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怎會這麼突然?」游同塵聽到皇上要召見自己,便好奇問:「有說是什麼原因嗎?」
 
「父皇只是托人告訴本公主想見一下你們,其他事情我不回答。」邑陽公主看見游同塵面有難色,又問:「難道哥認為我會害你嗎?」
 
「當然不是這意思,我的好妹妹是天下間待我最好的人!」
 
「那麼明天就要起行,全部人也得跟我走,這是聖旨。」邑陽公主吩咐道。
 
「全部人嗎?」游同塵再問。
 




「不包括那魔教的。」邑陽公主說:「那女子留下來,除非哥你也想娶他入門。」
 
「「姓游的你敢?」」姬藻與南宮青青四目瞪眼游同塵。
 
「不……但我擔心烏洛蘭姑娘會有危險而已。她被天兵盯上,又沒有武功旁身。」游同塵提議:「不如簡單為她指點一下武功,好讓她有能力保護自己,好嗎?」
 
「游郎你是說認真的?」水清瑤說:「我不想冒犯烏洛蘭姑娘,但只怕門內沒有人願意教授她武功。」
 
「這個嘛,我想起很久以前胡前輩在九華派那裡獲得了幾本武功秘笈,但當時因為我等級不高很多都學不到,實在有點浪費。」游同塵說:「假如我把九華派的秘笈暫時讓烏洛蘭姑娘保管,這樣就不用麻煩到臨湘劍門的各位師兄吧?」
 




「游公子你實在不用為奴家操心,」烏洛蘭嫣然道:「就算我死在天兵手上也是報應。」
 
水清瑤沒有理會烏洛蘭,就下決定道:「九華派的武功秘笈不屬於本門管理,我沒有意見。可是烏洛蘭姑娘應當為自己過去所犯下的罪行懺悔:日間我會把妳交由敖師兄接管,至於晚上妳要自修武功我們就不過問。」
 
「這樣就好!」游同塵笑著對烏洛蘭說:「妳以後就忘記那些速成的魔功,由基礎慢慢打起吧。武學沒有捷徑,最快一途只有腳踏實地地走!」
 
矜兒冷道:「這句話最不應該出自你口中吧。」
眾人苦笑,但總算冰釋前嫌。翌日游同塵和六位夫人就跟隨邑陽公主離開衡山,同時間臨湘劍門和烏洛蘭又再次交由敖維管理。
 
 




從衡陽往洛陽之路,所需路程要差不多十天;其間不是在野外過夜,就是在鄉間旅店借宿。縱然這些都不是問題,只不過游同塵自成婚以來,仍未曾跟六位夫人行夫妻之禮,游同塵顯然有點按捺不住。
 
於是在途中某一天的中午,趁眾人在驛站下馬休息,游同塵就忍不住想想從後抱起小珣──
 
「噹!」背後的邑陽公主忽然用硬物襲擊游同塵,重重地敲響他的後腦,並鄙視道:「別在親妹妹前做這些淫穢的事情!」
 
「我只不過想抱一下小珣罷了,」游同塵回頭抗議:「怎麼妳隨身攜帶了墨硯啊!」游同塵始發現原來公主雙手舉起墨硯襲擊自己。
 
姬藻便冷笑說:「筆墨嘛,我記得某人有偷寫色情日記的──」
 
「不許胡說!」邑陽公主轉向猛揮墨硯拍打姬藻,卻一一被姬藻輕描淡寫地避開。
 
「呵呵,本小姐已經看穿妳的本性,妳這個小色女。」姬藻因為自己的大小姐屬性被邑陽公主取代而深深不忿,難得找到機會,當然肆意嘲弄一番。
 
「又多了一個受害者嗎?」司馬幽如看見二人你追我逐,便概嘆道:「嘛,多一個人分散姬小姐的注意力也不是壞事。」




 
一路上盡是這樣吵吵鬧鬧,彷彿在游同塵身邊不會有清靜的日子,所以十天的路程也是轉眼就過,在嬉笑聲中八人很快就來到了豫州洛陽。
 
 
其實在旅途當中,為了讓游同塵發洩無謂的精力,水清瑤、司馬幽如、南宮青青三人有輪流鍛鍊他的武功。所以來到洛陽時,游同塵已經有她們等級的一半,等級11,其實也不用怎樣掩飾自己的等級了。
 
況且其他人看見游同塵,第一個反應不是看他的等級,而是看他身邊七位華美的少女。眾人都在猜想究竟他是何方神聖,能夠攜著七仙女同遊洛陽。
 
「好像被人用奇怪的目光望過來了。」邑陽公主不悅,便催促道:「我們直接走去皇宮吧。」
 
「可以就這樣入宮嗎?」游同塵問。
 
「你當本公主是什麼人?已經有將軍在外面等候我們了。」
 
果真如邑陽公主所說,一位氣宇軒昂的大將軍正在宮門外恭迎邑陽公主的一行人;看見一眾士兵對公主行禮,游同塵才記起自己的親妹妹是名副其實的千金公主。




 
「別呆愣著,跟本公主走吧。」
 
重臨皇宮禁地,游同塵忍住不回想自己淪落到要當男寵的過去,又祈禱不會碰到之前照顧自己的那位陳公公,免得被其他夫人取笑。只不過數百步,但每步都膽戰心驚;終於走到紫微宮的乾陽殿,游同塵又再一次拜見龍顏。
 
「朕聽說了游卿的事蹟,知道八八門與臨湘劍門皆被陰險之徒陷害。」皇上坐鎮龍椅上威風凜凜道:「朕已經撤銷了對各位的通緝令,並懲處了那些無能的官員。」
 
關於皇上所言,游同塵當然知道是門面話,但他無意反駁。因為游同塵一早就被皇宮莊嚴的氣氛所震懾,特別是殿上整齊的天子衛隊;就算他們武功及不上游同塵,氣勢卻比游同塵厲害得多。
 
游同塵與六位夫人跪禮後,雙方作了簡單的開場白,皇上也讓眾人平身,然後開始說著正事。
 
「朕一向敬重武林中人,只希望游卿不要誤會朕的本意。」皇上又說:「但雖然朕撤銷了各位的通緝令,游卿依照是帶罪之身,卿可知否?」
 
「欸?」游同塵一臉茫然,皇上便說:
 




「游卿公然迎娶六位正妻,有違禮教,本應有罪。不過根據邑陽公主的報告,朕認為游卿是誠實可靠之人,而非下流之徒,所以特許游卿迎娶六花夫人,下不違例。」
 
「謝皇上。」游同塵終於知道為何邑陽公主吩咐要帶上六位夫人。
 
「哈,不僅如此,」皇上得意道:「為了表揚游卿興復武林,剿滅邪教的功勞,朕還要策封你為臨湘縣開國侯,希望你日後能夠為社稷盡力,以實踐俠義之道。」
 
游同塵心想:「這就是『加官進爵』!雖不知道是哪一級的爵位,但封爵至少應有食邑千戶,俸祿千石,更重要是妻妄成群,豈不妙哉!」接著一邊妄想,一邊會心微笑。
 
正當游同塵想感謝皇恩之際,司馬幽如插口道:「民女司馬幽如,經常聽我家相公說行俠仗義乃是份內之事,不問回報。封爵一事對於相公來說太過厚禮,可否給予我們一天時間,再作考慮?」
 
「好,朕就給你們一天的時間,請游卿你細心考慮清楚。朕希望明天聽到你們的好消息。」
 
「謝皇上。」司馬幽如就拉著游同塵躬身道謝,然後就結束了今天皇上的謁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