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到撼斷龍脈、同歸於盡此等不吉利的說話,邑陽公主面有難色,而游同塵則感到訝異,並請教皇上:
 
「這地下室的機關如何能撼斷龍脈?」
 
「先帝昔日動員萬戶建都洛陽,並於長江、黃河開鑿大運河連接,所有工程都是為了掩飾埋藏地底的撼龍機關。只要此處機關一動,連接秦嶺一帶的江、河都會持續產生異變,龍脈就會漸漸被機關摧毀。」
 
「只要龍脈一斷,天兵的力量也隨之消失。」游同塵恍然大悟,「可是龍脈同樣關係國家興亡,這就是同歸於盡的意思嗎?」
 
歷來朝代更迭都有開國者毀掉前朝龍脈的民間傳說,邑陽公主聽見後便激動起來,「為何要同歸於盡?難道沒有兩全其美的方法嗎?」
 




「游卿也有登上崑崙山的經驗吧?」皇上無奈地說:「天兵能夠在崑崙山上呼風喚雨,就算如今仲夏之時,一般人都不可能冒著惡劣天氣登上崑崙雪山。」
 
反而當日盟主大會正值嚴冬,崑崙山卻猶如替眾人開路一般,讓游同塵等人輕鬆上山。那時候水清瑤曾說是崑崙山的意志,現在想起來,原來只是天兵在控制崑崙山的氣候,借此造成天兵的天然屏障。
 
「不論朕派多少軍隊攻上崑崙山也無濟於事,只有先撼斷龍脈,才有辦法登山直接跟天兵對抗。」皇上續道:「而且難得朕下了決心要反抗天兵,你們卻有所動搖嗎?」
 
於是游同塵也認真地回答:「沒有這回事,本人定必竭盡所能全力支持,協助皇上完成先帝與家父未能達成的心願!」
 
「可是……」邑陽公主感到傷心,欲言又止。
 




皇上看見邑陽公主,便安慰說:「纓兒不用擔心,雖說本朝一直得到龍脈眷顧,但也沒有龍脈一斷就會亡國的道理。父皇會想盡辦法保護朕的國和家。」
 
邑陽公主看見父皇變回昔日積極開朗的樣子,悲喜參半,只好默默點頭同意。之後游同塵繼續問:
 
「請問皇上心目中的計劃是怎樣?」
 
「朕已經決定在下個月,即八月初一啟動此機關。機關一動需要持續運作一個月方能把龍脈完全撼斷,在此期間朕需要眾卿守護洛陽,確保機關的運作。」
 
接著皇上詳細地講解了他的計劃。當機關起動,天兵定必洞悉龍脈有異,然後設法破壞洛陽地下的機關。幸好機關牽連甚大,天兵不能直接干涉地上因果,只能派遣地兵和地上信眾攻從關外推進,攻打洛陽。
 




所以朝廷早已佈下天羅地網,並調動精兵駐守洛陽與西域之間的各個關口要塞,以防地兵舉軍入侵。此時游同塵才察覺先帝修築長城可能也是攻打天兵的一環。
 
不過假如地兵選擇以個別途徑潛入洛陽,朝延難以調動軍馬鎮壓,此時就需要行動較為靈活的武林中人去保護洛陽一帶。
 
「因此計劃成功與否,關鍵就在游卿與一眾武林人士的手上。」
 
「草民明白,草民會召開武林大會,跟眾人研究對策。一有成果,就會即刻報告皇上。」游同塵道。
 
「謹記此事千萬不能張揚,以免天兵得悉計劃提早進攻洛陽。」
 
「請放心交給在下。」
 
於是皇上把計劃交待之後,便與游同塵兄妹離開了地下室,重回地上清心殿佛堂。當游同塵在清心殿外跟水清瑤與司馬幽如會合時,太陽已經差不多要下山,天空染上一片橘黃色的晚霞。
 
「時後不早了,清瑤、幽如,我們先回去客棧休息吧,免得其他夫人擔心。」接著游同塵又問,「公主妳要留在宮中還是跟我們走?」




 
邑陽公主本來打算留在宮中陪伴父皇,卻被父皇拒絕:
 
「纓兒妳留在游卿身邊會比安全。」
 
因此邑陽公主只好跟隨游同塵等人一同返回洛陽城內的客棧。
 
 
「大致上已經跟朝延達成共識,但詳情在這兒不方便透露,怕隔牆有耳。」在客棧廂房,游同塵以此作為對六夫人的總結,於是六夫人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那麼我們要先回程臨湘劍門?」水清瑤問。
 
「其實我有想過,因為對抗天兵此事還需要其他門派協助,臨湘劍門位處南方恐怕不太方便。」游同塵便建議:「暫時我想借住八八門,一來比較接近關中,方便與各門派聯絡;二來亦靠近洛陽,可以隨時跟朝延交換情報。」
 
司馬幽如回應:「八八門現時剩下的大多數是老胡和先任計掌門的親信,比較可靠,我認為這提議不錯。」




 
「清瑤,妳那邊有沒有問題?」
 
「我會修書通知敖師兄,有敖師兄打理應該可以放心。」
 
「謝謝妳一直陪我東奔西跑。」
 
水清瑤嫣然道:「誰叫我家相公是武林盟主呢。」
 
「……看來你們的關係真不錯,」邑陽公主在旁邊嘆道:「父皇的後宮關係複雜,跟妳們一點都不像。」
 
游同塵得意說:「嘛,像我這般優秀的男人當然可以把後宮管理得妥妥當當啦──哎呀!」
 
「公主妳誤會了,」矜兒暗中在腰間塞了游同塵一拳,「我們只是要管教游同塵所以需要站在同一陣線。」
 




「哦,原來如此。」彷彿解開了困擾多時的謎團,邑陽公主有如釋重負的感覺。
 
「但是公主現在跟游哥哥的關係也變好了喔?」看見小珣一副乖巧的笑容,邑陽公主連忙否認沒有這回事。
 
不過公主說服不了小珣,小珣繼續說:「之前公主都坐離游哥哥很遠很遠,還有如果游哥哥不小心碰到公主的話,公主又會大吵大鬧的。現在這些景象已經很少看見呢。」
 
邑陽公主馬上移開座椅說:「只是這房間比較狹小罷了,別誤會什麼。」
 
「還好小色女是游同塵的親妹妹,不然妳就有危險了。」姬藻冷笑道。
 
「公主應該是世上唯一能夠逃離游大哥魔爪的少女……」南宮青青對游同塵低聲說:「對吧?」
 
事實上打從游同塵遇見邑陽公主的一刻開始,他就覺得此女太過麻煩不能碰。或許這是跟血緣有關係?
 
「好了,別開公主玩笑啦。」游同塵無奈道:「忙了一整天我肚子都餓了,不如去吃點東西然後準備明天啟程前往八八門吧?」




 
「贊成。」小珣活潑地舉手附和。
 
於是眾人在洛陽渡過了安穩的一晚,養精蓄銳。翌日,一行人便離開洛陽,往北造訪雲台山上的八八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