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明月被烏雲所蔽,游同塵在黑夜中化成一片幻影,接連使出「乾為天」與「天火同人」兩招!配合游同塵出手無色無相,無起無終,於是本招未到,變招先來,劍影轉眼間已斬在烏洛蘭面前!
 
但烏洛蘭也不是善男信女,她使勁運功,一股寒氣襲來,全身猶如寒冰白玉,把周圍的空氣都冷卻變成霧水。霧裡看花,原本無聲勝有聲,烏洛蘭忽然臉容扭曲,雙手急撥琴弦,琴音使霧中泛起漣漪,嘈嘈切切的氣勁互相交錯,從不同方向把游同塵的每一劍都截下來!
 
能夠輕易接下游同塵的三皇五神劍已經絕不尋常,只用琴弦真氣化解游同塵五蘊皆空的出手更是天下無雙。
 
但是烏洛蘭並非游刃有餘,看她猙獰如妖魔的面孔就知道。尤其她每次左手想滑按第七弦時,豈料七弦已在之前斷掉,便一手抓空,琴曲亦不時露出空隙。
 
縱然烏洛蘭故意隱瞞斷弦之事,但敖維憑直覺聽出有異,就從別途進擊烏洛蘭;他出劍手法之怪異決不下於游同塵,同樣是烏洛蘭不能預測的招式。
 




要同時要對付兩頭怪物是意料之外,烏洛蘭面色一沉,滑空的左手一揚,幾顆小圓珠竟電光火石間猛然擊向敖維的雙眼!
 
其實那些小圓珠只不過是她隨手在地上拾起的小石頭,但烏洛蘭運功十成擲出,石頭在風中猛烈打轉,竟打磨得像玉石一般光滑,可想而知烏洛蘭的出手有多兇悍。
 
──數下響聲,敖維的長劍在半空攔下石頭,並在劍身刮出些微火花,如煙火般短暫照亮周圍黑暗,烏洛蘭驚訝的樣子清晰可見。
 
因為烏洛蘭沒有料過敖維能擋下她的出手,這下子她被二人夾擊之勢已成了形,於是馬上棄琴出擊,配以輕功周旋在游同塵與敖維中間。
 
「游公子,你我共同的敵人不是天兵嗎?只要你歸順於我,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登上天下第一!」烏洛蘭出掌的同時喊道:「你看看自己一身暖流,等級已經突破變成5,一切都是拜我所賜。」
 




游同塵驚覺自己等級提升,唯一的可能性就只有夢中跟烏洛蘭交合的一幕。但游同塵不敢相信,因為那不是游同塵的意願。烏洛蘭見狀,便露出狡詐的笑容,續道:
 
「我有能力在虛幻當中操縱別人的七情六慾,這樣游公子你要跟哪家女子陰陽雙修就不再有任何顧忌,不是很好的事嗎?」
 
事實上,烏洛蘭的魔音攝魂大法甚至可以令到游同塵犯淫而不破淫戒。因為一切戒律皆源於內心,只要能夠擾亂心神,就能擾亂萬物規律──天兵的武功理論盡是如此。
 
「這太荒謬!」游同塵飛步走近烏洛蘭,放棄防守,猛斬向烏洛蘭身上的不同穴道,心想任何一招得手都可以立即制伏烏洛蘭。
 
「哪裡荒謬了?如果你要打敗天兵,你就需要無限地升級。我只是提供最直接的方法給你而已。」烏洛蘭沒有停下來,在閃避旁邊敖維攻勢的同時,又擊出一陣寒光,以掌風借力打力化解游同塵的劍招。
 




此時敖維插口道:「妖女住口!妳要傷害本門中人,都是不安好心,別裝模作樣了!」
 
「武林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弱者的存在意義只是成為強者的食糧罷了。」烏洛蘭冷淡地嘲諷:「武功高的就代表成功,武功低的永遠只是一個失敗者,你要選擇哪一個?」
 
游同塵回答:「為什麼要用結果去量化一個人的價值?就算我可以跟天下女子雙修升級,但若沒有所愛,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烏洛蘭一聽見無謂的愛,思緒的動搖並沒有逃過游同塵的雙眼。於是游同塵立即以劍氣重擊烏洛蘭,把她轟到地上一旁!烏洛蘭頭上的金花冠也一同掉到地上,變得披頭散髮的,活像一隻女鬼。
 
「哼,你以為單靠這種天真的想法就可以打得贏天兵嗎!」烏洛蘭看見瑤琴在旁,便十指抓弦,奏出異常刺耳的高音!耳鳴回聲過後,四周一片寂靜,游同塵和敖維都暫時失去了聽覺。
 
「──!」
 
敖維聽不見烏洛蘭的叫喊,更聽不到她的出手,反應比平常慢了半秒,就被烏洛蘭狠狠地一掌打在肩上,左手頓時脫臼!
 
游同塵猛搖頭,但聽力沒有復元,烏洛蘭已經衝向自己猛轟三掌──




 
人的知覺大部分來自視覺和聽覺,現在游同塵只看見無聲的畫面,彷彿有一種聲畫不同步的偏差感,想提劍格擋時冰冷的掌風早已擊中了自己的胸口!
 
「──!」
 
游同塵依然聽不見烏洛蘭對自己的喊話,但讀唇看似是將要置自己於死地。這是最後一擊了,但游同塵剛才中了烏洛蘭一掌,寒氣在體內流竄,好不舒服。
 
面對生死關頭,游同塵把瞳孔放到最大,看見烏洛蘭拉後右手奮力出掌,一切猶如慢動作般。即使如此,游同塵始終沒有信心接下這一掌,便押上自己的生命對賭一場!
 
──烏洛蘭右掌從左邊轟來,游同塵右手把祝融劍拋向烏洛蘭的眼前,緊接右手掌心朝天集氣,迎面轟出一掌!可是雙掌交錯,烏洛蘭和游同塵同一時間擊中對方心口,卻只有游同塵猛然吐血。
 
「跟我比內功你是嫌活得太久了嗎?」烏洛蘭說著的同時,掌心依然貼在游同塵胸前,以魔功折騰著游同塵。
 
「但是妳只想控制我不想殺死我吧?我也有差不多的想法。」游同塵亦是用掌心緊貼在烏洛蘭胸前,把真氣源源不絕地灌進烏洛蘭體內。
 




「這是……你在幹什麼?」烏洛蘭發現不對勁,因為游同塵不是以內勁傷害自己,而是純粹地為自己送入真氣。
 
「嘿,妳還不明白嗎?既然我已經不想殺妳,或者這樣做是唯一的方法。」
 
論內功之深,烏洛蘭遠勝於游同塵。不過游同塵能夠吸納外來真氣化為己用,若比持續,游同塵絕不會輸給烏洛蘭。
 
「難道你……!」烏洛蘭想離掌退避,但內心一陣掙扎,就已經太遲了。
 
只見烏洛蘭雙頰泛紅,原本猙獰的臉容像冰雪融化一般,整個人都軟了起來,向前跌在游同塵懷內。
 
「居然成功了……是因為她的幫助嗎?」游同塵感到烏洛蘭的身體有一點暖意,當場鬆了一口氣。
 
一切源於游同塵看見烏洛蘭能夠用魔功侵蝕自己內心,相對地他的出手又能化解烏洛蘭的魔障,因此游同塵就嘗試淨化烏洛蘭的內丹,看看能否直接把她收拾。
 
一個人的內丹是內功之本,在游同塵拼死出手下,烏洛蘭內丹被淨化,一身魔功被廢,已經沒有反抗能力。另一方面,臨湘劍門裡的西王教眾亦敵不過水清瑤等人,被逼投降。




 
結果,西王教的侵略便以徹底的失敗而告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