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五大派裡面,只有八八門盤踞黃河以北。黃河與長江之間的地區分別由神農宮和巫山派瓜分東西兩邊;至於長江以南,則屬於臨湘劍門和白鹿派的地盤。
 
可是巫山派的覆沒,加上西王教的興起,西方梁州、雍州盡落異教手中。另一方面由於八八門積弱,導致北方眾多門派紛紛脫離八八門的保護,現存四大派對於國內東北地區的影響力亦日益減少。
 
游同塵作為武林盟主,說白了只是對中原與東南一帶最有號召力。西方已變成西王教餘黨的根據地,而北方則是失去了信仰和組織的混亂地區。這個結果從應邀出席的掌門名單上就能察覺一二。
 
十四天轉眼過去,期間雪月花三婢在八八門內沒什麼異動,充其量她們只是想替游同塵尋覓合適的少女助他提升等級上限,可是都沒有成果。
 
至於八八門掌門的繼任人選,其實江湖中人都知道非老胡莫屬,所以接任儀式也只不過是召集眾人的借口。真正的用意大家都明白是商量如何剷除西王教的餘黨。
 




話雖如此,就算西王教之前跟傳統門派連番衝突,可是如今潛伏於西方,大部分門派也認為犯不著要千里迢迢跟對方拼過你死我活。畢竟有難的時候大家或者會共同面對,但安逸的時候卻是各家自掃門自雪。或許這就是人的惰性。
 
原本游同塵也擔心單靠對付西王教這幌子不能吸引其他人注意,不過一件事情令到形勢完全反轉過來──就是蚩尤的出現。
 
正確來說,是蚩尤的目擊情報在長安一帶日漸增多,於是勾起了各門各派的慘痛回憶。因為約兩年之前,蚩尤就憑一己之力將大小門派滅門。
 
在一片人心惶惶的氣氛之下,江湖中有名望的人再次集合在雲台山之上;在恭賀老胡正式接任八八門掌門之後,各派掌門就來到正殿之上等待游同塵主持大局,商量西王教與近日蚩尤出現等一連串的事情。
 
當然游同塵準備要講的事不只局限於此。
 




 
「游郎,這是你第一次以盟主的身分主持大會,穿得隆重一點會較有威嚴。」水清瑤便吩咐矜兒找一下有沒有合適的飾品可以讓游同塵戴上。
 
「可是要求相公有威嚴,這件事從一開始就搞錯了什麼吧。」司馬幽如潑冷水說。
 
「不是的,游大哥是天下間最威風凜凜的男子漢。」南宮青青因為愛情已經瞎了眼。
 
「游哥哥,不如試穿上這個長披風,看上去好像很有氣勢,像大將軍一樣!」小珣高興地雙手高舉著比自己還要長的披風斗篷。
 
「是有氣勢沒錯,但現在是仲夏啊。」




 
之後夾雜著姬藻和邑陽公主的冷嘲熱諷,同時間雪月花三婢亦在場替游同塵更衣。這是老胡接任掌門儀式之後,江湖共商對付西王教之前的光景。
 
「好了。」結果還是水清瑤負責替游同塵裝身打扮,一身暗紅長衣,腰繫青絲軟帶,並垂有碧玉,看起來簡樸卻不失貴氣。
 
「謝謝妳,清瑤。」游同塵也微笑跟旁邊幾位女孩說:「幽如、公主,我們起行吧。」
 
接著四人便從玄女殿走到八八門的正殿,以盟主的身分與殿上各派掌門合共數十人會面。
 
經過了兩年多的歷練,游同塵已經不再是初出茅廬的小伙子(至少現在看上去不是)。加上兩位英明夫人左右相陪,游同塵進殿後毫不怯場;相反他舉止大方,慢慢坐在正殿椅上,俯視台下數十人,讓站在一角的邑陽公主刮目相看。
 
水清瑤心想:「游郎果然變得成熟穩重多了。」
 
司馬幽如心想:「相公果然不說話的時候最像樣。」
 




──咳咳。
 
游同塵清喉嚨說:「感謝各位今天抽空前來,雖然準備的時間不多,但我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跟在座各位商量。」
 
因為席上的人不一定會協助自己,所以游同塵要先保守龍脈的秘密。取而代之,有一件事情他要現在公佈的,那就是天兵的存在。
 
事前水清瑤和司馬幽如替游同塵撰寫了開場白的稿子,於是游同塵讀畢之後,便開門見山道出天兵之事。
 
用最簡單的話去解釋天兵,就是會使妖法的統治者,甚至連皇帝和盟主也要替他們辦事。雖然天兵不能直接干涉地上人,但如果地上人想反抗,天兵就會在背後策動混亂鎮壓。最明顯而且切身的例子就是蚩尤和西王教,他們都是天兵的爪牙。
 
眾人聽後當然難以置信,游同塵也早就料到會這樣,於是輕拍手掌數下,雪月花三婢就忽然出現眾人面前,在座所有人都被嚇了一跳。
 
──這是什麼妖術!
 
──喔!到底為什麼會這樣?




 
只是口頭解釋,絕對不及親眼看見來得直接。眾人對雪月花三婢議論紛紛,游同塵便開口說:
 
「請大家先冷靜下來,我叫她們現身只是想告訴各位天兵的存在。」接著游同塵輕動手指示意三婢退後,威風八面的,續道:「縱然天兵有很多秘密我們還不清楚,但他們控制蚩尤和西王教卻是不爭的事實。經過本人和朝延的商量,我們決定正式向天兵提出交涉,並且宣布要脫離天兵的統治,取回自由!」
 
在場的人聽見只覺詭異,不知如何是好。當然,水清瑤和老胡作為兩大派的代表亦有附和游同塵的話,不過神農宮的姬重德不敢草率下決定,沒有回應。只有白鹿派的新任掌門長白道長堅決地說:
 
「還以為盟主今天召見我等所為何事,原來只是如此荒謬的鬼神之說,怒老夫沒空陪伴。」
 
任由游同塵如何說服,長白道長依然拂袖而去,沒有半點合作的意圖。
 
此時席上又有一黃龍派掌門道:「長白道長說得對,游盟主說什麼天兵的,根本沒有確切的證據。就算是真,天兵懂得妖術,若我們得罪天兵豈不是白白送死?」
 
游同塵想回應,卻被水清瑤搶話道:「兩年前蚩尤屠殺的大小門派,半年前西王教屠殺的兄弟,難道他們又是該死的嗎?若然視若無睹,只會有越來越多無辜死於沉默。這就是我們站出來反抗的原因。」
 




黃龍派掌門一時語塞,旁邊的軒轅教主又問:「天兵既然懂得神通,又有蚩尤神兵。我們跟天兵作對猶如以卵擊石,不是太過輕率了嗎?」
 
水清瑤回應道:「我們已有對抗天兵的周詳計劃,只是不能在席上披露。不過我臨湘劍門水清瑤和游盟主從來都不會逃避紛亂,永遠站在衝突的最前線。兩年前阻止司馬止的野心如是,日前捉拿西王教聖女如是。只要大家信任我和游盟主,我們願意用性命保護大家!」
 
看見年紀比自己小一截的女子如此決斷,軒轅教主怕爭論下去變成貪生怕死之徒,於是欲說無語。
 
「水掌門此言差矣。」蓬萊派掌門站起來說:「妳說天兵雖有神力,但沒有一人是死在天兵手上。是否有必要非動武不可?」
 
水清瑤看著蓬萊派掌門,道:「習武之人,就是要用武功制止干戈,和談之事應由謀士出計。若然我們跟天兵和談不果,難道要讓謀士手執筆墨迎戰嗎?」
 
蓬萊派掌門聽後無言以對,只是一臉尷尬地坐下。之後亦有其他人提出質問,都一一被水清瑤駁回。眾人看見水清瑤口若懸河,殿上再無懷疑的聲音,就連游同塵亦感到汗顏。
 
「……游盟主。」
 
「喔!是的。」水清瑤喊了游同塵數次,游同塵才反應過來,然後開始把說話總結。




 
結果,游同塵第一次主持的大會不過不失,席上大部分門派都同意合作保護中原的安全。白鹿派的離開是有點美中不足,不過若然蚩尤真的來犯,相信他們亦不會坐視不理。