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皇宮之後,司馬幽如就為眾人準備了一間豪華客棧投宿;對比起荊州是水清瑤和姬藻的地盤,在京城司馬幽如就有比較多熟人替她辦事。
 
此時邑陽公主已經沒有跟來,游同塵和六位夫人就在客棧裡面最大的廂房裡面討論剛才皇宮謁見之事。
 
「幽如,為什麼在乾陽殿上妳婉拒了皇上好意?」游同塵好奇地問。
 
「俗語說無功不受祿,假如你接受了皇上美意,日後做任何事情都要看朝廷的面色呢。」司馬幽如續說:「更何況『縣侯』是正二品的虛爵,地位甚高卻沒有實權,這是皇上用來招降你的手段啊。」
 
「可是公主她應該不會害我這位親哥哥吧?」游同塵抱怨道。
 




「你們兩兄妹根本就很相似,都是天真幼稚的人,最好就不要接觸朝廷的事。」
 
水清瑤打岔道:「司馬妹子所言並非沒有道理,江湖中人向來不買朝廷的帳,加上游郎貴為武林盟主,在武林上舉足輕重,不能輕率地接受朝延的恩惠。」
 
游同塵又問:「但是清瑤也說過,我們需要跟朝延合作才能打倒天兵嘛,這不是很好的機會嗎?」
 
「只有互相平等的地位才能更容易合作,」水清瑤回答:「如果游郎接受了皇上的爵位,那就像變成替朝延賣命,而非合作。」
 
游同塵抓著下巴,苦惱地說:「政治真是麻煩。」
 




司馬幽如說:「所以相公你專心練好你的劍,要用腦袋的事情交給我們就好。」
 
「好像在無意之間被說了很過份的話?」游同塵一臉無奈,接著姬藻就問:
 
「沉悶的話題已經講完了嘛?」
 
姬藻站起來,走到廂房門前,把木門拉開,然後把正在門外偷聽的邑陽公主抓回房。
 
「又是妳這小色女嗎?果然兩兄妹一模一樣。」姬藻捉住邑陽公主的後面衣領,把公主整個人扯在半空。
 




「大膽!我可是妳的小姑子!妳再不放點尊重我就叫哥把妳休了!」
 
「妳認為姓游的敢這樣做?」姬藻奸笑道。
 
「那、那我叫父皇取消妳們六花夫人的名分!」邑陽公主不服氣,於是游同塵便出來打圓場:
 
「嘛……藻兒妳就放過公主吧。」
 
「嘖。」姬藻感到沒趣,唯有把邑陽公主放開。
 
游同塵不明不白的問:「公主為何出現在這兒?」
 
「哥你太過份了,應該是我問你為什麼把我拋棄才對!」
 
「咦?我以為妳回宮了嘛。」




 
「本公主可不是貪好玩才跟你們走的啊!你忘了我當初跟來的目的嗎?」
 
游同塵與六位夫人互相對望,但也忘記了邑陽公主原本的來意。
 
「氣死我了!本公主是要找回娘親才跟你們這群變態走的啊!」邑陽公主滿臉通紅地說。
 
「哦。」
 
「不過你們又不理會本公主,又不接受父皇的賞賜……嘛,剛才我在門外聽到你們的苦衷,所以就算了,但父皇一定沒有加害你們之心,你們別誣蔑父皇啊。」
 
司馬幽如便回應道:「嗯,相公說過當今皇上是相公先父的故友,我也相信皇上沒有加害相公之意。賜爵一事純粹是害怕相公影響力過大,功高蓋主吧。」
 
始終一直以來不論武林還是政事都給八八門暗地裡控制,難得朝延重新掌握政治實權,不得不提防游同塵這位武林盟主的勢頭。
 




「原來如此。」游同塵裝作明白,又問:「那明天我該怎樣回答皇上?」
 
「是時候正式跟皇上提出合作。」水清瑤說:「趁這個機會提出合作,共同對付天兵。假如皇上有意要討伐天兵,朝延同樣需要我們的協助。」
 
其實這也是水清瑤原先的打算,畢竟覲見皇帝的機會難得,當場一五一十說清楚會比較好。
 
 
翌日,乾陽殿上,這次游同塵只帶了水清瑤和司馬幽如陪同面聖,其餘四位夫人則留在宮外。行禮平身之後,皇上就問游同塵昨天考慮得怎樣。
 
「回皇上,經過昨晚的反覆思量,草民自愧無德無能,無法接受皇上美意──」游同塵窺見龍顏不悅,便連忙說:「其實西王教還在作亂,在擺平一切之前草民實在不敢領什麼功勞。」
 
「西王教的幹部幾乎都被游卿制伏,已經談不上什麼威脅吧?」皇上問。
 
「西王教起源於西崑崙,那裡才是威脅的根源。」
 




「喔?」崑崙二字確切地引起了皇上的興趣。
 
「在大約二十年前,」游同塵嚴肅地說起往事:「曾經有兩大勢力商討合作,為的就是要解決崑崙山上的威脅,替世人重拾自由。」
 
「二十年前呢……朕的記憶不太靈光,很多東西都記不起來。」
 
「其中一邊的勢力就是先父風盟主。」游同塵續道:「能夠繼續先父的遺願,一直是本人作為兒子的目標。」
 
「遺願嗎,所以結果失敗了?」皇上故作疑問。
 
「計劃還沒有開始,先父與同伴都被崑崙山的人暗殺了……不對,正確來說殺死先父的不是『人』,根本沒有『人』能夠在武功上勝過先父。」
 
「那真是奇妙呢。如今游卿走回父親的路,就不怕有相同的下場嗎?」
 
游同塵堅定地說:「先父並沒有敗在任何人手上,只不過是犧牲性命來走下一著棋。現在我繼承了先父的血,並在崑崙山上為父報仇,皇上可不用擔心。」




 
「關於游卿在盟主大會上力壓群雄之事,朕早有聽聞。」皇上說:「既然游卿有如此本事,為何不助朕一臂之力,剷平崑崙山?」
 
「皇上有所誤會,江湖中人本來是閒雲野鶴,難登大雅之堂,不習慣官爵此等虛名。不過如要對付崑崙山上的人,武林各門各派理應是義不容辭的。」
 
「說到底游卿是不接受朕的好意了?」皇上神色凝重起來。
 
「崑崙山的威脅一天不除,草民也是寢食難安。但只要能夠完成先父的遺願,小人甘願功成身退、退隱江湖;到時候假如陛下仍然看重草民加官封爵,草民也沒有拒絕的道理。」
 
「既然游卿心意已決,朕亦無謂勉強。朕只想帶游卿到另一個地方單獨詳談,未知意下如何?」
 
「單獨詳談?」游同塵望向身旁的水清現和司馬幽如,她們二人顯得有點兒憂心。
 
「沒錯,那地方就是清心殿……對了,不妨也叫上邑陽公主,有些事情我希望跟你們二人代交和確認。」
 
清心殿,游同塵還記得娘親昭華夫人曾被困在清心殿的地下室,那裡也是她和公主母女重聚之地。
 
「好。」游同塵一口答應,水清瑤和司馬幽如只是叮嚀游同塵萬事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