的妖女,豈能跟我的夫人相提並論!」
 
「別這樣說嘛,況且游公子那幾位夫人不是同樣污穢不堪嗎?剛才你沒看見她們被污辱的場面?」
 
「那只是妳製造的幻象,騙不到我的!這裡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世界!」游同塵激動地大叫。
 
「就算這裡只有幻影,難保你的夫人不會在現實中遭到相同對待喔?」烏洛蘭笑道:「游公子你不在她們身邊,你肯定她們在西王教群攻之下會安然無恙?習武之人全部都很粗魯,奴家替你幾位嬌妻感到可憐呢。」
 
「別胡說!」一怒之下游同塵轟出撼天動地的劍氣,地面劃出碎石裂痕直撲向烏洛蘭!而烏洛蘭則如幻影般消失,再重聚;一襲劍氣穿過她的身體,只有打在她背後的石山當中。
 




「這裡是奴家的世界,游公子你沒可能打得倒我。」
 
「我要離開這裡!」游同塵大聲說,可是這個惡夢沒有終結,大概只有消滅夢魘的主人才能真正地醒過來。
 
烏洛蘭奸險道:「乖乖留在這裡可以快活一輩子,何必執意殘酷的現實裡面?」
 
「我要殺死妳!」每過一分,六位夫人就更添一分危險。這刻游同塵擔心得要命,什麼東西都不管了,一來就是全力出擊!
 
 
事實上,游同塵的擔憂不無道理。那邊廂水清瑤等人與西王教三位千歲的過招,很快就處於劣勢。尤其是水清瑤和司馬幽如對聚魔功毫無抵抗之力,只有南宮青青能夠與藍旗千歲打成均勢。
 
但考慮到守在外面的敖維已經被烏洛蘭制伏,西王教另一隊人馬又趕緊上山,情況只會越來越壞,無疑是一片絕望。
 
──鏗!水清瑤的劍一碰到白旗千歲的白翠鉞就整個彈開,二人的力量根本差天共地。
 




其實像翠鉞和胡節這類古武器都只是象徵性的用途居多,現在已沒有人把它們用來作武器。可是八八門擁有完整的古武學套路,再加上魔功的加持,變相如虎添翼,揮灑自如。
 
白翠鉞是一把單手斧,極之笨重;可是一旦克服了靈活的問題,每一擊抵得上九鼎重,水清瑤擋下幾招之後手腕已經麻痺、沒有感覺。
 
另一方面,司馬幽如的對手是黃旗千歲,武器為鎢金雙鐧。鐧是四面向內凹的金屬長棒,雖然無鋒,但重擊對手甚至連盔甲都擋不住,能夠直接震碎敵人的五臟六腑。
 
碰巧司馬幽如的武功只是以輕靈見稱,所以擅使判官筆,稍為重一點的武器都不太能夠駕馭。她面對黃旗千歲的鎢金雙鐧只能避其鋒芒,旁敲側擊。
 
南宮青青看見兩位姊妹在魔障下痛苦抵抗,唯一的寄望就只有自己罷了。她的對手藍旗千歲,雙手握著胡節,實際上就是竹製的節杖,頂端還綴有紫黑色的羽毛。
 
「受死吧!」南宮青青躍身一劈,卻被藍旗千歲用胡節輕輕架開。原來南宮家傳的食鐵劍能剋制天下所有金屬兵器,反而對竹製的胡節沒有法子。這不是說食鐵劍不能砍斷竹子,而是該竹杖本身就難以被劍砍斷而已;加上南宮青青劍法向來以守代攻,要她主動出擊反而無法發揮所長。
 
「南宮姐姐、司馬姐姐、水姐姐……」小珣在一旁看得十分憂心,卻無能為力。另一方面姬藻則努力在破解父親所製的酥筋星陽散,她深吸一口氣,然後用天賦的才能嘗試分析毒氣裡面的成分。
 
「酥筋星陽散……『星』是天南星,即半夏;『陽』是朔日草,亦即是側金盞花!」姬藻自言自語地說:「此兩種毒主要能麻痺別人的經絡和臟腑,不怪得能夠使人用身酸軟,內力盡失。」




 
姬藻想起小時候父親的教導,毒材和藥材其實同出一轍,分別只在於如何煉製。所以毒性越是猛的材料,藥效也是越厲害。
 
「酥筋星陽散的解毒劑很可能同樣是另一種毒物!」姬藻捉住邑陽公主質問:「妳最近有沒有接觸奇怪的有毒植物或者生物?」
 
因為剛才小珣有替邑陽公主解釋現狀,公主知道事態嚴重,便細心思考。可是公主真的毫無頭緒,畢竟好端端沒理由會走去碰有毒的東西。
 
「妳再想不出我就當妳跟姓游的通姦啦!」姬藻大叫。
 
「姬姐姐不要生氣,這樣會嚇倒公主的。」小珣說:「不如公主回想一下今天做過什麼事情吧?」
 
「欸……不就看書、唸經、吃飯和睡覺……」邑陽公主回答。
 
「嗯?小珣記得公主還喜歡偷偷地在書房寫著什麼吧?那個也有關係?」
 




「沒關係啦!」
 
但姬藻不願放過每一個可能性,被追問著邑陽公主:「妳寫什麼給我看一下!」
 
邑陽公主不肯就範,姬藻便施暴一般扯開公主的上衣,在她懷中取出公主一直愛寫的書冊。
 
一打開,姬藻發現裡面全是描寫著游同塵和六位嫂子的日常生活,乍看之下還以為公主是什麼人派來的奸細,因為工作要寫下監察報告。可是連游同塵跟自己的床事都記錄得巨細無遺,這顯然不是什麼偵測的報告,而是私人興趣罷了。
 
「這是什麼!」姬藻反應十分敏感,而邑陽公主連忙想把書冊搶回來,卻被姬藻避開了。
 
「別偷看別人的日記啊!」邑陽公主抗議道,可是姬藻沒有理會,甚至把書冊放在鼻前嗅著,引來邑陽公主的罵聲:「妳是變態嗎!」
 
「不對,這氣味很古怪……!這是夾竹桃的氣味?」姬藻天生異稟,不止眼功耳功厲害,就連嗅覺同樣出眾。
 
她記得父親說過,夾竹桃全株有毒,樹幹油脂更加是劇毒所在。可是為什麼這本書冊會有夾竹桃的氣味?




 
「是墨水!快把妳平常用來書寫的墨錠給我看!」
 
不出姬藻所料,邑陽公主的墨錠果然有一陣夾竹桃的氣味。
 
雖然墨水一般用油燒松木取煙製成,如果邑陽公主的墨水是用夾竹桃的樹油燒製,一切就說得通了。當然為何要以夾竹桃燒製就是後話,說不定是皇宮的玩意。但這些都無關重要了,因為姬藻終於找到酥筋星陽散的解毒方向。
 
「我是神農宮大小姐,姬重武的女兒,不可以被其他人看扁的!」姬藻心裡下定無比決心,拿著邑陽公主的日記一口氣跑往內殿,誓要破解酥筋星陽散之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