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陽與山陽其實只是一條黃河之隔,快馬加鞭,從朝早出發,到抵達雲台山八八門時就剛好黃昏。
 
在出發前,司馬幽如以飛鴿傳書把來意預先告訴老胡,所以老胡早已在八八門內為眾人準備住宿,以便游同塵一行人立即可以安頓下來。
 
「這裡地方不錯呢。」游同塵來到老胡替他們安排入住的地方,該處基本上是一個自我隔離的行宮:圍牆內有小花園、鯉魚池、正殿、西廂,實而不華,讓游同塵等人感到意外。
 
「這原本是我在八八門內的起居地。」司馬幽如說:「因為我以往負責的工作需要保持隱蔽,盡量避免接觸門內弟子,所以司馬止就將我『安置』在此院子當中。」
 
游同塵站在前園樹下,抬頭望向正殿的黑色牌匾,在金黃色的餘暉當中確實寫上了「玄女殿」三字。
 




司馬幽如續道:「那兒西廂有幾間空房,可以給我們暫住下來。」
 
眾人望向左邊西廂,在楊柳樹下,雖然稱不上是豪華,亦不失八八門的氣派。游同塵便讚嘆說:「不愧是九天玄女大人呢。」
 
「有什麼厲害,本小姐在襄陽的四合院比這裡大好多倍呢!」姬藻不滿地說。
 
「這個當然啦,我又怎及得上姬大小姐。」司馬幽如像哄小孩一般,才把姬藻安撫下來。
 
此時老胡再度走來,跟游同塵兄妹與一眾夫人打招呼,心情輕鬆道:「游盟主,這院子合心意嗎?」並補充說:「此處自成一國,最適合像你們這樣的新婚夫婦了,呵呵。」
 




「老胡你年紀越大說話就越不正經啊。」司馬幽如說。
 
邑陽公主也跟著一起抱怨道:「你們把我這位小姑放在哪裡了?」
 
於是老胡清喉嚨,回應道:「好吧,說回正事。你們打算明早再談,還是今晚就要討論信上的事情?」
 
因為在司馬幽如送給老胡的信上面,也有提及與朝廷合作抵抗天兵一事。
 
「那就明早再談吧。」游同塵回答,同時間司馬幽如又問:
 




「對了老胡,已經舉行儀式,正式成為八八門掌門了嗎?」
 
「八八門才剛避過一劫,還來不及舉辦掌門大會。為什麼這樣問?」
 
「不,沒什麼,隨便問問罷了。」
 
「呵,小司馬豈會隨意開口?我等妳明天再告訴我吧。」老胡笑說,「天色已晚,年輕人別太過火,明天還要早起談正事呢。」接著便告辭了。
 
 
夜深,萬籟俱寂,一輪明月低垂照亮游同塵的寝室,而游同塵和他的夫人仍然沒有上床就寝。
 
今天晚上負責侍寝的是水清瑤和矜兒兩位夫人。自從新婚以來,游同塵本應可以跟六位夫人名正言順地共寝一室;不過因為烏洛蘭的意外,作為懲罰,今晚才是第一晚游同塵得到夫人侍寝。
 
然而六位夫人輪流侍寝的話,每次便要相距五天才能夠再聚。因此游同塵夫婦之間在婚前就訂下了兩女共侍的方法:既能夠促進後宮和諧,亦順便滿足游同塵左擁右抱的願望。
 




「游同塵你的慾念積累甚深,」矜兒一襲薄衣,一半害羞、一半強硬地說:「今晚讓我幫你下火,免得操壞小姐的身子。」
 
說著的同時,矜兒又纏著游同塵替他解衣,並輕輕撲倒游同塵在床上。游同塵躺在床上也不甘示弱,右手摟著矜兒的纖腰,左手輕撥她的額上的前髮,好讓游同塵看清矜兒含羞答答的樣子,也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
 
「游郎、矜兒,你們怎可以將我排在外面?」
 
可是游同塵與矜兒打斜睡在床上,沒有空位讓水清瑤上床,她只有站在床邊不知如何是好。
 
矜兒沒有聽見水清瑤抱怨,反而從游同塵的褲子內掏出生龍活虎的玉莖,驚訝道:「小姐妳看這邪惡生物,這兒很危險,還是先交給我處理吧。」
 
水清瑤回應說:「不對,矜兒妳不要逞強,讓我們姊妹一起合作。」
 
「哈哈哈!」游同塵大笑道:「放心吧,今晚誰也不會放過!」語音未落,一隻魔爪就把水清瑤摟到床上。三人互相纏綿,玉帛相見,一同分享對方的體溫。
 
──游郎。




 
──游同塵。
 
──游大人。
 
「嗯?」是太興奮產生幻聽了嗎?房內好像有其他女聲,游同塵便靜下來再仔細聆聽。
 
「「「游大人。」」」
 
游同塵回頭一望,窗外卻忽然打了一個旱天雷;轟隆一聲巨響,三位陌生姑娘的剪影就站在床頭邊!游同塵不知哪家女子找自己尋仇,以為見鬼了,頓然失去活力。
 
於是水清瑤和矜兒便回頭看著三位姑娘,同時間水清瑤用被褥遮蔽身體,問道:「誰人?」
 
不過細心想想,她們三人能夠不動聲色接近自己,水清瑤自然不敢掉以輕心。她用左手在床上不斷細探,找著有沒有可以用的武器──軟下來的觸感,水清瑤只抓到游同塵胯下的小匕首。
 




「游大人,你不認得奴婢了嗎?」其中一位姑娘說:「奴婢也曾經跟游大人有過魚水之歡的。」
 
矜兒聽見後大怒,「游同塵!快點給我和小姐解釋清楚!究竟她們是什麼人!」
 
「欸?」游同塵定過神來,連忙看清楚三位少女。起初因為環境昏暗,游同塵不太記得;不過說到曾共赴巫山,游同塵就記起了三位少女的身分:
 
「妳們是玉龍宮的三位婢女!」
 
就是讓自己變成等級1的凶手,雖然游同塵的記性不是特別好,但他記得三位婢女分別叫做珂雪、霞月、芫花。
 
「對,不過現在已經不是了。因為我們的主人已經不是玉龍宮的宮主。」珂雪道。
 
水清瑤仍然手握小匕首,慢慢冷靜下來,方看見眼前的陌生女子沒有等級,都是天兵。
 
游同塵也不敢怠慢,問道:「妳們夜訪有什麼意圖?」




 
「主人吩咐奴婢前來幫助游大人。」珂雪沒有表情的,說話亦十分簡短,讓游同塵一頭霧水。
 
「妳的主人……玉龍宮宮主,但已經不是玉龍宮宮主……」游同塵抱頭道:「哇,好混亂!」
 
「主人月氏,她不久前被元老院貶為賤人,所以已經沒有宮主的身分。」霞月接著說:「不過主人早已料到會這樣,所以事先吩咐了我們三位婢女前來幫助游大人。主人說只有游大人才能救回主人,免受老人的凌辱。」
 
另一位婢女霞月明顯比較多話。縱然游同塵還不明白她們的來意,但唯一能夠確定的是,洞房的興致已經沒了。游同塵望著房內六位姑娘,反而變得垂頭喪氣,無奈地說:
 
「既然妳們沒有惡意,請先把所有事情一五一十說一遍吧。」
 
「游郎,此三位女子皆是天兵,可以相信嗎?」水清瑤問游同塵。
 
「至少感受不到她們的殺氣。」游同塵不好意思地說:「還有清瑤,可以放開我的……那個嗎?」
 
「喔,抱歉。」此時水清瑤才放開了游同塵的小匕首,床上眾人穿回衣物,然後聆聽玉龍三婢解說月氏在崑崙山上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