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洛蘭是妳們主子月氏的人,因為她鎮壓地上人失敗,所以月氏就被貶為賤人。」游同塵把事情整理一遍,「可是月氏一早料到烏洛蘭會敗給我們,因此事前吩咐了妳們三人離開崑崙山。」
 
霞月說:「游大人說得對。我們上過衡山找游大人,不過烏洛蘭告訴我們游大人已經移玉到雲台山上。」
 
「但是妳們三人會武功嗎?」作為曾經跟月氏和烏洛蘭過招的人,游同塵感受不到她們三人有特別的氣場,一點都不像是天兵。
 
「奴婢年資尚淺,在天兵裡面只是下等人,沒有習得天兵兵法。」
 
霞月沒有說,與外表不相稱,其實雪月花三婢的年齡加起來還不足十歲,在天兵二百多年歷史裡面算是無名新人。而且一直以來月氏也把三婢低調處理,元老院因此沒有留意走失了她們幾個。
 




水清瑤打岔問:「那麼妳們打算如何幫助游郎?」
 
「我們可以幫游大人補回失去的經驗值。」霞月回應道:「記得游大人之前有等級25,這樣才有資格與地兵過招。」
 
矜兒插口說:「姬先生曾經說過,妳們能夠跟游同塵陰陽交合,補回他被妳們搶走的經驗值,是否如此?」
 
「沒錯。可是現在看來,我家主人並無意搶走游大人的經驗值,只不過暫時保管起來而已。」
 
「可惜我現在等級上限只有16,無法升上等級25,打不到地兵呢。」游同塵皺眉道。
 




「這也是我家主人的意料之外,想不到游大人最近收歛──」
 
「喂,別把我說得像大淫賊一樣啊。」游同塵抗議說。
 
「奴婢沒有冒犯的意思。」除了說話的霞月,她身旁的珂雪、芫花,亦一起低頭道歉。
 
「嘛,我也沒有責備妳們的意思……」游同塵不知所措,「那麼我應該怎樣做?」游同塵眼睜睜看著三位婢女,而且她們還是天兵,定必惹人懷疑。
 
水清瑤便說:「三位姑娘既然是天兵,能夠來去無蹤,如果要暗算我們也不用刻意現身。我看今晚暫時休息,找一間空房安頓三位,留待明早再與其他人從長計議比較好。」
 




「嗯啊……就這麼決定。」游同塵打了一個呵欠,續道:「西廂最盡頭的房應該還是留空,妳們三人暫時就留在那兒吧。」
 
「那麼奴婢明早再來找游大人。」雪月花三婢便躬身告退,接著突然消失於眼前。
 
游同塵驚嘆說:「天兵果真可怕……下次叫她們在人前用走的好了。」
 
 
「什麼?怎樣想她們三人都很有可疑啊!」
 
翌日朝早,在跟八八門商議共抗天兵之前,游同塵把雪月花三婢帶到玄女殿上介紹。眾夫人一聽見三婢是天兵都感到可疑,特別是姬藻豪不留情面地質疑她們。
 
司馬幽如也同意說:「雖然她們不能直接傷害地上人,但難保她們是天兵派來的奸細,需小心為上。」
 
芫花感到委屈,便躬身解釋道:「奴婢只是奉主子的命令前來幫助游大人,絕無異心,請游大人相信奴婢。」
 




游同塵看見芫花可憐的樣子,心生憐憫;可是他又答應了皇上龍脈之事決不能洩漏,實在無可奈何。此時邑陽公主忽然搶話說道:
 
「妳們是那位月氏天兵的人,那麼妳們應該知道我娘現在的下落!」
 
的確是這樣,因為昭華夫人當日就是在洛陽地下大戰月氏之後消失的。
 
「請問令堂是何許人?」芫花恭敬地問著,然後游同塵幫忙回答:
 
「公主和我的親娘都是同一人,曾是風盟主的妻子,及後入宮被封昭華夫人。她亦因為天兵的身分被妳們主子追捕,妳們知道詳細嗎?」
 
「原來是夏氏。」霞月低頭說:「夏氏乃先任的玉龍宮主,在玉龍宮內夏氏與當時新任的風盟主互生情愫……只可惜悲劇收場。」
 
「那麼娘親現在怎樣了!」邑陽公主站起來追問。
 
「請公主放心,主人已經將夏氏安置在瑤池城內,一個安全的地方……但確切地點奴婢不能說。」




 
游同塵問:「但天兵不是想殺死我娘嗎?為何仍把她安置在天兵的瑤池城裡?」
 
「這個也是秘密。」霞月選擇不回應,始終她們都是月氏的婢女,不是游同塵的僕人。
 
司馬幽如便擺出得意的姿勢,摸摸下巴說:「所以天兵暗地裡至少分作兩個派系,可能是爭權,也可能是其他原因。但結果相公就成為了兩個派系用作互相攻擊的武器了。」
 
「咦,那是什麼意思?」游同塵問。
 
「我不是說過,一直有兩種勢力在跟相公周旋嗎?一方想保護相公,另一方則要置相公於死地。」司馬幽如又補充:「現在看來玉龍月氏屬於保護相公的一方,至少烏洛蘭是月氏的人,所以她才暗中幫相公提升等級。」然後望向霞月,「我說得沒錯吧?」
 
看見司馬幽如望著自己尋求同意,霞月沒有回應,只說:「其他事情奴婢並不清楚,奴婢只是按照主人的意思前來協助游大人。」
 
此時殿外一名八八門弟子前來通知,說老胡已經召集了其他弟子在正殿,準備隨時商議對付天兵的事宜。游同塵聽見,便吩咐道:
 




「青青,這三位婢女暫時交由妳看管,我和清瑤還有幽如要先去跟胡前輩商討要事。」
 
「好的,我不會讓她們做出任何傷害游大哥的事。」南宮青青冷冷道。
 
「矜兒、藻兒、小珣,妳們也留下來陪伴青青……至於公主,妳喜歡怎樣就隨便吧。」
 
之後游同塵便與水清瑤、司馬幽如二人,前往八八門正殿拜訪老胡。
 
 
八八門正殿上除了老胡外,亦有幾位老前輩。司馬幽如認得他們,印象中他們的武功不在自己之下,如果說是新的八神護法也是順理成章。
 
說到底,如今的八神護法只剩下司馬幽如和老胡二人。原來的「朱雀」和「九地」分別在叛門後被游同塵和南宮青青所殺;餘下的「直符」、「勾陳」、「太陰」,亦在臨湘劍門被游同塵廢了魔功。更不用提司馬父女先後敗在游同塵手上,基本上大半個八八門都是被游同塵制伏的。
 
因此,老胡作為代掌門,要重建八八門可說是困難重重。
 




「游盟主,你在信中提及朝廷決定要正式跟天兵開戰,此話當真?」老胡問道。
 
「沒錯。皇上還準備了豐富的獎賞,希望能夠召集各路武林人士幫忙,借鏟除西王教餘黨之名,團結眾人力量。」
 
接著游同塵把皇上當日在地下室的話說出,尤其是關於再戰蚩尤和保護龍脈的事。包括水清瑤和司馬幽如,在座的人也是第一次知道龍脈的存在。
 
「八月初一,還有不足四十天,」老胡喃喃道:「要集合和調動人馬的時間恐怕不太充裕。」
 
「不過事關重大,為免夜長夢多,皇上希望能夠盡早撼龍啟動機關。」
 
「問題是天兵的存在難以一時三刻解釋給其他人知道,要各門派齊心抵抗天兵有一定的難度。」
 
司馬幽如接著老胡的話,笑說:「而且之前盟主大婚弄得滿城風雨呢。所以這次由老胡出面召集眾人如何?」
 
「這就是小司馬妳昨晚問我接任掌門大會的意思吧?」
 
「沒錯,老胡你活了這麼久,跟其他掌門的關係要比我家相公好得多。」司馬幽如又說:「相對之前盟主大婚很多門派只有代表出席,這一次我們不需要大排場,但希望能夠得到神農宮和白鹿派的掌門參與。要使其他門派共同對抗天兵,現存四大派的支持缺一不可。」
 
「既然小司馬也準備好了,那就照小司馬的意思去辦。」
 
結果席上很快就達成了共識──邀請各派掌門十四天後見證八八門的掌門任命,並應盟主召集共商對付西王教的餘黨。至於三位天兵婢女一事,游同塵只選擇私底下告訴給老胡,以免其他弟子胡思亂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