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幾十名天子衛隊的保護下,皇上帶同游同塵和邑陽公主離開乾陽殿,從興教門走入連接皇城的東城裡面。
 
東城的一草一木都勾起了游同塵潛入皇宮時的回憶,接著來到清心殿,皇上就示意所有人都留在殿外,除了游同塵兄妹二人。
 
「游郎,我和司馬妹子在這兒等你。」水清瑤對游同塵說。
 
「嗯。」游同塵點點頭,然後與邑陽公主跟隨皇上走進佛堂內。
 
或許皇上對於這所佛堂有特別感情,一直以來除了邑陽公主外,誰也不敢走近清心殿。於是在公主消失的一段日子,佛堂內外都蓋上了一層灰塵,連金身佛像也是暗淡無光。
 




即使如此,皇上仍然清楚記得佛像背後的機關,很簡單就把佛像下面的秘密通道打開,諷刺道:「其實游卿有什麼需要害怕,朕的武功可是比你低。」
 
皇上走在前頭,俯身走下數階,身影漸漸從地下通道的黑暗中消失,只剩下清脆回響的腳步聲──卻忽然「霍」的一聲,整個地下通道居然變得燈火通明!
 
游同塵立即低頭走進地下通道,發現樓梯的其中一階上面有凹凸不平的地板,大概這就是把牆上油燈點燃的機關。
 
「公主,小心階級喔。」於是游同塵回頭伸手扶邑陽公主一同走往地下室。
 
「啊。」走了一百多級樓梯,三人重回白玉牆壁的地下室,還有熟識的鐵門和門上的鐵格子。
 




皇上對兄妹二人道:「其實所有門都是可以用機關打開的。」之後按下牆上玉石,鐵門就自動打開了。
 
鐵門後面是一堆之前被游同塵打爛的傀儡木偶,皇上看見木偶殘肢,笑道:「這些傀儡人都是昭華夫人帶來的玩意,以往曾命令學士研究,卻始終不得其法,沒有人懂得修理。」
 
兩兄妹始終是打爛木偶的凶手,游同塵唯有苦笑,而邑陽公主則雙手合十為木偶超渡。到底皇上想給自己看什麼?這是游同塵現時唯一的問題。
 
──隆隆隆,接著皇上又打開了另一道機關門,門後冰霜霧氣四溢襲來,使邑陽公主自然地走近游同塵取暖。
 
「你們知道這道沉重的鋼門有什麼作用?」皇上問。
 




游同塵記得昔日昭華夫人所言,便回答:「聽說是用來阻止傷害昭華夫人的壞人。」
 
「哈哈,區區一道鋼門又怎樣阻止追殺昭華夫人的天兵。」
 
這是第一次從皇上口中說出「天兵」二字。之前在乾陽殿上都只用崑崙山來借代天兵,可見朝延始終不願意將天兵公諸於世。
 
皇上續道:「天兵神龍見首不見尾,喜歡在何時何地出現也沒有人阻止得了。」一邊說著,一邊帶游同塵兄妹走入房內寒冰床之前。
 
「又是這種感覺……」游同塵呆楞站著,周圍白芒芒一片,只剩下寒冰之氣從冰床散發出來。
 
「這兒好冷喔,有什麼事情非要在裡面說不可呢。」邑陽公主嬌嗔說到一半,又認真起來問:「……是關於娘親的事情?」
 
皇上則回應道:「所有天兵都能夠利用心靈交感知道對方下落,所以當日昭華夫人被天兵緝捕,唯一能夠瞞天過海的方法就是這間寒冰地下室了。」
 
皇上解釋,寒冰室當關上門的時候,就能夠把裡面的人凍結起來,進入假死的冷凍狀態。所以昭華夫人才能夠在這些年來逃避天兵的耳目。




 
「抱歉,要不是草民誤把鋼門打開,昭華夫人也不會被天兵發現,更不會失去下落。」
 
「也不是游卿的錯,昭華夫人是你的親娘,你有權見她一面。」
 
其實游同塵對於親生父母沒什麼印象,便道:「天兵的工業技術真是神奇,可以將一個人冷凍保存起來,怪不得昭華夫人的外表看上去一點都不老。」
 
「哈,游卿你說什麼,天兵當然不會老,跟冷凍無關。」皇上轉眼間又收起笑容,說:「剛才的都是題外話,朕其實是想向游卿確認一次,你能夠冒著失去一切的風險,反抗天兵對於地上人的管治嗎?」
 
皇上續道:「在天兵的管治下,地上雖然沒有自由,卻能過著天下太平的日子。像我們這種有權勢的人更加活得無憂無慮,游卿又有什麼理由反抗天兵?相反如果要率領武林跟天兵對著幹,只會引來天災人禍,生靈塗炭,這樣值得嗎?」
 
游同塵回答:「誰管它有什麼原因,總之夫人叫我打天兵,我就打啦。難道我不相信清瑤而相信天兵嗎?」
 
「很直接的答案。」皇上又問邑陽公主:「纓兒妳又為什麼要站在游卿的一方?」
 




邑陽公主同樣率直地說:「我只是想見回娘親而已。」
 
「哈,不妨告訴你們。朕回心轉意跟天兵開戰也只是因為他們搶走了朕的家人,而且朕還在游卿身上看見風盟主的影子。」
 
「所以皇上已經決定要反抗天兵了嗎?」游同塵高興地問。
 
「其實在朕與眾卿商討之際,天兵已經對朕發出了警告──伏俟城、西平城、金城、還有天水城的四位城主已經先後失蹤。你們應該知道該四城皆位於雍州,鄰接西域,難免令人聯想是西崑崙的天兵所為。」
 
而且從天水東行千里就是長安,很快就直接威脅到皇都的安全;是戰是降,皇上不得不盡快作出回應。
 
「朕縱然擁有千軍萬馬,可是對付起地兵上來卻不容易。因為地兵等級太高,而普通士兵很多都不出等級20,於是一頭蚩尤就能輕易殲滅朕的一個千人軍團。」
 
游同塵便道:「請皇上放心,如要對抗天兵,武林一定不會袖手旁觀。」
 
「既然游卿願意跟朕合作,朕就帶你看藏在洛陽底下的秘密吧。」接著皇上輕輕拍掌,寒冰床後面的牆壁自動兩邊分開,霧氣當中又是一直向下延伸的梯級。




 
「還真多秘道呢。」游同塵慨嘆道。
 
「這次不一樣,裡面的東西可是先帝不惜一切遷都往洛陽的原因。」在進入秘道之前,皇上又說起往事:「本朝最初定都長安,後來借天河龍門之名,在洛陽以『七天建築』的方式建都。天闕、天街、天門、天津、天樞、天宮、天堂,它們都是經過精心佈局的風水排陣,其目的就是借星宿之力用來引發洛水龍脈的潛能。」
 
「龍脈?」游同塵對於風水完全沒有研究,感到十分錯愕。
 
而皇上就走進秘道,並解釋說:「自古每個朝代皆有神龍保佑,而龍跟所有生命一樣,擁有經脈流動運行全身──山川為脈,其中山脈就如龍體內的陽脈,水脈就如龍體內的陰脈。」
 
然而,天下龍脈源起自崑崙山,天兵佔據了崑崙山,就等同掌握龍脈氣血匯聚之腧穴,直接把龍馴為己用。
 
不僅如此,天兵更以焚屍作為龍脈的食糧,以便從中取得能量,供給天兵各種神奇的機關使用。
 
游同塵一路聽著皇上的講解,而從地底深處則不斷傳出「轟隆」的機械迴響。
 




「父皇,地底盡頭究竟是收藏了什麼玩意?」邑陽公主問。
 
「不用心急,很快就到了。」
 
然後再走了數十階級,忽然眼前豁然開朗。在秘道的盡頭,有一個非常寬敞的機關地下室呈現在游同塵面前。
 
機關室估計跟皇宮乾陽殿差不多大小,長寬數百步,可是無論天花板抑或是牆壁地板,所有空間都佈滿了大小齒輪和鏈條;與之相連的巨型轉軸縱橫交錯,垂直貫穿了上下左右,充滿整個空間。同時間「轟隆轟隆」聲響,伴隨地下水聲從四方八面傳入游同塵耳中,感覺有點像置身於玉龍殿那樣。
 
游同塵望著這一套超乎現實的巨型機關,看得目瞪口呆,要等皇上吭聲才能回過神來。
 
「這地下機關室就是先帝用來對付天兵的秘密武器。」皇上冷聲說:「能夠用天兵的技術撼斷龍脈,跟天兵同歸於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