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撥回三天之前,當游同塵在祝融峰上廢了烏洛蘭的魔功後,烏洛蘭便失去知覺,任由身體依附在游同塵懷裡。
 
──忽然刀光掠過,黑夜中敖維的長劍已經指向烏洛蘭的後腦,並冷冰冰地對游同塵說:「此妖女不能不殺。」
 
「可是……!」游同塵抱著烏洛蘭,覺得現在的她只不過是一位普通的胡族少女,加上之前憎恨的念頭因為「五蘊皆空」的狀態下一掃而清,游同塵實在不忍心殺死烏洛蘭。
 
敖維續道:「你忘了有多少兄弟死在西王教手上嗎?若不除去此妖女,試問如何服眾。」
 
游同塵不懂得怎樣反駁,烏洛蘭的確傷害了很多武林正派,就這樣放過她未免太過婦人之仁。不過游同塵一半色心,一半佛心,始終不願意眼睜睜看著烏洛蘭被殺,便對敖維提議:
 




「此事容後再議,我想先回去看看臨湘劍門的情況。而且我們有西王教聖女在手,我猜西王教的人也不敢亂來吧。」
 
「哼,你別忘了你自己的身分。」敖維拋下這句話就走了,看來他並不太擔心臨湘劍門的狀況。
 
「唉。」於是游同塵把烏洛蘭抬在肩上,然後一個人急步回去臨湘劍門。
 
重回臨湘劍門,游同塵一踏進內,發現一眾西王教徒已被制伏,三位千歲更是身負重傷,無力反抗。雖然正派人士也有不少人受了傷,可是現場彷彿延續著原先婚宴的氣氛,大家臉上都沒有愁雲慘霧,反而因為第一次能夠正面打敗西王教而高興。
 
「主角出現了!」幾個人看見游同塵回來,便高聲歡迎這位原來的大婚主人家。六位夫人看見游同塵安全回來,也放下了心頭大石,卻同時又察覺到有異樣。
 




其他門派的人也注意到游同塵抬著一位衣衫不整的少女回來,甚是好奇,引來其中一位滿身肌肉的男人笑問:「盟主帶了第七位夫人回來嗎?」
 
問後全場都靜了,那人才意識到好像說錯了話。游同塵亦始感到殺氣從六個方向傳來,心想就算是小珣也不會容許自己在大婚當日跟其他女人一起吧!於是連忙解釋:
 
「別開玩笑了,呵呵……我帶回來的是西王教聖女。因為臨湘劍門的敖兄剛才在門外被聖女偷襲,我便與敖兄聯手制伏西王教聖女罷了,哈哈……」
 
在場的傳統正派聽見都笑了,而被擒下的西王教徒則垂頭喪氣。
 
「果然是武林盟主,武功蓋世,所向無敵!」的而且確,以現在游同塵的武功,說是天下第一也不會差很遠。看見游盟主親自出手捉拿了西王教的聖女,那些想奉承游同塵的人就一起上前湊熱鬧;場面就好樣獵人帶著野豬歸來,一眾原始部落的住民正在討論如何把獵物烤來吃一般。
 




只不過住民裡面有一位想直接宰了獵人來吃,那就是南宮青青。
 
察看南宮青青沉不住氣,水清瑤馬上捉著她的手,並在耳邊說:「青青,今天是大好日子,不同門派皆在席上祝賀。當看在我的份上先忍耐一下好嗎?」
 
畢竟曾是「夫妻」,南宮青青就聽了水清瑤的話沒有生事,只是用著愛恨交纏的眼神凝望著游同塵。
 
游同塵虛心作祟,心想:「果然等級是騙不了夫人嗎……」對比起之前烏洛蘭,南宮青青散發出來的殺氣更加強大,逼得游同塵全身冷汗不停在冒,雞皮疙瘩。
 
其實婚禮在西王教出現時已經取消了一半,不過游同塵今夜以武林盟主的身分迎娶了六位妻子,同一時間又把西王教的精銳一網打盡,已經是一個令人十分鼓舞的戰果。
 
至於如何處置一眾被擒的西王教眾,經過一輪商討後,大家都同意交回八八門作主。由於西王教、魔教、八八門,三者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老胡為了重振八八門的名聲,打算借此機會帶這群叛徒回去豫州山陽,由八八門親自重罰,以儆效尤。
 
始終八八門不能一直寄住在臨湘劍門裡面。老胡心想,經此一役西王教已經群龍無首,朝延應該會放棄支持西王教,不再針對武林正道吧。
 
「把那妖女留下來!」這話居然出自游同塵的其中一位夫人,姬藻厲聲道:「我的爹如今去向未明,至少要她醒來供出爹爹的下落。」




 
的確這是烏洛蘭在姬藻心目中的唯一價值,只可惜烏洛蘭被散功之後過了一整晚也沒有甦醒。
 
 
經過了一日兩夜,各門派紛紛下山回去,老胡亦帶領八八門的弟子回歸山陽根據地。臨離別前,游同塵利用他的內力助老胡廢了其他西王教徒的魔功,好讓他們無力反抗。
 
在其他人下山後,烏洛蘭終於醒過來,也說出了姬重武的下落,原來只是被收押在衡山某山洞之內。於是姬藻馬上依照烏洛蘭的情報救回被囚禁的姬重武,同時又鏟除了衡山上西王教的餘黨,父女終於重聚。
 
這是可喜可賀的大團圓結局,當晚未知是否六位夫人心情特別好,她們竟主動邀請游同塵補回大婚之日未能洞房的遺憾,相約在臨湘劍門內,新築的豪華廂房裡面靜候游同塵駕臨。
 
游同塵得悉後感動得淚流滿面,心想:「終於可以不用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啦!」便興高采烈地哼著歌,滿懷期待的跑往廂房。
 
「夫人讓妳們久等了!」游同塵雙手推開廂房大門,看見可愛的小珣在房間內恭迎自己,便上前想抱起她──
 
豈料殺氣從頭頂襲來,一人輕靈地躍到背後,並用麻布袋套住了游同塵的上半身!




 
游同塵想掙扎,誰不知一條鋼鞭猛然抽來,將游同塵與麻布袋緊緊綁起來!說時遲那時快,又有一人運用了九宮八門之法,一腳掃往游同塵下盤的虛位,游同塵整個人浮在半空當中──
 
呯!凌厲的內勁,似是臨湘劍門的心法,有如滔滔洪水,一掌把游同塵攔腰轟到床上,毫不給予游同塵半點喘息的機會!
 
所有動作都在電光火石之間進行,可說配合得天衣無縫。游同塵被拋到床上,雙眼以及上半身又被布袋套著,動彈不得。游同塵心想:「這裡不是六位夫人的閨房嗎?」
 
可是他還沒有搞清現狀,又在旁邊傳來了少女的聲音:
 
「去死啦!」
 
好像是什麼人用木棍大力敲往自己腦袋!幸好此人沒有內功,否則就真的要被活生生打死……想到這兒,游同塵眼前一黑,漸漸失去了知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